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知识分子发公开信吁立即释放江棋生

1999年05月23日

丁子霖等著名知识分子将强烈抗议公开信寄交江泽民、朱鎔基,要求立即释放号召悼念“六四”的异议人士江棋生,其妻子章虹懮虑江棋生下落不明及疑虑遭到劳改劳教,中国人权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公然践踏法律侵犯人权。

中国著名的知识分子许良英、林牧、丁子霖、王来棣、蒋培坤,日前将《强烈抗议紧急呼吁》公开信寄交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中国总理朱鎔基,并且委托中国人权发表及转交联合国人权高专玛丽.罗宾逊夫人。这封公开信是抗议北京警察秘密关押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毒打东方杂志编辑曹家和,并要求立即释放江棋生的。
 

公开信全文如下:

《强烈抗议紧急呼吁》

在“六四”惨案十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中国政府当局加紧了对国内异议人士的严厉打压。前不久,曹家和等数名人士遭到中国公安的非法拘捕和毒打, 5 月 18 日,北京独立知识分子、持不同政见人士江棋生又遭非法拘捕和抄家,我们认为,这是一起极为严重的事件。

对於中国政府当局这种无视公民权利、粗暴践踏国际人权准则的行为,我们表示强烈抗议和谴责。我们呼吁江泽民主席,朱鎔基总理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关注此一事件,立即制止事态的恶化。

在 1989 年的“六四”事件中,政府命令军队杀害了数百名甚至上千名和平示威者及无辜的和平居民。这是政府对人民的犯罪。中国公民有权利以各种和平的方式悼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难同胞。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等价的。为什么政府当局可以用国家的名义来悼念我国驻南使馆被炸事件中死难者,却不允许公民悼念同样被无辜杀害的“六四”死难者?

我们认为,这次政府当局对江棋生等异议人士的拘捕和打压,是一种丧失理智的行为,不仅完全违背了政府已签署的两个联合国人权公约,而且激化了国内矛盾,危及到社会的稳定。

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当局立即释放江棋生,发还所查抄的所有物品,并立即制止公安机关侵犯公民人身、财产权利的不法行为。

许良英
林牧
丁子霖
王来棣
蒋培坤

江棋生是 5 月 18 日深夜 11 点半从家中被带走的,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和拘禁、关押手续。随后 12 、 3 名警察向江棋生妻子章虹出示了搜查证,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搜查,拿走了电脑和电话录音磁带等。章虹每天多次向警方询问,要求知道江棋生被关押的地点、原因和法律手续,但警察只是相互推诿扯皮,根本不回答章虹的询问。 5 月 24 日,当地警察到江棋生家中,要走 500 元现金,以及几身衣服。警察说他们只是奉命取东西并转交海淀公安分局,其他情况一概不知。章虹对江棋生被非法秘密关押十分懮虑,她认为搜查抄家、要走这么多现金,都与江棋生过去无数次被关不一样,这次警方可能会以劳改或劳教迫害江棋生。类似的情况过去也曾发生过, 1995 年 5 月,警方也是将王丹刘念春抄家并秘密关押,后来他们两人均被处以劳改及劳教。

江棋生这次被秘密关押,原因据说是他最近发表的几封有重大影响的公开信。以江棋生为首的各地一批异议人士,四月份率先发表了悼念“六四”的呼吁信,号召全国民众在“六四”十周年这天点燃烛光停止娱乐,经国际媒体报导产生了广泛影响,使中国官方十分紧张戒惧。而徵集悼念“六四”签名的东方杂志编辑曹家和被警察蒙眼抓走、打得遍体鳞伤后,江棋生又不顾个人凶险处境,发表了强烈抗议的公开信。中国使馆被炸所产生的民族激烈情绪,被警察视为对异议人士和独立知识分子肆意施暴甚至加以铲除的良机,江棋生对此敢於揭露谴责使警察极为恼怒。

江棋生是中国著名异议人士,他的人品道德和坚韧、无所畏惧的品格,获得异议人士和许多知识分子信任和尊重。江棋生原是人民大学博士研究生,在八九年的民主运动中,是与李鹏等中共领导人举行对话的对话团副团长,“六四”后被捕并关押在秦城监狱一年多。出狱后,江棋生主动找到“六四”死难者母亲丁子霖,协助丁子霖展开艰难的寻找死难者和伤残者的工作,并协助丁子霖转交各方面给予难属的帮助款项。同时,江棋生不惧怕“六四”后的镇压恐怖,总是组织或参与各种人权和民主的抗争。如呼吁宽容、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公民运动等等,江棋生都是重要的参加者。江棋生近年遭到警察数十次抓捕关押,敏感时候被警察逼迫离开北京外出旅游等。

中国人权强烈抗议中国政府秘密关押江棋生,公然践踏法律侵犯人权。中国人权主席刘青指出,临近“六四”十周年,又发生了大使馆被炸的民众激烈情绪,中国警方显然要借机放手收拾异议人士和知识分子。这种险恶的局势,只有像江棋生、丁子霖等人一样,挺身而出捍卫他人的权益,才能抵制人权的进一步恶化倒退,保护了他人也从根本上保护了自己。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