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姗姗促柯林顿向华施压拯救魏京生

1997年10月21日

司法部长肖扬声称魏京生没有什么严重疾病,但可靠消息证实魏京生病情严重且患了危急的新病,其妹魏姗姗二十三日将赶到华盛顿会见白宫和国务院官员,为魏京生治病释放奔走呼吁,中国人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兑现有病就依法准许魏京生保外就医的诺言,并要求柯林顿总统与江泽民会谈中,把魏京生等严重患病政治犯的狱外治疗作为人权会谈的重要内容。

不久之前,中国司法部长肖扬在回答国际记者提问中,否认魏京生患有严重疾病,并说这是魏京生亲属编造的。但是中国人权获得最新的可靠消息,魏京生不仅原有的疾病严重并得不到治疗,如颈椎病使头耷拉在胸前要靠两手推起来、心脏病全靠氧气瓶和药物维持、高血压和慢性胃病长期吃药仍时有发作、肩周炎连抬手用力也很痛苦等,而且病情有严重发展,还有新的疾病产生。魏京生的亲属在十月二十一日前往冀东监狱看望魏京生,从而才得知,自九月份以来,魏京生即患染并确诊为带状泡疹的疾病。在魏京生的腰部长了一大圈泡疹,颜色发紫发红,不癢但非常疼痛。这种病中国俗称缠腰龙,是一种十分严重十分危险的疾病,民间说泡疹在腰部密实合围后人就会死亡。这种病是由於病毒而引起的,据说和精神长期受折磨压抑有很大关系,也与生活的条件和卫生等有关。医疗界的专业人士说,这种病需要密切观察,随时对症下药。但是对於如此危险的疾病,监狱只在医务室随便看了一下,开了一些没有什么效果的药,并没有进行认真的必要的治疗。同时,魏京生近来心脏病发作多次,却得不到治疗,完全凭他自己的感觉瞎吃亲属带去的药,以及依赖大量吸氧缓解病情。因为吃药太多,魏京生发生了多次过敏和呕吐。亲属看到一向乐观的魏京生现在整个脸浮肿的非常利害,脸部走形脸色暗淡,形容枯憔病病恹恹,却怎样也得不到监狱的重视和治疗,内心都充满了极度的焦虑和无奈等绝望感。

目前魏京生在监狱的条件比过去还糟,看管他的犯人对他的看管更为严密,不仅终日板着脸,甚至不允许魏京生上厕所。魏京生上厕所要经过这几个看管犯人的房间,到外面的院子去。但不许他独自去,要由看管犯人领着去,并要在他们的盯视下解手。如果这几个犯人拒绝带他去,他即使憋的难受也毫无办法,而犯人们常常训斥并不带他去。魏京生与这些看管犯人的居室之间,原本是一堵墙,现在改为了厚大的玻璃墙,看管犯人可以一览无余的看清魏京生的一举一动,使魏京生有被关押在动物园的气愤和沮丧感。而且看管魏京生的犯人每二个小时换班一次,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对魏京生的精神和生活造成很大困扰。由於国际社会关注和呼吁,魏京生近来的关押条件也有一点改善,就是开始允许他写信了,但信的内容仅局限於向家属要东西,魏京生写了一张要许多书籍的便条。冬天将到也使魏京生有些紧张,他的心脏病非常怕寒冷的严冬,而九五年的严冬并且没有取暖设施,令他每到冬季来临就早做准备,他在九月份会见亲属时,已经请亲属帮他买羽绒裤子和羽绒被子。魏京生也知道目前许多国家争着与中国做生意,而对中国的人权关注正在减弱下降,因而对他和其他良心犯的关注越来越少。魏京生在上次挨打后对亲属说,国际社会不关心中国的人权,中国政府在国际上多几次胜利,监狱里边的人就倒脢了,越发要小心遭到使坏和伤害。

另外中国人权还从魏京生的妹妹魏姗姗处得知,她定居在德国并将近四年没有回国了,近来申请回国看望重病的父亲、狱中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哥哥,但是中国驻德国的领事馆拒绝给她签证,官员说“我们国家不欢迎你去。”这显然是因为魏姗姗在国际社会不断呼吁援救魏京生而遭到的报复。魏姗姗最近曾致信柯林顿总统(见附件)。她在信中说,“江泽民这个中共独裁集团的一号人物十月访美已成定局,将踏上白宫的红地毯,而魏京生却仍在牢中忍受着多种严重疾病的折磨和同牢刑事犯的骚扰、侮辱和殴打,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她要求柯林顿总统,“在魏京生目前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我希望代表美国人民的美国政府再一次为魏京生的获释出一把力”。魏姗姗将於二十三日从德国赶到华盛顿,二十三日和二十四会见白宫、国务院的官员,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为江泽民来美国期间争取魏京生的获释进行努力。

中国人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遵照有关法律,准许身患多种严重疾病、并且显然不适合也没有在监狱得到治疗的魏京生保外就医,允许王丹、刘念春、陈龙德和其他一切患有严重疾病的政治犯,离开监狱不良的甚至有意戕害健康的环境,保外就医挽救他们的健康和生命。中国司法部长肖扬不久前说,魏京生如果有病,就可以像其他犯人一样有保外就医的机会,现在就请中国政府兑现自己的话,对魏京生,以及王丹、刘念春、陈龙德等等有确定的明显的疾病的政治犯,给予保外就医。中国人权也要求美国总统柯林顿在与江泽民的会见中,将允许这些身患重病的政治犯保外就医,做为重要的人权会谈内容,并要有具体的方式,促使中国政府做到。最近美国政府多次向中国政府要求释放魏京生等身患重病的政治犯,中国人权对此十分重视和欢迎。但是以往的历史证明,仅仅向中国政府提出来是不够的,必须有具体的行动和方式加以保证。中国人权要求柯林顿总统不仅仅是说,也有保证的行动。

<>
/>>

<>
/>>

附件:《魏姗姗致柯林顿的信》

尊敬的柯林顿总统:

我是中国民运人士魏京生的妹妹,一九九五年前后,为了魏京生的案子,曾多次写信向您呼救,也许您还记得。

今年五月十三日,魏京生的老朋友、著名的人权运动人士伯恩斯坦先生曾经发出呼吁:“中共不放魏京生,就不让江泽民进白宫”。他的呼吁得到美国各界人士的支持。但是,江泽民这个中共独裁集团的一号人物十月访美已成定局,将踏上白宫的红地毯,而魏京生却仍在牢中忍受着多种严重疾病的折磨和同牢刑事犯的骚扰、侮辱和殴打,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营救魏京生可以不是你们的责任,魏京生是中国人,他是为改变他祖国人民的悲惨命运而走上人权运动的道路,因此而触怒中共当局的,与美国政府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之所以向你们呼吁,是因为两个原因,1.美国是民主国家的龙头,是一个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只有美国政府充份发挥影响力,才能从独裁者的手中救出魏京生。2.美国人民一向关心中国的人权运动和魏京生的命运。美国国会一九九五年十二月的两个决议证明了这一点。我在九五年十月在美国为魏京生呼救期间,感到了美国各界、从人权组织、报界、知识界,到普通老百性对魏京生的支持和关心,这种美国的传统精神一直使我深为感动。

在魏京生目前万分危机的情况下,我希望代表美国人民的美国政府再一次为魏京生的获释出一把力,在江泽民踏上美国之前,救出魏京生。

魏姗姗
22.9.1997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