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泽民访美前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提前保释

1997年10月19日

在江泽民即将访美前夕,安徽主要异议人士沈良庆关押逾期后转取保候审回家,公安局处理中屡屡违反新刑事诉讼法和无视人权,中国人权要求中国政府切实尊重法律中相关的人权内容。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知,在江泽民本月二十八日访问美国前一周,安徽主要的异议人士沈良庆被从看守所放回家。十月二十日上午,合肥市公安局原本要办理沈良庆由刑事拘留转为取保候审的手续,警察要沈良庆的亲属担保,或是交五千元人民币以经济担保。担保的内容是不许离开住地,要接受公安和治保方面的监督看管,听候司法部们的传唤随叫随到。但是警察真正要求沈良庆的,是不得接受外国记者采访,不得发表政治言论,不得与外界联系等言论思想方面的限制。由於公安局仅能提出口头要求,而不能依法拿出文件,所以沈良庆没有办理手续即返回家中了。沈良庆是九月一日要从合肥前往北京时,被合肥市公安局从车站秘密抓走,以刑事拘留之名关押的。沈良庆被关押后,国际新闻媒体有许多报导,国际人权组织也极为关切,在联合国和一些国家政府递交给中国政府的名单里,都有沈良庆的名字和表示的关注。据了解情况的人说,这次中国公安部门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放沈良庆回家,主要是为了避免江泽民访美被询问违法关押的难堪,而在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前的十六日,警察已经提前让沈良庆离开看守所回家了。

沈良庆这次被关押中,合肥市公安局无视中国的法律和国际人权准则,有许多违法和侵犯人权之处。首先是今年初生效的新刑事诉讼法超期关押。中国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刑事拘留不得超过一个月,否则就要放人或是根据案情需要转逮捕。但是沈良庆被关押四十七天,合肥市对超期关押及沈良庆的抗议,没有进行解释和不予理睬。关押没有合法的理由,警察说抓沈良庆是因为他发表了几封公开信,但沈良庆指出信的内容没有任何违法之处,公开个人观点是公民的权利。对沈良庆的女友非法关押三十八小时,并逼迫她讲述情况,而她根本不关心也不知道沈良庆的政治言行。逼迫沈良庆的女友讲述两人的交往,以及在一起时的私人内容,并威胁和要求女友不要与沈良庆来往。沈良庆关押超期后,他母亲和妹妹多次到合肥公安局依法讲理,遭到警察大骂和威胁,警察张爱红不仅破口大骂,并威胁说“犯人家属我有权把你抓起来。”等等。

沈良庆是安徽省主要的异议人士,是中国公检法部门最早公开参加民主人权活动的官员。沈良庆现年三十五岁,原是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助理检察员。一九八四年沈良庆参与创办民间刊物《调频》《大学生与社会》讯报等,发表了许多关於民主改革和人权的文章。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沈良庆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发起并参加了合肥地区的自由民主运动,公开发表论述民主运动策略的文章。八九年至九二年四月被捕前,参与领导安徽省自由民主运动,创办民间刊物《民主论坛》。一九九二年四月五日,合肥市公安局以反革命宣传扇动逮捕沈良庆。一九九六年底被合肥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中国人权有必要指出,沈良庆被关押和放回家的过程,充份说明中国政府无视法律和人权。沈良庆被抓以后,公安局对他和家属多次说,抓沈良庆是因为他要去北京,而北京正准备召开中共的十五次代表大会。现在放沈良庆回家,据说又是出於江泽民要访美的需要。在抓和放以至取保候审这些司法行为中,看不到对法律的尊重和执行,唯有政治官员的政治和脸面的动机。中国政府制定的新刑事诉讼法今年初开始生效,而违反的事例至今层出不穷,沈良庆的个案就是极为典型的。制定全面完整的法律当然很重要,但制定法律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尊重贯彻执行,否则法律就成了一纸空文。中国的问题,最主要的在於不能严格实行法治,行政决定或领导意志常常凌驾於法律之上,或是取代了法律。这种情况,造成了官员甚至一般民众,尊重并必须遵守法律的意识很不够,因而人权也就从根本上得不到保障了。中国人权认为改变这种局面是中国政府的义务和职责,也只有从政府开始,严格惯彻和执行法治,法律和人权意识才可以逐渐建立。美国柯林顿总统在放弃以最惠国待遇做为人权压力的时候,取代的方案中的一条,就是要帮助中国发展和健全法制。现在中国的司法问题,尤其在对待异议人士的做法上,违反法律不尊重人权的事例比比皆是。中国人权希望柯林顿总统没有忘记所说过的话,在江泽民来访的时候,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当面谈谈这个问题,具体促使中国政府在法治上进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