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曹茂兵精神病院内绝食反被喂药电击

2001年02月06日

独立工会活动家绝食抗议无端关押精神病院横遭迫害,曹茂兵因此反被强制吞服有害神经的药物及电击治疗,现在美国的独立工会领袖李强证实用精神病院迫害工运人士,是中共的对付独立工会运动的一项重要手段,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中共以精神病院为迫害工具的惨无人道做法,呼吁联合国组成调查组专案调查曹茂兵的精神状况和所受迫害情况。

中国人权和中国劳工观察从曹茂兵的朋友、亲属等多渠道获知,中国独立工会运动领袖曹茂兵,春节前开始绝食抗议将他关入精神病院,要求中国政府放弃以精神病院对他人身的拘禁和迫害,使他春节期间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但是曹茂兵的要求不仅没有获得同情和积极成果,反而招致对他全面的骇人听闻的精神病式的迫害。曹茂兵在春节之后即被强制吞服控制神经的药物。吞服这些药物后曹茂兵终日昏昏嗜睡,神思恍惚识别能力下降思维困难,心情阴郁脾气急躁。曹茂兵知道吞服这些药物对自己的精神和健康有害,因此坚决拒绝服食这些控制神经的药物,这不但导致精神病院强制他吞服,而且精神病医院进一步对他采用电击治疗,制伏他的抵制和摧残他的肉体和精神,这些极不人道的手段造成曹茂兵肉体和精神巨大痛苦。

曹茂兵现在与二十多个精神病人关在一间房内,许多精神病人骚扰他造成对他的人身安全和健康的威胁。最近看到曹茂兵的人说他不像从前了,他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急躁,脸色显得十分憔悴带有病容。曹茂兵自己说,再这样将他关下去真可能成为精神病人,因此曹茂兵强烈呼吁和要求国际社会,请派出独立的人权组织看望他并进行调查帮助他逃脱中国政府的精神病院的迫害。

曹茂兵是江苏盐城地区阜宁丝绸厂工人,是该地区积极推动独立工会成立的领袖人物。曹茂兵领导该地区工人申诉请愿、罢工抗议,他获得了三百多名活跃工运人士的签名支持,他们的最终目标是成立旨在真正维护工人权益的公开的合法的独立工会。促使他们成立独立工会的原因,是工厂官员长期贪污腐败,工人工资长期拖欠甚至不发,应享有的医疗生活补助全无,甚至向工人筹借的款项也不归还,更有大批工人失业下岗,而工人们的这些危难和权益丧失,在中国却投诉无门得不到重视理睬。这种公开的坚持不懈的依法成立独立工会,在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尚属首次出现的社会趋向。中国政府对这一可能蔓延全国熊熊开展的社会趋向从开始即加以扼杀,2000 年 6 月曹茂兵在领导一次抗议集会后,公安部门就要强行将他关入精神病院,只是由於曹茂兵和亲属强烈抵制才罢休。但关入精神病院的危险没有能够吓阻曹茂兵,他继续领导工人抗议罢工和成立独立工会的谈判,当地公安局因而在 2000 年 12 月 15 日,将他从家中强行抓走关入第四精神病院,至今已经整整 53 天。

以精神病医院关押工人运动中的活跃人士,是中国政府经常采用的压制震慑工运的重要手段,北京的王万星和上海的王妙根,都是工人中的活跃人士,已经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将近 10 年,而目前人在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对中国警察以精神病医院关押活跃的工运人士更有亲身体验。李强 1990 年在四川贴出平反“六四”和组织工人工会的传单,被警察查获后押往神经病医院强行检查,威胁李强的母亲必须在精神病人入院书上签字同意。警察对李强的母亲说,不同意关入精神病院治疗,就要将李强判刑关入监狱,并劝说李强的母亲精神病医院远好过监狱,因为精神病院不用劳动,不必家属交治疗和生活费用,而且亲属还可以经常前往医院看望。由於李强的姨妈等人坚决反对,已经动摇的李强母亲才在最后关头没有签字。1997 年,李强在四川自贡开始组织独立工会活动,警察又开始准备将李强关入精神病院,李强感到这次难以逃脱后,才从自贡逃出来而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开展独立工会活动。与李强一起进行工会活动的许多工人,都曾经遭到关入精神病院的威胁或者关入过精神病院,如在四川自贡市的曾七和其他一些不便公开姓名的人,就曾经被关押过精神病医院或者遭到关押进精神病医院的威胁。与曹茂兵一起组织江苏阜宁独立工会活动的另一工人领袖,也已经被关入精神病院一段时间,最近才解除了精神病院的关押从新回到社会上来。

中国人权对中国政府变本加厉的以精神病院迫害曹茂兵,将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经常性的用於镇压工运人士,表示强烈的谴责和愤慨。中国政府为了能够申办 2008 年的奥运会,曾经保证很快就会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而这个公约中重要的一条内容,就是工人有权成立独立的维护自己权益的工会组织。曹茂兵等人惨遭精神病院关押折磨的事实说明,中国政府签署和通过《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都只是说一套做一套的表演,没有监督包括国际社会的监督和压力,签署任何国际人权公约都不会自动促进改善中国的实际人权。中国人权认为国际社会不能仅只满足於签署公约的形式,还要以具体行动监督和落实公约的内容。中国人权完全支持曹茂兵的要求,呼吁联合国关注过问并组成调查组,到中国专案调查曹茂兵的精神状况和所受迫害情况。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