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吴官海一家苦难生活简介

2010年07月13日

在掇刀区,吴官海一家人的三十年,1979年----2009年。吴官海一家人户口被注销,流离失所;遭绑架、殴打成伤、关押,还株连九族;政治、自由、生存权利被剥夺。

1979年换了新队长,新队长将集体的古老果木树公开锯回家,盖了瓦房。吴官生{哥哥吴官生是团小组长(两次因工负伤致残,未婚现在福利院)}举报了新队长,结果新队长没得到任何处分。吴官海一家人就“犯了滔天大罪”,吴官海没有教育好哥哥,没有资格教书育人,被赶出了学校{小学教员(先进教师)}。父亲{吴顺道(本姓张,名道文)是社主任、贫协主席、劳动积极分子,}没有教育好儿子、妹妹{张汉珍(随父姓)是大队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妇联副主任、区团委副书记、县人大代表、新长征突击手标兵、县劳动模範}没有教育好哥哥,父女俩的职务被免除。

举报了新队长,仇人相见,就是我死他活。耕掉了吴官海的菜园,下了吴官海一家八口人的户口[父亲吴顺道、母亲吴顺英、哥哥吴官生、大妹妹张汉珍、小妹妹张汉英、吴官海、吴官海的爱人刘金华、吴官海的儿子张德晶(出生不到一个月)] ,流落天涯。

1980年,吴官海和爱人刘金华抱着刚满月的儿子张德晶,踏上了上访之路,公社、区、市没结果。又上访到荆州地区,地区写了处理意见:“恢复吴官海的教师和吴顺道、张汉珍的职务,并落实好户口”。吴官海将地区处理意见交於掇刀区委书记陈凡连之手,车桥公社李林华(有李林华的批示)书记要大队将吴官海一家八口人的户口报上,其它都没落实。

1981年,吴官海一家人算是又有了户口,不再是黑人口了,但一家八口人分开在三个组劳动。母亲吴顺英、小妹妹张汉英在张明万小组;父亲吴顺道、哥哥吴官生、大妹妹张汉珍在陈照福小组;吴官海、吴官海的爱人刘金华、儿子张德晶在李延春(副队长兼小组长)小组。一家三个组劳动,各组作业时间不同,一家人被逼开三口锅灶。大妹妹张汉珍被剥夺了政治权利,一家人又不能一起生活、劳动,无奈远嫁他乡几百里的襄樊宜城市。

1982年,分田到户。吴官海一家三个组(小队以下的生产组),各组独立核算,打谷必须要三个禾场。但无一禾场[分田不分禾场,土改分有禾场(吴官海家土改分得禾场,交於集体改了田)] 。没有禾场打谷,八二年雨水多,谷子全烂了(有会计严士林写的证明)。无法交公粮,就罚款、交迟纳金900多元(有吴官海交款单据)。

1983年,因82年吴官海一大家三、四十亩田的谷子全烂了。土改吴官海的房屋、禾场都是分刘秃子(陈明泉外公)的。共和国后三十年,落入陈明泉之手。吴官海拿着土改证,到处求情,由掇刀派出所处理禾场物归原主(有派出所处理意见)。陈明泉不给,还将父亲吴顺道肋骨打断(有医院证明)。掇刀政府、公安都不处理,父亲吴顺道含冤而死。

1986年,双泉村由种粮改为种蔬菜,种蔬菜田要就近。调整田地,吴官海田调出,进自己门口的田。吴官海门口的田82年分给了小组长(小队长改名小组长)吴东林的弟弟吴良臣,吴良臣已进了他门口的田。吴良臣却坚决不拿他该拿的田(吴官海的四爷土改时分了他家一间半瓦屋),村会计阳玉林(现还是村干部)是他哥吴东林的岳父。还有陈明泉的姐姐陈凤英与吴良臣结了婚,陈明泉的姐夫吴良臣还要报吴官海分了他老岳父(刘秃子)的田和房屋之仇。吴官海育的蔬菜苗无地栽种,吴官生、张汉英种的蔬菜全被毁了(有村处理意见),吴官海、吴官生、张汉英一年无半文收入,还得交农业税、三提五统。

1989年,吴官海被村民选为副主任。吴官海老老实实、勤勤恳恳为民工作,不与贪官同流合污。

1990年,他们到新来的街办书记、主任黄烈诚那里上千子。黄烈诚说:吴官海与村干部不谐调(不同流合污),宣布罢免了吴官海副主任职务。

1993年,他们发起进攻,以村主任张安焱为首。说什么吴官海欠集体提留(没有禾场打谷,谷子全烂了,罚款、交迟纳金是应交提留的四倍之多有吴官海交款单据为证)为名,起诉到人民法院(有严士海等三人的证明)。法院非法判吴官海再交2000多元,法院是无根据瞎判的。村多次申请强制执行,法院自知违法判决,没敢执行。

1997年,吴官海再次被村民选为副主任。吴官海同样诚诚恳恳、兢兢业业,热心为民服务,不与贪官同心。

1999年,再次改选时,吴官海遭到村书记、主任陈龙请来黒社会的殴打成伤。吴官海头颅被打掉了一块骨,头颅有了一个凹陷;还说:你敢与陈龙竞争村主任,就要你的命。吴官海不知天高地厚,没有退出主任竞争。选举时陈龙亲自出马将选举委员成员杨光兵头颅打破住医院,并威胁吴官海的支持者。吴官海怕连累更多的无辜者,只好自我牺牲,从此再不与陈龙争高低。

2001年1月7日傍晚时吴官海的母亲吴顺英被本地车撞断三根肋骨,吴官海没到就有一辆救护车等候在此,吴官海母亲已抬上救护车。送一医抢救,吴官海报警警察不来,抢救无效含冤而死,母亲死不瞑目。至今九年有馀警察不提不理,也不查找肇事者。

2002年1月24日荆潜公路扩宽,陈龙不给分文补偿。用车赶压吴官海女儿吴娟娟,吴娟娟躲闪不疾脚骨被压破。2001年搞什么三线(荆潜路、207国道、皂当路)不见粮,沿路200米之内栽树。吴官海的蔬菜地全在荆潜路北200米之内,书记陈龙强迫吴官海栽了树。荆潜公路扩宽内吴官海就有4.95亩,补偿时陈龙却说吴官海是抢栽的树不给补偿。而陈明泉0.8亩,陈龙给他补了42495元;陈明泉真正抢栽的,陈龙还给了600元的移栽费。原因有二:一是陈明泉的女儿给陈龙的亲舅老俵俩结了婚;二是陈龙报吴官海与他竞争主任之仇。

2004年2月27日,外国语学校占地,吴官海有16.34亩。这16.34亩也在荆潜公路200米之内被逼栽了树。8月6日下午召开全村党员全体村民代表大会,就双泉村範围内,在各级政府下文禁止在耕地植树的通告之前栽植的林木补偿标准问题进行了村民自治、民主决策。(一)在规定允许的时间範围内,按技术规範定植在耕地中的成片林木,每年按6000元/亩予以补偿,三年按18000元/亩封顶。(二)在村民决议出台后,双泉村範围内应予补偿的林木一律按此标准执行;以前已经补偿按此标准计算,多退少补,长进短出,该追偿的追偿,该退款的退款。陈龙因上属两原因不给吴官海分文补偿。

2004年5月21日掇刀石街道办事处副书记挑拨是非,将吴官海一家殴打成伤住医院,报警不处理(有《掇刀区纪委编号:2007017》)。

2004年9月7日双泉村书记、主任、区人大代表陈龙将吴官海的爱人刘金华殴打成伤住医院(有〈关於双泉村陈龙打刘金华事情的协商意见〉),住院医药费是由区政府支付(有条据和《掇刀区纪委编号:2007017》)。吴官海也被打伤,吴官海女儿吴娟娟被殴打成伤住医院(有《掇刀区纪委编号:2007017》)。

2005年3月25日区房地产管理局来替双泉村陈龙处理吴官海的青苗费。区房地产管理局局长张兴国、李志宽强逼吴官海七个多小时近一通宵“达成协议”,李志宽代陈龙打欠条150490元(有欠条和村写给市信访局的证明)。吴官海多次上访无果,走法律途经也不能解决。

2005年7月9日雷达部队占地。吴官海有13.7亩陈龙不给分文补偿,被强行毁光后。还将吴官海女儿吴娟娟膝盖骨打破成四块,妻子刘金华殴打成伤,吴本人殴打成伤。掇刀公安分局倒打一耙“给予吴官海行政警告的处罚”。有《掇公行决字[2005] 第00558号》。

2008年5月27日掇刀区政府堵死历史以来的出水涵洞,编水淹吴官海一家,天晴也是一片汪洋(有照片)。

2008年6月25日荆门市规划管理局掇刀分局、荆门市国土资源局掇刀分局、掇刀区建设局、掇刀区掇刀石街道办事处同时在荆门日报、荆门晚报上刊登强行拆除吴官海的女儿吴娟娟结婚房屋唯一合法住房,不给分文补偿,也不给予安置。

2008年7月11日22点10分钟政府派人将吴官海女儿吴娟娟结婚房屋窗户玻璃全砸碎,24点左右又剪走了照明线。

2008年7月15日上午9点10分掇刀区不给分文补偿,街办党委书记、主任孔佩东、副主任张贤金将吴官海抱住。强行挖光吴官海的宅基地园圃,只剩下一个光房屋。

2008年7月掇刀区政府24小时轮流换班看守吴官海,不准吴官海出自己家门半步。

2008年7月18日吴官海和爱人刘金华、小妹妹张汉英上街购物,遭到掇刀区龙家金等人阻拦,掇刀石街办副主任张贤金组织了几班人满街拦截不准购物。

2008年7月25日下午3点40分吴官海去理发也遭到掇刀区政府阻拦。

2008年7月26日吴官海和爱人刘金华凌晨躲过政府人员的监视“逃”往武汉妹妹家避“难”。

2008年7月26日中午,看守人员不见吴官海家里有动静。掇刀街办书记主任孔佩东、纪委书记王发松、副主任张贤金,区里龙家金,掇刀白石坡派出所副所长张孝平等。爬上吴官海的房屋,挖了一个进人的洞,看吴官海不在家。就将吴官海的女婿罗国伟抓去关押在荆门市白云大道48号金鹏电力宾馆二楼(有现场照片),抢了手机,逼他交出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还逼他交人,撕烂了衣服。

2008年7月27日上午又电话威胁吴官海女儿吴娟娟说:昨日关你老公(罗国伟),今天就把你和你儿子(罗舜钦两岁婴儿)抓去一同关押。

2008年7月29日早上6点多钟,掇刀区以区常委、宣传部长、非法占地拆迁指挥部指挥长邱宝山为首。出动百人,几十辆小车,卫星定位。在武汉城市的码头、车站、旅馆饭店、公园,实施抓捕一对失地老农夫妻吴官海、刘金华。在武汉紫阳湖公园,将散步解愁的吴官海、刘金华强行绑架,连陪同散步的其妹夫陈祥陵也殴打成伤。他们数十人一窝蜂拥而上,把吴官海、刘金华打倒在地,衣服被撕烂,手机也抢走。强行拖入车内,用脚往吴官海肚子上猛踢,不分脸上身上一阵乱打。还骂:“你狗日的好跑,今天就结果了你,看你还能往哪里跑”。用三人死死架住吴官海,还不停的抽嘴巴。将吴官海、刘金华夫妻分别拖入不同的车内,用警车(HD0016警)开道,出武汉换了多辆车。在路上不准叫疼、不准小便、不准吃饭喝水,可他们进宾馆,不准吴官海、刘金华出车。但吴官海、刘金华妹夫陈祥陵记住了车牌号码和其中的干部名字,电话通了吴官海的儿子、女儿及亲友,顿时到区政府要人。他们将吴官海、刘金华拖到水库边,电话响起,杀人灭口未成。又把吴官海、刘金华拖到沙洋县黄荡湖关押,不准坐、不准小便,不给吃喝。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掇刀区政府要亲戚们保证不让吴官海、刘金华外出,并接受他们定的补偿条件(比国家标准低90%100;只有干部亲友的1/50),否则要上政治学习班直至完全服从为止。亲戚们无奈只好答应这无人性的条件,吴官海、刘金华才被释放。由区常委政法书记、公安局局长王文忠和吴官海舅兄刘永军、大舅兄刘永建之子刘军峰将吴官海、刘金华接回家。吴官海在家疼痛难忍,无钱治疗无可奈何一拖九个月,生活不能自理,不能洗脚,穿不得裤子,更穿不了袜子,剪不了脚指甲;解大手蹲不下,站、座、卧不能,走路就疼痛。2009年4月12日去市一医诊断为股骨头坏死(有武汉市证明视频)。

掇刀区人民政府将吴官海打成肢体残疾,残疾证号:42080019521021091744。掇刀区人民政府、掇刀石街道办事处及各部门官员到处威胁被占地户、被拆迁户:“你们与共产党作对是搞不赢的。你们看吴官海讨了什么好!吴官海上访是被我们区政府给他腿子都打残了,有谁管他死活”。还有各村、场干部也遥相呼应。区政府给吴官海腿子打残了,是一句大实话;说吴官海上访是个弥天大谎,吴官海无吃喝武汉投亲,在公园散步;没到任何地方上访,上访是从前的事,从前上访还是地方说了算,就放弃了走不通的这条维权路。
第二天,邱宝山、孔佩东等人来吴官海家再次威胁,不准吴官海出家门半步(有录音)。
吴官海这对老年夫妻投亲靠友无望,叫女儿学手艺,做塑钢门窗,租门面一年4800元。生意被政府控制,冻结我吴官海一家人的生活来源。

为了活命,吴官海将房屋租给盐池的梁金华收废旧。政府多次来威胁无理刁难逼走了梁金华,再次断了我吴官海一家人生活来源。

吴官海这对老年夫妻没辙,只好靠刘金华一个人的养老保险金,养活一家人。吴官海去领爱人刘金华的保险金,领费时已被政府截走。

耕地被占不给补偿,讨要不许出门,投亲靠友被绑架殴打关押,学手艺,卡死生意门路,租房被赶走,领保险金政府截走。最后吴官海一家人生活来源全靠儿子微薄的工资维持生命,区政府又到吴官海儿子工作单位捣鬼,儿子单位领导非常反感,政府去的人灰溜溜的“无功”而反,吴官海这对老年夫妻才有了一点生存的馀地。

吴官海靠最后80平方米菜园的蔬菜补充一点,2010年元月29日又用几十个手执铁棒的凶手(有现场照片),强占吴官海没补偿的菜园,毒打吴官海的女婿罗国伟、女儿吴娟娟。几十根铁棒同时向罗国伟、吴娟娟头上身上一阵乱打。罗国伟血人一个(湖南省株洲市湘江司法鑑定中心鑑定为轻伤),吴娟娟右尺桡关节脱位(也是轻伤)。

2010年7月2日吴官海屋上瓦又被砸烂,下雨天外面小下,屋内大下,水从屋里向外流。

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掇刀石街道办事处双泉村失地农民:吴官海

身份证:40800195210210917
电话:07242442398 15872193133
二0一0年七月十三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