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紧急求助信

2010年05月07日

尊敬的领导:

您好! 在您百忙之中,给您写信反映我的丈夫谢福林蒙受“盗窃罪”冤情一案,敬请您给予帮助,不胜感激!

我的丈夫叫谢福林,男,汉族,初中文化,现年61岁。2009年7月23日,长沙市芙蓉区公安分局以谢福林“盗窃”为由,将其刑事拘留。2010年3月26日,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谢福林指使其弟弟谢树林“偷电”盗窃罪成立,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刑6年,罚金3万元。谢福林不服,提起上诉,本案现由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韩德民法官审理。

难道谢福林果真像判决书认定的那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去指使弟弟“偷电”?

事实上,本案的来龙去脉是:

20世纪50年代初,谢福林的父亲在长沙市芙蓉区(原东区)浏正街买了一套地产面积200多平方米的房屋。1964年,该房被政府没收。1980年落实政 策时,政府只将一部分房屋退还给了谢福林家,还有一部分被环卫处改建成垃圾站。为此,谢福林兄弟多次到区、市、省、京上访,但都无果而终。转眼间到了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芙蓉区政府基於维稳压力,被迫做出退还垃圾站房屋(使用权)给谢福林家的决定。由於退还的垃圾站房屋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 且该房的电表又於2008年春夏间被雷击毁坏,致使该房无法用电,谢福林兄弟於是多次向供电局提出安装电表申请,但均被供电局以该房无产权为由予以拒绝。 迫於无奈,谢福林兄弟又向浏正街街道办事处和芙蓉区区政府信访。最后,在芙蓉区政法委、区信访局、环卫所、浏正街街道办事处等单位的多次协调下,他们口头同意了谢福林家的用电。谁知,这竟然是芙蓉区政府的一个“套”,在他们同意我家用电将近一年后,政府又出尔反尔,改口说谢福林指使其弟弟“偷电”,真是公信力何在?

退一步说,即使政府现在不承认曾经口头允许谢福林家的用电,但从一审开庭时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来看,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谢福林有指使谢树林“偷电”的行为。即使是谢树林本人的口供,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曾经受过谢福林的指使去搭接电线,同样,谢福林的口供也没有承认曾经指使过谢福林去搭接电线。由此 可见,两人的口供完全一致,足以证明谢福林根本就没有任何指使的行为。本案中,关於谢福林是否有指使谢树林搭接电线的行为,唯一的一份证据就是谢树林的老 婆陈林玲在2009年9月9日的《询问笔录》,在该份证言中,陈林玲说过“我认为我老公谢树林与盗窃电力资源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谢福林的主意”。显然,这份证言纯属陈林玲的个人主观推定,根本就不符合证据客观性的要件,同时,这份证言也没有其他证据加以佐证,属於孤证。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芙蓉区法院却居然采信这份孤证以此作为认定谢福林指使谢树林搭接电线的唯一证据,对谢福林判处重刑。

就这样,一起冤案被轻易铸造而成。目前,被羁押於长沙市看守所的谢福林因高血压、心脏病恶化而处於极度危险状况,随时都有可能死去。鑑此,我特写信向您紧急求助,恳请您能关注本案,督促有关方面尽快释放我老公,还我老公一个清白!谢谢!

求助人:金焰                 
2010年5月1日             

本人联系电话:13637499975,84423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