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良庆要求两会回应异议人士改革要求

1998年02月18日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发表公开信 ( 见附件 ),要求即将召开的人大政协名实相符,要求两会回应异议人士的呼吁,重视支持方觉等执政党内部的民主改革派,保障公民权利、实行宪政改革、建设廉洁政府,中国人权呼吁中国人大会议重视公开信并且保护言论自由。

在中国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之前,中国异议人士发起了向国家权力机构提交公开信建议信的高潮,继丁子霖等难属、王洪学等工人、以及西南地区民运人士发表的公开信之后,安徽著名异议人士沈良庆二月十八日发表《保障公民权利、实行宪政改革、建设廉洁政府》的公开信。此信是发给将要召开的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沈良庆在公开信中重点提出六点要求。第一是重视和支持方觉等执政党内部的民主改革派,实行全面改革,不能因为政权内部民主派公开站出来,而对他们加以打压,将民主派从体制内踢到体制外。第二是回应异议人士的呼吁,批准中国加入《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促使中国政府在本年度尽快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人权保护方面与国际接轨,切实保障公民各项权利。并具体要求全面宣传报导联合国人权公约,组织政府公务员学习贯彻;修改违背人权公约的宪法和法律,废除剥夺、限制公民权利的法规、条例和行政命令,制订结社法、政党法、工会法等法律;通过新闻出版等社会舆论保障公民权利;提供司法援助保障公民权利。第三点是邀请海内外各党派和民主人士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使政协名实相符,逐渐改造成民主宪政体制的上议院。第四点成立“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在查清事实真相前,李鹏不宜到代表民意的人大机构工作。第五点是精简机构、裁汰冗员、厚俸养廉、反腐倡廉,国家机关撤、并二分之一,公务员裁汰三分之一。第六点是释放全部良心犯政治犯。

沈良庆是安徽重要异议人士,三十六岁,原是安徽省检察院助理检察员。一九八四年沈良庆参与创办民间刊物《调频》《大学生与社会》讯报等,发表了许多关於民主改革和人权的文章。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沈良庆发起并参加了合肥地区的自由民主运动,公开发表论述民主运动策略的文章。八九年至九二年四月被捕前,沈良庆参与领导安徽省自由民主运动,创办民间刊物《民主论坛》。一九九二年四月五日,合肥市公安局以反革命宣传扇动逮捕沈良庆。一九九六年底被合肥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近两年,沈良庆单独或与其他异议人士联合署名,发表了许多给国家机构和政府的公开信建议信,并因此长期遭受警察的骚扰迫害,多次被抓关押,至今还是取保候审的身份,甚至不许返回家乡过年,而且长期没有工作。

中国人权呼吁中国人大会议重视沈良庆等异议人士的公开信,他们至少代表了中国社会的一种政治观点和要求,一个代表民意的机构不能轻视或忽视任何观点要求,否则不仅不公正,侵犯和剥夺人权,也不利社会的稳定。鉴於中国政府一贯迫害镇压发表异议的人士,中国人大会议尤其应关注沈良庆等发表公开信的人的人身自由和安全,禁止中国政府因此而对他们迫害。言论自由是当今发达社会的立国之本,是发达社会之所以发达的必须因素,中国要进入发达社会,就不能压制迫害言论自由。人大会议,是为了制定解决中国发展的精神和原则,也负有监督贯彻的义务,保护沈良庆等人的政治言论自由,人大会议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


>

附件:《保障公民权利、实行宪政改革、建设廉洁政府》

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致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体中国人的民意代表机构,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则是各党派及无党派政治势力的民主协商机构,为使两会名实相符,建议两会回应广大异议人士的呼吁,保障公民权利,实行宪政改革,建设廉洁高效政府,我谨以个人名义向两会提出如下意见:

一、重视和支持执政党内部的民主改革派,实行包括宪政民主、经济自由和文化多元化在内的全面改革。

有方觉署名的《中国需要新的转变:民主派的纲瓴意见》一文,不仅代表了现行政治体制内广大第四代中青年官员的政治倾向和民主改革要求,政治主张全面、成熟,政治思想前瞻、解放,与体制外持不同政见者的政策主张基本吻合,对於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进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不仅执政党,两会也应当充份考虑谈们的纲领意见,在立法工作和政治协商工作中予以充份体现,使之从目前的非主流派意见提升为主流派意见,而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加以打压,将其从体制内踢到体制外,徒增一批持不同政见者,而使现行体制丧失改革活力和良机。

二、回应徐文立等异议人士的呼吁,全面地、无保留地批准中国政府加入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并积极促进中国政府在本年度尽快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按照人类公理和世界主义原则在人权保护方面实行国际接轨,切实保障公民各项权利。

1、责成媒体对包括两个公约在内的联合国有关人权文件进行全面宣传报导,组织各级政府公务员学习相关文件,以便贯彻实施;

2、修改宪法和相关法律中与中国政府已经签署的人权公约相悖的部份,废除剥夺、限制公民权利的有关法规、条例和行政首长令,加速制订包括《结社法》、《政党法》、《工会法》在内的各项法律,从立法角度保障公民权利;

3、实行新闻出版自由,通过社会舆论保障公民权利;

4、为人权保护提供司法援助,从司法角度保障公民权利。

司法机关要真正起到保护人犯的作用,而不是作为权力的奴仆去侵犯人权,就必须实行司法独立。在新年伊始就爆出几起司法恶例,如山西大同工人李庆喜因呼吁成立独立工会被拘捕;陕西汉中赵常青因参加竞选人民代表被软禁;我本人也因非法剥夺选举权,在向法院请求司法救济时,被枉法裁判败诉;贵州四名自由派诗人因行使创作自由权利被捕。

三、回应秦永敏的呼吁,邀请海内外各党派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参加政治协商会议,改变政治协商会议仅仅作为摆设和清谈馆、养老院的形像,使之名实相符,真正起到政治协商的作用,而不仅仅是执政党所谓统战工作的工具。

政治协商,主要是不同政治派别、势力之间的协商,如果仅仅是被阉割了执政欲望的花瓶党派协商,政协无异於玩偶之家,根本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帮助解决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团结一切社会力量,共商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经济繁荣、政治稳定、人民幸福之大计。考虑到民主宪政改革需要假以时日,目前政治协商会议只是一个咨询机构,邀请持不同政见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参加,既不会影响执政党的统治地位,又可以集思广益,这也许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很佳切入点。进一步,以逐渐将其改造为民主宪政体制下的上议院。

四、回应丁子霖等五十六名“六四”死难者家属和王有才等七名“六四”受害者呼吁,成立“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在查清事实真相的基础上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组织特别法庭,审判杀人凶手,清除政治体制改革的障碍,使中央政府得以解除沉重包袱,轻装上阵。考虑到人民代表大会是民意机关,而李鹏先生可能对“六四”事件负有重大责任,为不辱民意,在查清事实真相前,不宜到民意机关工作。

五、精简机构,裁汰冗员,厚俸养廉,反腐倡廉。

臃肿的官僚机构,庞大的公务员队伍,不仅加重财政负担,加大改革和社会管理成本,加深社会矛盾,其效率低下和利益驱动,又使其成为改革的强大阻力,导致官僚主义腐败现象日趋严重,是可能出现的社会动乱的一个主要根源。建设廉价、廉洁、高效政府,是行政体制改革的首选目标。将目前的国家机关撤、并二分之一,公务员裁汰三分之一,是完全必要的。自七十年代末以来的历次精简工作,走的是一条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机构和人员越简越多的悖路,必须下大决心,花大力气,通过民主化、法制化的方式进行“挥泪斩马”式的改革措施,借助民间支持打击官僚集团,俾使简精工作一步到位。如果不是私心自用,能让一千二百万工人下岗,为何不能让一千二百万公务员失业下岗。

六、无条件释放全部因政治、宗教信仰原因而被关押的政治犯、良心犯,欢迎因政治、宗教信仰原因被迫流亡海外的人士回国共商国是,共图建设大业,以缓和政治矛盾,积累政治资源。

上述建言,敬请审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沈良庆
一九九八年二月十八日於合肥
联系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桐城南路369 号省检查院宿舍3-106 室
邮编:230022
电话:(0551 )3417563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