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2011年02月28日

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已临近第二十二个年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89年的那场大屠杀不讨论、不审议,始终没有改变当年邓小平做出的结论。据不久前披露的《李鹏日记》,邓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在他家里召开中央常委会上说过这样的话:“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使动乱平定下来。……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办法了,不能再让,再让中国就完了,很快就发展成全国性动乱。” 邓小平孤注一掷的这番话(当时只有赵紫阳一人“表示反对”——见《李鹏日记》),被“六四”元凶李鹏拿来当作“圣旨”,并以国务院总理名义签署了非法的戒严令,由此导致了中国军队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血腥屠杀。

如今,这场血腥的大屠杀距今已经二十二年,历史也已经从20世纪的80年代末跨入了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六四”事件的处置铸成大错,经二十二年的历史检验和反覆考量,在绝大多数国人心目里,已成定局。今天坐在这个议事大厅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已大都不是当年的那些代表、委员了。他们年复一年地照本宣科,或者保持沉默。然而历史的旧账总是要还的,上一代不还下一代必定要还。这是一条不移的铁律。

今天,给诸位写这封信的,正是那些在二十二年前被无辜剥夺了生命权利的人们的亲属——他们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的妻子和儿女,以及在那场杀戮中致伤、致残的幸存者。他们正是那笔旷世巨债的债权人。

我们给诸位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要为我们死去的亲人及其他受难者寻求法律的公正,就是以下三条: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做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以上三条要求概括起来就是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我们这三条要求在过去的年月里始终没有变,今后也不会变。

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於“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纳入民主、法制的轨道,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几十年来中国的黎民百姓已经为当政者的这种伪善和自己的愚昧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难道还能让这样的历史延续下去吗!我们意识到,属於我们自身的权利和尊严,包括死去亲人的权利和尊严,应该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和维护,不能靠他人的施舍。为此,我们提请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通过相关的决议,以求“六四”问题得到公正解决。这个主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政治问题法律解决”。我们认为,通过立法和司法程序来解决“六四”问题,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牴触。

“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

“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然而,这些在人民大会堂庄严通过的明明白白的宪法条文,有几条算得了数?“依法治国”也好,“法治国家”也罢,一碰到“六四”事件,统统都成为一纸空文!哪里还有宪法的尊严和权威?

“六四”惨案,人神共愤,天地不容。二十二年来,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的呼声不绝於耳。“六四”不平,世道浇漓,人心日下,国将不国。所谓“大国崛起”,所谓“中国模式”,都不过是“六四”大屠杀过后权贵集团鼓吹起来的空壳假象。今天的中国是脆弱的,经不起风浪,一有风吹草动,上层统治集团就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舆论控制,网络封锁,乃至软禁、强迫失踪,动不动就抓人、判刑……。当局把“维稳”当作唯一的选择。

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中,人的生命最宝贵;其他失去了都可以弥补,唯有失去了生命不能弥补。多年来,中共当局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口号。但是,为什么不准在国内媒体和网络上公开“六四”死难者?为什么不准让公众说出“六四”真相?为什么不准让死难亲属公开悼念“六四”亡灵?为什么在敏感时期对“六四”受难者实行监控和人身限制?这难道不是与“以人为本”的口号南辕北辙,十足的虚伪吗?

今天,我们的世界已经与二十二年前大不一样。它已跨入了二十一世纪网络时代,民主潮流借助互联网的传播,浩浩荡荡,不可阻挡。最近,突尼斯爆发的“茉莉花革命”,蔓延到周边地区埃及、也门、约旦、巴林、利比亚等国。突尼斯和埃及总统本·阿里、穆巴拉克相继在民众的抗议浪潮中黯然退出政治舞台。穆巴拉克在下台前的最后一次讲话说:开罗解放广场绝不是天安门广场,也不会成为天安门广场。然后自己走开。几天后,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却面对国内的严重局势说:当天安门事件发生的时候,坦克被派进去处理他们。这不是个玩笑,要尽全力保持国家统一。坦克前的人们被碾压,中国的团结比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更重要。穆巴拉克、卡扎菲两国首脑在关键时刻做出了绝然相反的抉择。

1989年中国学生和民众坚持绝食请愿的和平抗争,今天的突尼斯、埃及等示威民众坚定地走上了非暴力抗争之路。令人庆幸的是,自“六四”惨案后世界各地再也没有发生类似天安门广场的镇压事件。这多少反映了当今世界即使是最顽固的独裁者,也不愿成为世人所指的屠夫,除非像卡扎菲这样的独夫民贼。

在此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召开前夕,我们再一次提出“六四”问题,再一次重申我们的主张和诉求。我们相信,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任何人、任何党派都不可能把“六四”问题的解决无限期拖延下去。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难道还要拖三十年、五十年……?时不我待,如果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天道人心,形势比人强,请代表、委员们三思再三思!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於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豔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豔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干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豔琴 

何凤亭

谭淑琴

肖宗友

乔秀兰 

张桂荣

雷  勇

(共

128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共

22人)

2011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