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用生命捍卫自由权利与做人尊严

2010年07月14日

冯正虎 2010年7月14日
上海国保警察企图强行将冯正虎带到派出所,被他以死相抗;之前警方千方百计阻止冯正虎前往市信访办,未得逞。

今天7月14日上午10点,冯正虎遭到国保警察指令“不准冯正虎到市政府信访办”,其中有一个民警、二个社保人员对冯正虎暴力袭击,致使冯正虎右大腿的扭伤。冯正虎告知:到了下午时,国保人员要逼我跟他们到派出所一趟,我坚决拒绝,没有传票我不会给他们机会耍威风。
 
 
用生命捍卫自由权利与做人尊严
 
 
冯正虎
 
上午9:00我出门乘地铁去外滩的南京路,一路上一位便衣警察与二位社保人员紧紧跟随,我进入福州路的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他们被挡在门外,这个地方警察也不可以随便进入。信访办的警察热情接待我,当面写下信访意见,并将我就国保警察非法扣留我27件私人物品的国家赔偿申请书附上转市公安局法制处处理。
我走出公安局信访办,守候在门口的便衣警察小叶告诉我:“接到指令,不准你去市政府信访办(上海人民广场上的人民大道200号),要求带你回去。”我果断回答:“不行,我去200号市政府信访办管你们什么事。你们跟踪我已经违法了,还要阻止我去信访办,我根本不会配合。我走定了。”

我走到河南中路口,他们企图来抱住我,我快步向前走,一位高个带眼睛的社保抱住我,我转身一让,他跌倒在地,眼睛也掉了。一个瘦的社保追上,死死抱住我,我不断地推开他向前走。从河南中路口到西藏中路口的这段福州路,经过四、五条横马路,一路推、拦、拉、拖,我的右腿被扭伤了,但我继续忍痛向前走。

我一人在抗争,到达200号市政府信访办就是我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马路上摄像头都记录着我为争取人身自由权利的苦苦奋斗,也记录着他们的违法犯罪。在西藏中路福州路口,等信号灯的行人纷纷谴责这位违法的社保。过了马路,就是访民的区域,一些上海访民亲眼目睹这一幕。

上海市民王扣玛(手机:13601929155)、张仁星(13020125081)等人围观过来,大家觉得很新奇,居然还有人敢到这里违法,正好把他送进市信访办作为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活例子,很多访民在信访办门口谴责他。我劝大家放过他,社保也是一些被人利用违法的可怜穷苦人。

进入上海市府信访办,看到许多我熟悉的访民。我回国后一直未到这里,已有四个多月。我不知道为什么上海当局这么怕我出现在这里?这里的人群有什么巨大的力量?其实,我没有国保警察想得那么复杂。我今天只是到这里来还愿,谢谢我熟悉的访民,他们对我回国的关爱与支持。

或许,国宝警察因担心我会下午去参加上海维权人士陈启勇劳教案行政诉讼开庭而过分紧张。其实,我没有这个计划,因为前几天我已将我对该案的看法寄送给法院及主审法官,已经表达了我的意见,而且开庭时会有许多访民朋友会去旁听,我就不必凑热闹。

中午,我在来福士广场美食街与朋友们聚餐后,就与这位熟悉的民警小叶、两位社保乘出租车回家了。车子到达我家附近时,小叶告诉我:要带我去派出所,国保警察老沈找我谈话。我不同意,请他转告:要么用传票带我去,要么请老沈来我家谈谈。我今天很累,没有兴趣去派出所。

我下车后,就走回家。这时,国保警察命令他们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显然违法犯罪的责任与后果让民警与社保去承担。他们用一辆出租车逼近我,一位高个带眼睛的社保抱住我向车子里塞,我大声谴责他们的违法,猛然两次用头撞向车门。他们怔住了,我敢死谏。

他们不敢再强行了,我一人走回家。回家休息一会儿,民警小叶与两位穿制服的警察上门,要求我去派出所,我请他们出示传唤证,他们说没有,请我配合一下。看在他们穿警服的面子上,我同意去派出所。但我衣服刚换好,两位警察又告诉我,来电话说不需要去了。或许,我的消息又被媒体暴露了。

国保警察又在赌气了,指挥两位社保人员坐到我的家门口,堵住楼道。正巧我妻子旅游回家,一见这个违法的无赖情景就发火了,拿起扫帚就把这些人赶走,又下楼把这些社保狠狠地教训一顿,教育他们不要做违法的事,要对得起自己的家庭。社保也知道理亏,是在违法,一声不吭地挨骂。

我是一个温和的人,政治主张不激进,但在宪法与人权的原则问题上我是强硬的,不惜生命代价。今天的事件也让门口的看守们亲眼目睹:我不仅仅是一个会写文章的知识份子,而且还是一个会拼命的知识份子。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我会用生命捍卫自由权利与做人的尊严。

 

2010年7月14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