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镇西华村严重的违章夺命桥

2011年01月05日

作者按:现在,当地政府已经派出几十名警察驻在桥上,这几天就强行通车,村民声言誓死维护自己的权益,大战一触即发!村民希望外界关注。

佛山一环在建南延线,缝经顺德、勒流西华标段,新建跨桥存在极大问题,内里可能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跨桥设计。布局严重错误!

周边一带都是新建路,建桥跨旧路,为什么西华大道出入口在旧勒良路建桥跨新建一环南延路,该跨桥建成将封倒西华村大道出入口,激起当地群众民愤。

二、当地官员存在极大的官僚主义,个人主义作风!

如此错误的方案都得到当地官员特别是西华村领导的同意兴建,这些官员领导有没有考虑西华村民的出行安全有没有尊重西华村民的民意。

三、跨桥方案可能蕴藏着官商勾结、贪污受贿的事情!

在新建路上,建桥跨旧路,耗资比在旧路建桥跨新路多几倍,在金钱的诱惑下,贪污受贿的事情经常发生因此同意承建商错误的建桥方案。

纵观跨桥存在的问题,一些地方官员的思想并非为人民服务,更谈不上为人民谋幸福!可以讲他们只是为「人民币」服务,「土皇帝"角色,欺压群众,把一条为社会经济腾飞发展的一环路,演变一座害民、不利於民的跨桥。

如今,西华村领导向村民鼓吹什么:向上级政府及承建商申请款,为西华村重建新入村路、村桥谋福利事业。请问这些官员、领导们,原来西华村已有一条宽阔的出入村大道,有通往鱼圹、耕地的桥梁,是你们这些「低能的官员」、领导错误的决定,造成今天的恶果。封我路、废我桥,又来为我建桥开路,这算是你们这些官员、领导的又一政绩吗?浪费西华村农民的耕地,又算是为西华村民做福利事业吗?真是人民的悲哀!一切恶果应该没有民意观念,不管村民出行安危的腐败官员、村领导承担,该害民跨桥要拆违!树正义民意之风,打击官僚腐败、「土皇帝」思想

恳请社会各界、各方人士发出正义的呼声,伸出有力的巨臂,请救一方危难百姓,拆违害民跨桥,更希望有「包青天」下巡严斩贪官,严惩「土皇帝」,请救民生、民意,共创文明和谐社会。

官商勾结,衍生夺命桥,誓拆夺命桥,还民平安路!

社会的稳定,和谐的生活环境是万民所渴望的。而西华大道路口利益金钱与权力的作用下衍生了令社会不稳定不和谐,民众处於危机四伏的夺命桥。

承接一环南延线西华段的承包商的后台很猛,硬把原本一环跨勒良路的跨线桥改为勒良路跨一环路,万分不合理的现象,制造出万分危险的桥段。施工期间没有做好临时道路的平整工作,到处坑土幽幽。於2010年6月5日止,已制造了五起亡魂。五个原本美满的家庭一下子变成家破人亡陷於苦难之中,给社会造成极大的不稳定,造成多起死人事件,都是直接领导者与承建商一手造成的,必须要追究当权者及承建商的刑事责任,罚他们重金以补助他们造成苦难的家庭。

批准与建造西华大路口勒良路跨一环的高架桥是一项极端不负责任、极端错误的事情、也是极大的犯罪,等同於谋杀,极大地破坏社会的稳定,真的有这么严重吗?一点都不错,原因是繁忙的西华大道口一出便是高架桥的引桥,西华的村民过北面的基圹农作,过南水村或去勒流龙江工作办事时都要横过高架桥,而勒流不断有车去大良,大良不时有车辆从桥顶冲过来,这样的情景一定会造成险象横生,生灵涂炭。那时社会必定怨声四起,这突显政府的腐败,原来未开始建桥时交警在西华大路口设有红绿灯的,建桥时,交警说:「这里实在是太危险,设了红绿灯也没有用处,因为差不多在桥的半坡,设红绿灯你说有用吗?」承建商在广大村民及周边群众的强大压力下都认为此桥对群众有着重大的危害,而他们不是知错就改,把夺命桥拆去,而是继续做危害村民利益的事,要村民为他埋单!听说承建商拿一千万给西华村改建不必要而又要村民白白浪费百多亩基圹的村出入道。广大村民极力反对改道方案,这事是整村的头等大事,而西华村几个受了不少好处的村官及几个所谓之代表同意他们的改道方案,所以我们要求召开全体村民大会,决定此高架桥的去留问题,也希望政府重视解决此事,以免把事件的严重性继续升级,影响政府的公信力,我们村民坚决维护正义争取到底,为人民万岁!(希望政府关注此事,将所有贪官污吏、腐败分子绳之於法)。

顺德区勒流镇西华村民在黑暗中过日子(公诸於世)

佛山市顺德区勒流镇西华村原住村民约二千三百人多一些,在近十年的日子里都在黑暗中渡过,村官所做的手法越来越黑暗,从选举村官为例他们事先商议好人事全部提好名,选举当日派他们的亲友监视村民投票派人帮一些怕事或不认识字的村民写票,利用他们骗得的选票用来选自己或选那些平时听他们话的人,开票、唱票、写票全是他们委派的亲友长期以来利用手中的权利控制与压制那些低收入的低保户谁不顺他们意就说谁达不到低保的要求停止发低保金,举一个例:西华二队的某某九十多岁人以不能行走今年中秋节民政拨下来给老人的一包米及一百元利是钱都不发给她,原因是她的亲属按照她本人的意愿在反对建西华跨线夺命桥及反对乱填土的表决上写上她的名字,所以就不发给她。在涉及村民重大利益的问题上,从来未有广大村民参与过。村官从来都是自把自为,自2008年3月份的黑暗选举至2010年9月15日都未有召开过村民大会,至使关系到村民重大民生及重大利益的事。村官犯了严重错误的事都得不到及时纠正严重激发村民对村官对区、镇领导的极之不满。激发社会上的矛盾,给社会造成极不稳定的局面,阴谋地破坏社会的和谐从众多事件中举三个例子使可看清他们的面目。

第一件:关系到民生最重要最着紧的事就是区、镇、村三级官员为了金钱利益,私改佛山公路局由一环南延线跨勒良路的原设计方案,改成由勒良路跨一环南延线十分不规範、不科学且万分盲目的设计方案。造成此跨线桥堵塞西华入村大道,激发村民群起反对的恶性事件,声言誓拆夺命桥还民平安路。因为建这座桥村民完全不知情,而且在建桥期间已造成五尸六命的人间惨剧使多个家庭即时陷入绝境,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在社会上造成极坏的影响带来极不稳定的局面当权者在广大村民强烈反对声中才发现私改图纸与盲目设计所造成严重后果,是一件尽失民心违背民意损害民众生命安全与利益的工程。可笑的是新闻媒体全被封锁,小强热线自5月25日报导过这跨线桥2006年开始建桥至今都未能通车可能是西华村民太野蛮了吧!还说什么已与当局联系5月30号前就有满意的答覆,他们会继续跟进但时至今日。10月5日,小强热线都不敢再提此事我们估计小强热线栏目当权者的压制之下他们为了饭碗不敢为民说真话了,当权者有力地控制着传媒。我们村民为了事实的真相多次打电话到今日关注栏目组要求他们前来采访,如此大的民生事件他们为了饭碗都不敢前来采访不敢报导事实的真相,有权力做坏事的人真正让我们村民体现到当今社会真有人能只手遮天,令我们村民感到黑暗的可怕与孤独,黑暗何时过去?建桥的当权者与决策者当知道盲目设计所带来严重后果后他们不是果断地拆毁此夺命桥,重新按佛山公路局的原设计方案去做,而是用更加错误的做法去解决。他们未有吸取关系村民重大利益要开村民会议表决的原则把自己看成是至高无尚的决策者。设计用二千多万元为西华村改道建多个路口,此一决定对西华广大村民伤害更大造成二次伤害,因为改道对村内所有大人、小孩的出行都有极度危险而且浪费,要村民失去大量珍贵赖以生存的耕地。所以村民一知道消息都极力反对,但村官不顾村民的大力反对,一向把自己当成是土皇帝,在没有开过村民会议谘询过村民意见,更没有办任何徵地手续在9月10日一大早就调来十多台泥头车实行强填西华村民的耕地由村民用肉体、车辆阻止运泥车强行施工。西华管理区「阴点」书记陈达和(西华党员选书记最少票数是他)立刻叫来十多名西华派出所的民警到现场,他们不是阻止运泥车填我们的耕地而是叫我们村民让开别妨碍施工,他们用录像机拍下了全过程。

第二件:村官横行容不下反对的意见,对反对者恨之入骨,觉得处之而后快。2007年当时任村委会副主任的陈达和在召开的股东代表大会上公言声称「一定要惩罚反对徵地的人,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结果过了几天在召开的村民大会上梁兆华(反对徵地)一上台发言马上被埋伏好的几名所谓的「烂仔」一轮拳打脚踢把他打至重伤生命垂危(被马上送往勒流医院救治情况严重后又被送往大良人民医院救治)村民梁四根老人在旁扶了他一下一样被这帮人毒打,一些村民见有外人打村民马上和那些「烂仔」打起来,不解的是立刻被十多名西华派出所的民警拦住抱住任由那些「烂仔」打我们村民,并保护着「烂仔」逃离会场,事情没有半点假派出所有一个民警用数码录像机拍下了全过程,如果他们没有毁灭罪证,叫他们拿底片出来一看便真相大白了,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以各种「理由」不敢把事件公诸於众。我请大家想一下就知道事件不寻常,村民在西华小学开会,村民进入会场只有一个大门口进出,门口有十多个西华派出所民警和近十多名本村的治安队员把守,因何那些「烂仔」能顺利进入会场?不是本村的村民是谁放他们进入会场打人后又能顺利离开,一想就知道这是预先布置好的一个局,官、警对村民犯下的罪行。事件发生后一个「烂仔」都未捉过,到现在一直不了了之,医治村民的数万元医药费都是村的股份社出的,你们说说公平吗?

第三件:西华卖厂、卖地、租地(全村已失去一千多亩耕地)全部在村民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工作台底交易的。几个主要村官有的用亲属的名字,有的用朋友的名字霸占了不少耕地,并自己帮自己定下很不合理的合同,为捡村民的钱财作正当化。

你们说有这样的村官当家村民有怎样有好日子过呢?村民又哪能得到光明呢?

2011-1-5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