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福建异议人士林信抒致函江泽民促平反六四

1997年11月06日

江泽民访美后国内民众首度反映,福建异议人士林信抒发表致江泽民的公开信,要求江泽民说话算话早日促使平反“六四”,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不得因此进一步迫害林信抒。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福建异议人士林信抒,在中国主席江泽民回到北京后,於十一月六日发表了公开信,要求江泽民说话说话,尽快研究决定平反“六四”。林信抒说,江泽民是在回答关於“六四”的问题时,说出了“政府的工作难免存在缺点错误。”这当然应该理解为对问题的回答,而不能象外交部长钱其琛后来所说:“这是泛指政府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不是特指六四事件”,林信抒认为江泽民“还不会糊涂到答非所问的地步。”林信抒在公开信中说:邓小平,陈云,姚依林等人去世后,为六四平反的责任,落到了江泽民这代领导人身上。而对於六四,早平反主动,迟平反被动,不平反反动,虽然现在平反以经太迟了,但亡羊补牢,总比不平反好。

林信抒现年五十四岁,原福建医科大学中医系毕业,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运动的最早发起人之一,是对日索赔运动的主要人士。林信抒八十年代即组织民间社团,讨论及促进中国的改革开放。因此遭到中国公安警察的骚扰迫害,八六年底学潮被压制后该社团被迫解散。八七年林信抒等人又恢复了社团和活动,并发起中国民间的对日索赔的运动。林信抒与一些朋友搞了一个同盟,向中国民政部申请注册成立组织。八九年的民主运动中,林信抒参加了和平示威游行,在万人大会上发表倡导民主人权的演讲,同时劝学生们要有理有力有节,要适可而止。但北京“六四”屠杀和平民众后,林信抒依然被视为动乱的鼓动者组织者,六月十五号遭到关押逮捕,九零年一月被释放。林信抒每年都要写公开信,或是前往北京上海等城市,与全国活跃的对日索赔成员一起,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偿和道歉的活动。因为这些活动,林信抒自释放以来一直遭到警察的威胁骚扰,每年的敏感时期都被关押。他的工作也给无端开革,他不服这些对待,七年多每天坚持到医院上班,但是不被分配工作,也没有一分钱收入,生活费用靠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以及个别病人给的一些诊断医疗费。林信抒释放后,患有高血压胆结石心脏病等多种疾病。

中国人权同意并支持林信抒公开信中表达的要求。“六四”屠杀请愿的和平民众,是极其凶残的人权侵犯,同时也是中国政治避不开的心结,必须予以正视和解决,否则中国的改革开放难以进行和完善,中国的政治改革难以起步,中国的人权没有保障,类似“六四”的凶案可能再次发生。平反“六四”,显然是中国民众和一切有识之士的共识,也非常有利改善国际关系融入世界,是应该尽早解决的重大问题。中国人权在此并要求中国政府,不得因为林信抒发表公开信,提出政治要求主张,对他进一步加深迫害,并要放弃一直加诸於他的迫害。社会存在问题,就必然有声音表达,这不是压制迫害所能够消除的。要消灭社会声音,是剥夺最基本人权,也必然制造更大的危险和灾难。


>


>

附件:《林信抒至江泽民的公开信》

江泽民同志:

您辛苦了。首先祝贺您访问美国取得一定的成功。作为七十几岁的老人,八天时间走了六个地方是很紧张的。经过这两天休息体力应该有所恢复了。在美国期间您每到一个地方,既有人欢迎也有人抗议示威。您多次说过百闻不如一见。邓小平七九年访美回来,加强了改革开放的信心与决心。希望您这次回国能从美国的民主自由和以法制国方面得到启示,加快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关於六四镇压,在华盛顿您拿出手稿回答记者提问说:那场风波严重影响社会稳定,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必要的措施。我认为不符合事实。因为后期学生们已相当的理智有秩序。如果按照赵紫阳的办法疏导,是能够和平解决的,无论如何是不能开枪镇压的。而克林顿总统接着说:社会的稳定来源一个国家的多样性,不同的看法意见,提出来达成共识,就产生了效忠国家的效果。非常精辟。在哈佛大学演讲,在回答同一个问题时,您是有了一些进步,说:政府的工作难免存在缺点错误。许多国内外朋友认为这就是承认了错误,估计六四很快就要平反了。外交部长钱其琛后来又说:这是泛指政府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不是特指六四事件。我认为回答问题不是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您还不会糊涂到答非所问的地步。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尤其是作为一个泱泱大国的主席,在公开场合说的话,应该要算数。您的话已经通过电波传向了全世界。对於六四,早平反主动,迟平反被动,不平反反动。您不是六四镇压的主要责任者。邓小平,陈云,姚依林等人去世后,为六四平反的责任,落到了第三代领导人身上。希望您们尽快研究决定。虽然现在平反以经太迟了,但亡羊补牢,总比不平反好。应该相信中国人民是通情达理的,是深明大义的,是希望社会稳定的。我们相信以平反六四为良好的开端,一定能够促进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使中国平稳的走向繁荣昌盛。

致以美好的祝愿。

中国福州公民:林信抒上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六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