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沟桥户籍警周光建率人上门逞凶紧逼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生存权受到威胁

2011年05月05日

2011年5月5日上午10点40分,新沟桥派出所管段户籍警周光建再次强行敲开秦永敏家门,带着社区治保主任姜轶东先生和新沟桥街司法所梅女士,以秦永敏仍然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为名,气势汹汹地进行威逼,向他提出各种非分要求。

周光建一来就反客为主,说什么“屋里这么黑”,不考虑秦永敏极度贫困交不起电费的惨景,大白天就把灯拉开,秦永敏回到电脑旁坐下,他又强行抢到面前已在大叫:“怎么每天还在写!你每天还在发文章?”

秦永敏说:“你既然是客人就请坐,凭什么管我写什么,管我上电脑?”

周光建继续冲到秦永敏面前大叫:“我们今天是来办公的。你处于剥权期间,必须服从监管,否则我们依法采取措施!”

秦永敏愤怒地说:“你来到我家,我请你坐下来谈,你凭什么冲到我面前?何况我现在一退再退连‘中国人权观察’的人权简讯也停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我现在退到家里不出门,不说话,你还要找上门来冲到我面前找事,幸亏我还有一个后门和天井,我现在退到后门外,退到天井去!”

就这样秦永敏边说边被迫退出了后门。

在这种情况下,司法所梅女士很有必要地解释说:“我今天来只是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以前也给你打过几个电话,我不过是吃这碗饭,你听我们把话讲清楚。”

“那好,”秦永敏说,“有你这种态度我们什么都好说。”

姜轶东则始终没有说一句话。顺便说一句,他每月仅一千元工资,却要养活三口之家,其家庭生活极为困难。      

秦永敏指着靠椅说:“既然这样,你们就坐下来谈!我尊重你们的工作,同情你们的处境,配合你们履行职责。但这是我家,我没有犯法,你们是我的客人,应该坐下来好好谈。”

户籍警周光建却继续不可一世地说:“我们是来对你宣布:第一,你每月必须写一次思想汇报交给司法所;第二,你每月必须参加12小时的公益活动;第三,你每周必须给司法所打一次电话。”

秦永敏气愤地回答:“别说我坐在牢里几十年也没有写什么思想汇报,现在作为自由公民凭什么还要受你们的思想钳制?再说,我这么大年纪,没有工作没有饭碗,你们连低保也不给我,还要我每月白给你们干12小时的活,这不是要把人逼死吗?我不吃饭了,专门去给你们白干活?我现在一退再退,连人权简讯都停了,你们对我还没完没了地步步逼近,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你们的这些要求我只能这样回答:要我去司法所、去给你们干活只能拿铐子来把我铐去,至于思想汇报,我坐在牢里几十年都没有写过,现在你们要我写也行,我有一个条件,就是面向全中国和全世界,我向包括你们在内的全新沟桥户籍警周光建率人上门逞凶紧逼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生存权受到威胁

2011年5月5日上午10点40分,新沟桥派出所管段户籍警周光建再次强行敲开秦永敏家门,带着社区治保主任姜轶东先生和新沟桥街司法所梅女士,以秦永敏仍然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为名,气势汹汹地进行威逼,向他提出各种非分要求。

周光建一来就反客为主,说什么“屋里这么黑”,不考虑秦永敏极度贫困交不起电费的惨景,大白天就把灯拉开,秦永敏回到电脑旁坐下,他又强行抢到面前已在大叫:“怎么每天还在写!你每天还在发文章?”

秦永敏说:“你既然是客人就请坐,凭什么管我写什么,管我上电脑?”

周光建继续冲到秦永敏面前大叫:“我们今天是来办公的。你处于剥权期间,必须服从监管,否则我们依法采取措施!”

秦永敏愤怒地说:“你来到我家,我请你坐下来谈,你凭什么冲到我面前?何况我现在一退再退连‘中国人权观察’的人权简讯也停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我现在退到家里不出门,不说话,你还要找上门来冲到我面前找事,幸亏我还有一个后门和天井,我现在退到后门外,退到天井去!”

就这样秦永敏边说边被迫退出了后门。

在这种情况下,司法所梅女士很有必要地解释说:“我今天来只是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以前也给你打过几个电话,我不过是吃这碗饭,你听我们把话讲清楚。”

“那好,”秦永敏说,“有你这种态度我们什么都好说。”

姜轶东则始终没有说一句话。顺便说一句,他每月仅一千元工资,却要养活三口之家,其家庭生活极为困难。      

秦永敏指着靠椅说:“既然这样,你们就坐下来谈!我尊重你们的工作,同情你们的处境,配合你们履行职责。但这是我家,我没有犯法,你们是我的客人,应该坐下来好好谈。”

户籍警周光建却继续不可一世地说:“我们是来对你宣布:第一,你每月必须写一次思想汇报交给司法所;第二,你每月必须参加12小时的公益活动;第三,你每周必须给司法所打一次电话。”

秦永敏气愤地回答:“别说我坐在牢里几十年也没有写什么思想汇报,现在作为自由公民凭什么还要受你们的思想钳制?再说,我这么大年纪,没有工作没有饭碗,你们连低保也不给我,还要我每月白给你们干12小时的活,这不是要把人逼死吗?我不吃饭了,专门去给你们白干活?我现在一退再退,连人权简讯都停了,你们对我还没完没了地步步逼近,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你们的这些要求我只能这样回答:要我去司法所、去给你们干活只能拿铐子来把我铐去,至于思想汇报,我坐在牢里几十年都没有写过,现在你们要我写也行,我有一个条件,就是面向全中国和全世界,我向包括你们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写思想汇报!”

周光建称:“据有人举报,你有存款,所以才不给你低保。”

秦永敏质问他:“谁举报?公安局举报吧?近半个月来两次非法抄家,把我的银行资料抄走也不列入清单,这是抢劫还是执法?再说了,难道每个拿低保的都没有存折吗?办低保的前提不就是要求先到汉口银行办一个存折?你这样说不是强盗逻辑?”

整个过程中,秦永敏再三请户籍警周光建坐下,周三次冲到秦永敏面前,以“执法”名义进行威胁。

最后走出大门外时,周光建还洋洋自得地宣称:“我们是在执法,中国是法制国家,我们今天来是依法办事。”

秦永敏怒声反驳道:“你们执的什么法?我回来五个月没有出门,你们抓了我六次,关我两次,抄我家几次,任意拿走我的东西连清单上也不写!我干了什么坏事?我这辈子坐几十年牢,又干了什么坏事?无非就是说话,写文章。现在我成天坐在家里,连人权简讯也不发了,你们还要打上门来,让我在没有饭吃的情况下去给你们做苦工,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你们口口声声讲法治,凭什么三天两头在我家门口抓捕我的来客?中国哪一条法律给了你们在我家门口任意抓捕来客的权利?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法治?世界今天的法治是从善如流的水治,你的法制是蛮不讲理的刀制!”

为此,秦永敏再次重申,自己回来五个月基本上没有出门,没有社会活动,现在人权简讯也已经暂停,至少今年之内都会如此在家修养,希望当局不要无事生非无理取闹,不要制造社会矛盾,不要制造迫害理由,要求当局依法保障自己和全中国人民的基本生存权,不要把中国人都逼上梁山。 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写思想汇报!”

周光建称:“据有人举报,你有存款,所以才不给你低保。”

秦永敏质问他:“谁举报?公安局举报吧?近半个月来两次非法抄家,把我的银行资料抄走也不列入清单,这是抢劫还是执法?再说了,难道每个拿低保的都没有存折吗?办低保的前提不就是要求先到汉口银行办一个存折?你这样说不是强盗逻辑?”

整个过程中,秦永敏再三请户籍警周光建坐下,周三次冲到秦永敏面前,以“执法”名义进行威胁。

最后走出大门外时,周光建还洋洋自得地宣称:“我们是在执法,中国是法制国家,我们今天来是依法办事。”

秦永敏怒声反驳道:“你们执的什么法?我回来五个月没有出门,你们抓了我六次,关我两次,抄我家几次,任意拿走我的东西连清单上也不写!我干了什么坏事?我这辈子坐几十年牢,又干了什么坏事?无非就是说话,写文章。现在我成天坐在家里,连人权简讯也不发了,你们还要打上门来,让我在没有饭吃的情况下去给你们做苦工,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你们口口声声讲法治,凭什么三天两头在我家门口抓捕我的来客?中国哪一条法律给了你们在我家门口任意抓捕来客的权利?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法治?世界今天的法治是从善如流的水治,你的法制是蛮不讲理的刀制!”

为此,秦永敏再次重申,自己回来五个月基本上没有出门,没有社会活动,现在人权简讯也已经暂停,至少今年之内都会如此在家修养,希望当局不要无事生非无理取闹,不要制造社会矛盾,不要制造迫害理由,要求当局依法保障自己和全中国人民的基本生存权,不要把中国人都逼上梁山。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