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难属成立对话团望与领导人对话

1999年03月01日

“六四”血案将届十周年,难属和伤残者代表丁子霖等 20 人,公开宣布成立“六四”受难者对话团,要求与国家和政府领导人江泽民、 朱鎔基、田纪云、李瑞环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重新调查“六四”血案公布死者姓名和人数、制定专项“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检察机关立案侦察并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等。

中国人权从大陆获得一封重要的公开信(全文见后),宣布“六四”难属和伤残者代表成立对话团,在“六四”十周年将要到来的时候,要求与国家和政府领导人江泽民、 朱鎔基、田纪云、李瑞环对话,以解决“六四”的重新审查、赔偿和追究法律责任等问题。为首签署这封公开信的,是死难者家属的代表性人物丁子霖,同时签署的还有年过七十的死难者母亲李雪文,以及都已超过六十岁的亲属张先玲、周淑庄等人。伤残者参加这一与江泽民、 朱鎔基等对话团的,有“六四”中被坦克碾掉双腿的方政,也是失去大腿的齐志勇等。对话团在公开信中强烈要求,成立委员会专门调查“六四”血案并公布死者姓名和人数,制定法律赔偿,并立案侦察追究法律责任。公开信同时严正指出,难属和伤残者始终以极大的克制,从大局出发寻求公正解决,却得不到任何答覆,因此强烈呼吁“不要把“六四”问题的解决拖延到下一个世纪”。

这是“六四”血案发生十年来,死难者家属和伤残者首次成立自己的专案团体,公开站出来要求与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对话,并具体提出解决的内容和条件。从公开信可以看出,难属和伤残者们始终是在等待和期盼,也在不断的争取和呼吁,愿意在保障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同时,能够正视并真诚解决“六四”问题。难属和伤残者今天成立对话团,完全是因为中共当局无视他们的良好愿望和要求,他们被迫不得已才组织起来,寻求集体谈判争取公正的道路。成立与国家和政府机构领导人对话的团体,在中国大陆是一件很强烈并有着风险的举动,八九年最终发生“六四”血案的民主运动,其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就是成立对话团,与中国国家和政府的重要官员对话。在中国当局目前连续镇压异议人士制造社会恐怖氛围之时,难属和伤残者对话团的成立,显然有敢於挑战高压恐怖的勇气,不但对难属和伤残者有鼓舞和振作,也会抵御社会的压抑和沉闷。中共当局将很难应付难属和伤残者对话团的出现,如也像对付异议人士一样镇压迫害,不仅国际和国内舆论无法面对,就是中共内部恐怕也难以完全一致,而听任发展,这样深获国内外同情支持的活动,中共可能又害怕形成有力的挑战。

中国人权完全支持难属和伤残者对话团的要求,并且强烈呼吁中国当局不得对他们进行镇压迫害,呼吁国内国际各界关注对话团并给予支持帮助,促成“六四”血案在本世纪获得纠正解决。中共当局对众多的社会问题总是以高压和拖延对待,终於像中国官方理论家胡鞍钢所言,中国社会每十年进入一个不稳定的高峰期,而距“六四”十周年的今年就是不稳定的高峰期。中共当局也深深感到这点并指示将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但镇压手段只会将社会推入更危险的漩涡,一旦镇压失灵后果难以想象。中共当局如果真正期望社会稳定和发展,不能对强烈的必须解决的社会问题视而不见,等形成力量和挑战时就采用暴力压制,而应该采取负责的化解冲突和矛盾的办法。对於“六四”难属和伤残者这样早晚必须解决的问题,更应该采取主动方式妥善处理。


>


>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致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公开信全文如下: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致国家和政府领导人
要求就“六四”惨案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

江泽民主席
朱鎔基总理
田纪云副委员长
李瑞环政协主席: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我们作为这场惨案的死难者亲属和致伤、致残的幸存者,也已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十个年头。在以往的几年里,我们曾多次致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劝请人大常委会和政府当局改变漠视民意、对人民呼声置若罔闻的态度,就“六四”事件及受难者亲属问题与受难者群体进行直接的、有诚意的对话。然而,我们至今没有得到人大和政府方面的任何答覆。

十年前的“六四”大屠杀,给国家、民族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数以千计的家庭失去了亲人,数以万计的民众致伤、致残。这是中国百年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也是 20 世纪和平时期在世界範围内发生的最惨绝人寰的杀戮之一。这场大屠杀现已成为历史,但它留给一个时代的恶梦般的恐惧,仍然沉重地压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十年来,海内外正义之士和各界民众,包括我们受难群体在内,一再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要求推翻强加於八九天安门运动的一切不实之词,还这场伟大民主运动以本来面目;呼吁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此为契机,清算历史,改弦更张,重新启动政治改革,保障公民权利,实行民主宪章。

为求得政府方面的诚意回应,我们作为受难群体,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始终以国家的稳定大局为重,以亿万民众的福祉为念,坚持主张通过民主、法制的轨道,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坚持在政府对“六四”事件作出妥善处理之前,通过自己的努力,互助互慰,医疗创伤;并以非政治性的民间方式,争取海内外人道援助,在可能範围内使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伤残病弱者有所抚恤。

但是,十年过去了,政府当局在解决“六四”事件的问题上,非但没有表现出丝毫诚意,反而一再宣称,已经作出的结论不能改变。政府的这种立场绝不代表民意,我们断然不能接受。我们期待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改变态度,果断地放弃当年邓小平、李鹏等人对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的定性,面对历史的罪恶,果敢地承担起后果和责任。

今年是本世纪最后一年。百年来中国人民遭受了无尽的磨难,在一代又一代的人们身上留下了深重的创伤,我们这个民族再也不能背负着这种苦难和创伤进入新的世纪。在这继往开来的时刻,我们强烈呼吁政府当局,不要把“六四”问题的解决拖延到下一个世纪。

为此,我们愿意以“六四”受难者对话团的名义,劝请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国务院总理 朱鎔基先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先生、政协主席李瑞环先生,就下列有关“六四”事件的各项事宜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

(一)由社会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和人数;

(二)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责成有关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察,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值此“六四”惨案十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以良好的愿望,期待着诸位国家领导人的诚意回应,并就我们的对话要求做出具体安排。同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受难群体的命运,促成“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成员( 20 人):

丁子霖、张先玲、李雪文、周淑庄、徐玉、邝涤清、杨大榕、苏冰娴、张树森、尹敏、尤维洁、黄金平、方政、冯友祥、孙承康、杜东旭、郭丽英、张艳秋、吴定富、齐志勇。

联系人:丁子霖(地址:100572,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静园一楼四十三号;电话:62512951)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