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杨浦区91号地块,近90岁老人痛诉非法强迁

2010年06月10日

年近九旬的上海访民亲笔控诉其一家八口在强制拆迁下的八年痛苦遭遇。


我叫陈庆安,1923年1月23日生,今年87岁,是上海市杨浦区沈阳路132弄28号私房产权人. 今天我怀着无比悲愤向你们控告我们一家在在非法强迁下的悲惨遭遇和痛苦经历,八年来在煎熬中忍受着痛苦和沧桑,至今过着无处栖身的流亡生活,在旧社会国民党统治期间尚能给我一栖身之处养儿育女,今天却被杨浦区贪官污史将我一家八口清洗出门,漂泊在外,我之今不明"共产党向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而为什么恰恰杨浦区一片乌云.恐怖和黑暗?

2002年12月26日,那是一个黑色而恐怖的夜晚,杨浦区政府及土地管理局伙同并指唆动迁单位毫无理由地对我作出非法强迁裁决,将我们一家老小推向绝竟和苦崖,在寒冬腊月,他们动用权力机关,将我们清洗出门,非法抢走我们所有的钱,财,物,和家具,生活用品,并猖獗地用推土机凶残的掺平我们唯一的家园<私房>严重触犯刑法275条和民法通则75条,面对如此惨境,我们状告无门,申高无缝欲哭无泪,我们几十户被强迁居民在行政诉讼中无一胜诉,我几次想自杀来了结我后半生,但于心不甘,死不瞑目,在家人劝说下只能终日以泪洗面煎熬度日。

关于杨浦区政府官员的腐败和黑暗就不一一枚举,不惜以身试法危害百姓,残害群众,从1999年利用危房改造虚名申报骗取批文,再几经转手,从中获利,玩权弄法骇人听闻。

四川地震是天灾,受全国人民的关注,有全天下的人在帮,而我们这是人灾,却受地方官员迫害,无家可归,流浪社会已达八年之久,却从未有人给予过问。

至今还流浪在外,无家可归,煎熬度日,基层政府部门领导毫无举措,为了生存,跑遍政府所有信访部门至今也没有结果,所有行政官司屡诉屡败,无一胜诉。司法和信访相互推诿,不肯解决。

因多年在外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居无定所的漂泊,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着,心中结压了许多说不出的痛楚和愤怒,气血攻心身患重病。在今年我多次找区政府和街道领导,希望他们能特事特办,尽快为我安置解决,在我有生之年能回到自己的家,过上几天安稳的生活,而那些领导连脸面都不见,问题一拖再拖得不到解决,现在我只能以行动来抗议他们的这些种种恶迹。每天穿着状衣,举着状纸走访在上海的繁华闹市,向人们展示我们全家的遭遇和苦难,停止侵权还我房屋和财产,并尽快给予解决安置。

 

上海访民李根娣在上海南京路举状纸控诉被强拆的冤情并向民众求助, 2010年6月6日

 上海访民李根娣在上海南京路举状纸控诉被强拆的冤情并向民众求助, 2010年6月6日

 

上海访民陈庆安在上海南京路举状纸控诉被强拆的冤情并向民众求助,2010年6月6日

上海访民陈庆安在上海南京路举状纸控诉被强拆的冤情并向民众求助,2010年6月6日

 

巡警盘问举着状纸的李根娣,2010年6月6日

 巡警盘问举着状纸的李根娣,2010年6月6日

 

举着状纸的李根娣面对警察,上海南京路,2010年6月6日

举着状纸的李根娣面对警察,上海南京路,2010年6月6日

 

警察干涉陈庆安、李根娣夫妇,上海南京路,2010年6月6日

警察干涉陈庆安、李根娣夫妇,上海南京路,2010年6月6日

 

警察干涉陈庆安、李根娣夫妇,上海南京路,2010年6月6日

警察干涉陈庆安、李根娣夫妇,上海南京路,2010年6月6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