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善光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1999年01月12日

工运领袖张善光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任畹町等大陆公民发表致国际社会公开信,强烈抗议将社会发生的事件定义为情报,是巧立名目以掩饰对张善光筹组“下岗工人权益保障会”的迫害,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退还没收的二千美元释放张善光并治疗他严重的疾病。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得工运领袖张善光的判决书、张善光不服判决的上诉书,中国公民任畹町、江棋生等人为张善光一案发表的公开信。

湖南怀化中级法院的法官丁总泽和另外两位代理审判员,对张善光刑事判决书的事实和判决部份如下: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善光因反革命宣传扇动罪於 1989 年 9 月 23 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1996 年 1 月 15 日被减刑释放。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被告人张善光於 1998 年 3 月 1 日晚在其住宅接受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励某某的电话采访,向电台提供了公安机关尚未公布的张喜仁绑架案案情;同年 5 月,被告人张善光接受美国“中国人权基金会”刘某资助二千美元……本院认为,被告人张善光目无国法,在剥夺政治权利限制言论自由期间,为境外机构非法提供公安机关尚未公开且对外不宜公开的案情,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之规定,构成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且系累犯,应从重处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第七十一条。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理由不能成立。据此,判决如下:被告人张善光犯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连同尚未执行完毕的的剥夺政治权利十九天,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随案移送违法所得的二千美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将社会上公开发生的一般案件,说成是不准讲述的情报,以限制言论自由为名,连采访也不允许接受,张善光对这样的判决当然不服,很快写好上述状,并设法交给妻子侯雪竹。张善光在上诉理由中说:

1、怀化市中法对我提供情报一案进行不公开审理,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第 152 条规定。 2、法律对什么是不应公开的消息和案情没有明文规定,法律对什么是“情报”更没有明文界定。故此,公民无法分辨自己掌握的信息是不是“情报”。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原则及刑法第 3 条规定,我同境外记者谈到的发生在我身边的普通公民都知道的违法现象,绝不能毫无法律依据地认定为情报。否则,同境外人士有接触的所有中国公民都可被认定向境外非法提供情报。怀化市中级法院认定我向境外非法组织提供情报,是明显适用法律错误。向贵院请求,请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根据,重新审理此案。

对於张善光受到枉法惩处,中国许多公民纷纷打抱不平。张善光的妻子侯雪竹,得到谭力、任畹町、朱锐、江棋生、魏晓涛等中国大陆公民的支持,在 1 月 10 共同签署发表了题为“遭受政治迫害者的生存权”的公开信,并要求中国人权将此信转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国际特赦、国际人权联盟,及向世界各民主人权力量呼吁。

公开信指出:判决书所指的张善光向自由亚洲电台提供的情报乃是,“溆浦县戈竹坪乡方竹村农民张喜仁,欠几十元人民币的乱摊派款。乡干部和村长将他家里的一头耕牛强行夺走。张喜仁一怒之下把该村长十岁的儿子绑回自己家中。公安人员迅速将他家包围,他惊恐之中杀死了这个孩子,公安人员当即将他枪击至死。他的妻子因此而神经错乱。”张善光震惊於中国农村乱摊派的社会危机,而向自由亚洲电台讲了这一家喻户晓的案件,并讲述了自己的懮虑。这样一件事何罪之有?公开信继续指出,重判张善光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张善光发起成立“下岗工人权益保障会”,被警方认为是破坏社会安定的因素,又因为江泽民指示对於破坏社会安定的因素,要坚决把它们消灭在萌芽状态,所以才导致了像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一样判处重刑。公开信认为这是纯粹的政治迫害,是对持不同政见者毫无理由的残酷打击。公开信同时指出,中国人权资助张善光的二千美元,是帮助张善光治疗劳改中所患染的严重肺结核的医疗费,法庭凭什么推定为非法所得而“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公开信对此嘲笑说“善光的生存不重要,政府财源太重要,政府也要生存权,二千美元--有点少”。公开信并说,张善光患有医生确诊的Ⅲ期肺结核,经常胸痛咯血,不给予他必要的治疗就是政治谋杀。同时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对张善光遭受的迫害,给予深切的同情和帮助,并以嘲笑的口吻说“也给中国政府一点同情和帮助,同情其虚弱,帮助其寡助”。

中国人权强烈抗议中国法院蛮横的没收资助张善光的二千元。张善光是在第一次被判刑劳改中,由於条件恶劣和遭受虐待,而患染肺结核的。中国政府对此不仅不负责任,还剥夺中国人权帮助张善光治疗疾病,显然离人道精神也相去太远了。而对张善光判处十年重刑,正如任畹町等人公开信所说,是纯粹的政治迫害。中国人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必须退还给予张善光的人道帮助款,治疗他在监狱的迫害中患染的肺结核,并且撤销对张善光的荒诞判决无条件释放张善光。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