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重病的上访人士毛恒凤重被关进劳教所

2011年02月24日

中国人权获悉,2月24日,上海当局把因患高危病获准所外就医的上访人士毛恒凤重新关进了劳教所,理由是她“从事与所外就医不相符的违法活动”,但据毛恒凤家属表示,她回家才两天,仅跟朋友外出吃过一顿饭。

去年3月,毛恒凤因在北京呼喊口号被上海劳教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为由处以劳教一年半。她先被关在上海市女子劳教所,后被转移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关押。

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告诉中国人权,2月24日下午3点半,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所长和十几个上海、安徽的警察来到他们家,把毛恒凤带走;他收到了一份安徽劳教当局发出的《终止劳动教养人员所外就医通知书》。《通知书》说,“上海公安机关发现其从事与所外就医不相符的违法活动”,但未指明是什么违法活动。

吴雪伟说,毛恒凤於22日早晨7点半由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所长送回上海家中,她只是在当晚跟前来探望她的朋友们在家附近饭店吃了一顿饭,第二天一早她就被10多名警察堵在家门口,不准外出。

吴雪伟说,毛恒凤因3级高血压,获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所外就医。毛恒凤说,根据医生诊断,她左边头部和腰部严重受损,收缩压一直保持在230左右。中国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将高血压3级定为高危病人。

毛恒凤告诉中国人权,在劳教所,她多次受虐待和酷刑:

“我身体非常虚弱,半身麻木,左边头部被打成脑震盪。在安徽女子劳教所期间,监狱管理人员教唆劳教人员群体殴打十几次,有几次是劳教所负责人也一起动手打我。他们说我在宣判刘晓波的北京法院外高喊‘打倒共产党’,要我低头认罪。我不服。我坚持说监狱里对劳教人员实施酷刑的共产党就应该打倒。9月29日至10月2日,4天我被绑在一个铁柱子上,他们强行给我灌食物和水。9月29日当天管理人员指使劳教犯人用擦地板布堵住我的嘴巴。我的手臂和脚被用塑料绳子捆绑,造成手臂溃烂。平时经常被劳教犯人踢打,是家常便饭。在5月11日、6月22日、11月20日、12月9日等,几次都是劳教人员让劳教犯人一起打我。7月14日打得最严重,我被他们绑在一个铁柱子上,劳教管理人员让十几位劳教犯人动手打我,用手抠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出血,头部被打得脑震盪,我昏了过去。今天春节年初三(2月5日)和年初七(2月9日)还在殴打我。”

1988年,毛恒凤因拒绝人工流产第二胎被单位开除,为此她开始上访。在多年上访过程中,她曾多次被当局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多次遭拘留,两次被判劳教,一次被判两年半徒刑。她在上海女子监狱服刑期间曾遭受多种虐待和酷刑。

欲了解更多有关毛恒凤的信息,请参阅: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