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苏省工潮和平解决 促中国保障工人权益

1997年10月25日

江苏省连云港市工人游行示威争生存,政府未进行镇压设法部份补发工资平息工人不满,四川省自贡市也开始设法补还工人工资部份负责医疗等,中国人权对和平处理工潮表示欢迎,并呼吁要求中国政府建立制度和规範化保障工人权益。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江苏省连云港市十二月二十日暴发工潮,四百多工人游行到市政府,要求发还长期拖欠的工资保障基本生存权。游行的主要是连云港市麻纺厂、毛巾厂、火柴厂、车场等四个工厂的工人,因为半年以上的时间没有得到工资,与工厂及有关各方面的交涉得不到回应和解决,因此相互联系串通,总共有四百多工人从上述工厂出发,在十二月二十日游行前往连云港市政府。游行的工人和声援同情及围观的民众阻断了市政府门前的交通,要求市政府出面解决问题,发还拖欠的工资并保障工人的基本生存权。连云港当局调动了上百的警察前来保卫市政府,但没有采用暴力手段驱散阻断交通的游行工人,仅是防範工人冲击市政府和其他激烈行动,以及试图通过劝说让工人和声援围观民众散去。交通中断四个多小时候,市政府的官员终於出面与工人商谈,并将四个工厂的负责官员找来一起与工人商谈,承诺很快促使厂矿发还工资保障生存,工人们才结束了中断交通的游行示威。十二月三十日,在工人的一再交涉下,这四个工厂的工人终於领到了一部份工钱,但其他没有参加游行也有拖欠工资或有类似问题的厂矿工人,则一点也没有发还拖欠工资。四个游行的工厂中,火柴厂工人每人得到补发工资二百元,其他三厂的工人每人仅得到补发工资一百元。这些钱只是拖欠工资的一小部份,工人们依然酝酿着要求全部补发拖欠工资,并且保证他们今后的工资权益和生存条件等。

另外,四川省自贡市九七年发生了数十次的工潮,在国际社会多次报导后,九七年底自贡市政府终於决定,所有拖欠工人工资的厂矿都要补发工资,那些发生工人走上街头游行抗议的厂矿企事业,更是要保证尽快设法补发拖欠的工资。据提供消息的人说,发生工潮并由国际新闻媒体报导过的自贡市大安盐场、贡井盐场等工厂在九七年底以前都已经补发了工资;遭到自贡市政府出动防暴警察采用暴力手段进行镇压的自贡市无线电二厂,不仅补发了工资,还决定工人凡是以前或今后有病住院的费用,采取一次性给予六千元钱包断不再负责的方式解决。自贡无线电二厂的工潮发生於在九七年十月十日,中国人权及时发布了这一消息,许多国际新闻媒体十分重视进行了重点报导。了解这次工潮并提供消息的人说,工人们对医药费用的处理虽然不够满意,但认为能够争取到这个程度,不是任何人恩赐的而是不惧危险起而争取的结果,但非常感谢国际组织新闻媒体的声援和帮助。

中国人权欢迎并赞赏中国政府和平处理工潮的态度。中国的经济正在发展并面临一系列重大艰难的问题,尤其是破产下岗工人和一般工人权益的改变消失等关系生存的问题。这些问题的形成,主要是由於中国政府过去强制实行的经济路线和政策,普通工人是无可奈何的受害者。因此,当一般工人面临无法生存而开始争取自己的权益时,政府只有尽量设法妥善解决的义务和责任,绝对不能违反法律和国际人权采用暴力镇压。而且从解决问题的角度看,中国这类的问题仅仅是开始和严重起来,暴力镇压不但无法解决问题,只会积聚和恶化矛盾,导致社会动荡不安甚至崩溃的灾难。中国政府意识到这样的危险,并寻求和平的手段,这是非常重要和有利整个民族和国家的。但是这种做法仍然远远不过,只是忙於应付於一时,而不是根本解决的方式,依然潜伏着巨大的失控而导致动乱的危险。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采用人类经过无数的摸索创造出来的方式,即允许政府、资方和民间解决问题的渠道和途径存在。具体的说,就是要依照中国法律和国际人权准则,允许工人成立独立的代表自己权益的工会,允许工人自由表达经济的政治的要求和愿望,允许通过集体谈判解决问题。也就是说,将一时性的偶尔采用的和平商谈,以建立制度和规範化的方式固定下了,保障工人出现问题有渠道和方式寻求解决。中国人权呼吁并要求中国政府建立制度和规範化来保障工人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