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曹家禾徵集六四签名遭迫害用刑

1999年05月16日

北约误炸中国大使馆被中国警察当做无视人权肆意迫害的良机,对徵集悼念“六四”签名的“东方”杂志编辑曹家禾蒙眼绑架肉刑逼供,致使曹家禾遍体伤痕、皮开肉绽、惨不忍睹,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顶着凶险断然为此发表公开信,另一名知识分子于振斌和女友也於九日遭到非法关押,中国人权呼吁中共当局不要趁民众对美国等北约国家不满之机,进一步压制恶化人权将中国历史扭向倒退。

北京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在中国充斥着反美反西方的情绪下,对於中国警方肆意恶劣的人权迫害,仍然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发表愤慨谴责的公开信(全文於后)。江棋生强烈谴责的,是北京市警察对“东方”杂志编辑曹家禾的恶劣人权迫害行径。据中国人权多方了解,原北京大学环境中心研究生、现任“东方”杂志编辑的曹家禾,自今年 5 月初开始,在社会上广泛徵集悼念“六四”十周年的签名,并且已经徵集到包括前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辑胡绩伟、前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王若水、著名知识分子许良英和王丹母亲王凌云等大量签名。但是发生北约误炸中国使馆不幸事件后的 5 月 10 日晚上,一批北京市的警察闯入曹家禾的家中,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说明,强行用布罩蒙上曹家禾的眼睛拖走。据各方面情况的了解和分析,曹家禾被类似绑架的押解到北京西郊某地,关押到一座北京式的建筑四合院内。在 10 日、 11 日、 12 日三天里,警察对曹家禾连续刑讯逼供,长达三天不允许曹家禾睡觉。警察逼迫曹家禾交代参加徵集“六四”签名的经过,以及还有其他的什么活动和计划。在这几天几夜的审讯中,警察逼迫曹家禾跪在地上,用脚不断的狠踢曹家禾,用皮带和皮带的粗大铁扣抽他,直到 13 日才允许曹家禾睡了一觉。 14 日,警察结束了对曹家禾的刑讯拷打,又将曹家禾蒙上眼罩押解回家后释放。江棋生看到了曹家禾惨遭刑讯后的身体,江棋生悲愤的说“遍体伤痕、皮开肉绽、惨不忍睹”。江棋生在公开信中还愤慨的质问,徵集签名这样温和合法的悼念都要镇压迫害,政府莫不是要将民众逼上街头去激烈抗争?

曹家禾仅是一个凭着自己良心做事的知识分子,过去并没有参加异议人士的活动。他亲身经历了 10 年前的“六四”惨案,对这一惨案至今得不到公正解决,甚至得不到悼念,内心深感不安,所以才徵集签名以寄托自己的哀思。

中国人权同时还得知,北京的另一名知识分子于振斌,也於 5 月 9 日晚上,被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抓走,同时被抓的还有于振斌的女朋友。于振斌与他的女朋友一起居住在北京农业大学附近,是向当地农民租赁的小房。据了解情况的人透露,于振斌被抓是因为他撰写书籍发表文章,宣扬民主人权体制和必须进行政治改革的主张,被警察视为危险的异议人士。于振斌是八九民运的热情参加者,在“六四”之后的白色恐怖镇压中,被当局从重从快的判处有期徒刑 12 年,但后来得到改判提前出狱。于振斌的女友在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才释放,但警察恐吓她不得将她和于振斌被抓情况讲出来,并命令她必须立刻离开北京返回江西老家,否则就会给她自己带来麻烦,对於振斌尤其不利。于振斌的女友非常害怕,目前已经不知她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据于振斌在江西老家的哥哥说,北京公安警察可能也会释放于振斌,他认为于振斌过几天可能会回来。

江棋生关於曹家禾被非法关押毒打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5 月 10 晚上,北京市公安局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原北京大学环境中心研究生、现任“东方”杂志编辑的曹家禾带至西北郊某地,进行秘密关押和审讯,并对其进行严重殴打,至 14 日晚上将其释放时,曹家禾遍体伤痕、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曹家禾先生自 5 月上旬开始,在北京从事纪念“六四” 10 周年徵集签名活动。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行使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但却被已经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中国官方视为大逆不道,公然用违法手段对其进行非法迫害。这是用主权践踏人权的一个最新个案,理应引起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的关注,并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有关机构记录在案。

用签名方式纪念“六四”,是一种最为温和的底线行为。当局若连这种都要加以封杀,莫不是想把人们逼上街头、高呼口号不成?

江棋生

99.5.17

中国人权主席刘青针对上述情况指出,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类似的人权侵犯,其性质和手段都特别恶劣严重。中国政府进行人权侵犯迫害的对象,已经不仅仅是异议人士了,普通的敢於表达真实思想和感情的人也成了迫害对象,曹家禾等知识分子的遭遇就是证明。而对曹家禾等人的类似绑架的非法关押、残酷毒打罚跪等,在人身权利的侵犯上有危险升级趋向。这种情况的出现恰恰是发生误炸大使馆的同时,显然是中国当局趁机镇压消灭中国社会的人权民主意识,并抑制扼杀“六四”的悼念和其他活动。这种企图是非常危险有害的,只会阻碍中国的发展积累对立矛盾,中国人权呼吁中共当局,要从中国真正的稳定和前途考虑,不要进一步压制恶化人权将历史扭向倒退。同时要求中国政府不得迫害江棋生,在民众情绪一面倒的时候,敢於公开自己的观点和感情喊出不同的声音,这就是少数人表达的权利,是中国社会难能可贵尤为需要的。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