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沙沙对案情的自述

2010年07月16日

16日晚上8点50分,在人民大学东门,被海淀国保与桐柏官员绑架,拉到京郊某处,反绑、蒙头、殴打、用刑折磨了一夜,17号下午拉到邯郸磁县丢弃,坐一 夜站票火车回京,双榆树7号楼地下室7号室12号门,手机、银行卡被抢,脸上多处淤红,倦极、怒极!
   
他们在我门外守了一天我都没出屋,於是用这个假记者钓鱼,说要采访我,把我约到了人大。
   
夜晚八点,在人大门口给江天勇打出的电话,是我打出的最后一个电话。刚刚打完,就三个男人扑上来打倒,抬进了汽车,并迅速被蒙上了头套,拉到京郊某个二屋 小楼,二楼尽头一个小房间,他们开始反绑我:很细心地先用毛巾把手腕缠起来,然后用细绳(我第二天才知道,是鞋带)捆绑,以落下伤痕,成为控诉的证据。
   
桐柏官员喝令我“站好!让你站你就站着,让你蹲你就蹲着,让你跪你就跪着!”然后,问我话,不答,他就开始打。打了我愤怒,更不回答,僵持一会儿,海淀国 保进来打,这次听动静是几个人围着,拳打脚踢,用椅子砸——和打刘德军一样,用椅子蒙皮那面往下砸,不留伤痕,却足够振荡。
   
用椅子把我打倒在地上之后,海淀国保在后边死踩住我后背,压住我头,抓住我反绑的胳膊往上拧,一直拧到一个让我剧痛的角度,同时脸被压在地上,压得眼前黑 暗,金星乱冒。我终於“啊——”的惨叫起来。
   
这样边踩边拧折腾两次,一放手我还在顶嘴:“打!你们把我打死!”然后他们把我架起来,套头布外边又加了一层毛巾,然后又一条毛巾在脖子上系紧,突然绞紧 我脖子,我窒息,眼前黑暗,脑子里最后几个字:“我这是在哪儿?”恢复知觉时我已经跪坐在地上,几个人在套头布外边拍打我脸。
   
突然绞紧我脖子,我窒息,眼前黑暗,脑子里最后几个字:“我这是在哪儿?”恢复知觉时我已经跪坐在地上,几个人在套头布外边拍打我脸。我:“哦,我刚才是 晕过去了……如果这就是死的话,也没什么可怕的!”他们把我丢在地上,开始骂我。
   
他们把我丢在地上,开始骂我。 桐柏官员:“再不说,再不说一会儿我们把你衣服脱光,给你拍成裸照都发到网上去!”我倒在地上,仍然顶:“那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丢人的不是我,而是你 们!”当时我是愤怒,而现在回想这话,我觉得惊奇,惊奇一个执政党竟然能说出这样流氓的话来!
   
拉到京郊某个二屋小楼,二楼尽头一个小房间,他们开始反绑我:很细心地先用毛巾把手腕缠起来,然后用细绳(我第二天才知道,是鞋带)捆绑,以免落下伤痕, 成为控诉的证据。
   
磁县台城乡派出所报了案,简单笔录。回北京来,这边弟兄谁有空陪我去案发地人民大学辖区派出所报案?打我的海淀国保也盯范亚峰,我知道他名字,可范亚峰以 前建议过“不结私怨”所以,我犹豫要不要公布他名字
   
我TM真傻啊!真Tm傻啊!我给倪律师道歉!——看纪录片“警察打人、性凌辱”时,因为她表情太平静了,我竟然不相信她的描述,我想法轮功爱说瞎话,跟法 轮功混的人也爱说瞎话,而倪律师那平静的表情不象是受过大苦的人,她说的真的吗?我TM还对官方抱着最后一丝“象人”的希望!
   
在地上躺了一会后,他们一盆凉水浇在我头上,几个男人把我按在地上,脸朝上——写到这里我写不下去了,我怕这些文字被我爸妈姐妹看到!我怕他们看到啊!看 到他们可怎么受啊!琳娜啊!从小养大、娇生惯养、知书识礼的闺女啊!!我写不下去了!
   
我现在不是需要同情,而是愤怒得浑身冒火,恨不得这会就去天安门示威,向全世界抗议中共暴行!让他们知道侮辱,折磨,不会吓住我,只会激怒我!
   
校友目击:16日晚上八点人大门口外的绑架zz
   
水木社区 (Sun Jul 18 00:18:40 2010), 站内
   
我一个清华毕业的同学当晚在现场目击的此事,是他当晚在QQ上告诉我的。我看1天多过去了,哪里也没有相关的消息,决定也发在这里来,至少提醒大家注意安 全。
   
晚上8点多钟的时候,在人大东门外,一个女的喊“抢劫!抢劫……”,一个男的在拽她的包,两个人拉拉扯扯了十来秒。突然从路边车里冒出3个人来,把女的拖 进一辆车里去了。车没牌照,是一辆黑色的车,保安不敢管,车就这么开走了…
   
行凶的4个男的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看长相居然像学生,还戴着眼镜。怀疑那个女的把第一个抢劫的人拽住了。
   
据更早来的另一个目击者说,那个女受害者可能是约人了,因为那个女的之前人大东门徘徊了一会儿,打了好几个电话,很焦虑的样子,推测可能是之前已经存在绑 架或者勒索的实施,受害者是去交赎金的,约在人大东门可能以为那里很安全,没想到那里也不安全。
   
当时人大东门的值班室至少5、6个保安,其中两个拿着警棍。
   
我问后来有警察过来了吗?说大家等了15分钟,没有警察来,於是目击者都散了。
   
但是有人报警了,不过警卫好像没有报警,只是向保卫部上报了。
   
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人大东门晚8点,这基本算光天化日之下的行凶了!希望不是普通的抢劫,要不这也太嚣张了。希望受害人能够平安得到解救。
   
希望公安能早日发布破案的消息。希望能知道这个事件的后续结果。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