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毛恒凤被警方带走后两个多月下落不明

2011年05月06日

毛恒凤作为一名三个女儿的母亲,被警察非法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毫无音讯,又由于她在劳教所受尽折磨与摧残,导致浑身伤病严重,为此在母亲节之际向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呼吁,请求关注!

2011年2月24日,几十个安徽和上海警察用盖有安徽省劳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终止所外就医通知的传真复印件,把已经被它们折磨得还只剩一口气、回到家才两天的毛恒凤非法从家中带走后,至今已两个多月了,没有仼何相关部门用口头或书面的方式通知毛恒凤的家属有关她的确切下落,更谈不上安排会见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挂号信给安徽省女劳教所,收信人为毛恒凤,信的内容是希望她收信后能简短回信,可让家人知道她的下落,却迟迟不见毛恒凤的回信;2011年3月7日她的丈夫通过长途电话从安徽省女劳教所了解到毛恒凤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后,随即由安徽警察将她交给了上海有关部门,毛恒凤并没有到安徽,她的丈夫四处打听不到她的去向,好不容易在2011年4月18日从邮局查询中得知挂号信由安徽省女劳教所的郭姓人员签收,即然信已签收,说明毛恒凤人在安徽省女劳教所,但这与从长途电话中了解到的内容不符,为此毛恒凤的丈夫在2011年4月21日寄挂号信给安徽省司法厅反映安徽省劳教管理局上述违法行为等,并提出要求安徽省劳教管理局告知毛恒凤的去向,因为毛恒凤是被两地警察用安徽省劳教管理局盖黑公章的终止所外就医通知非法带走的。毛恒凤的丈夫又在4月23日试着分别给上海女劳教所管理科和上海监狱总医院寄挂号信,转收信人毛恒凤,信的内容是请她收到信后务必在一星期内简短告知其下落,若家人一星期内得不到回音,确定为失踪,家人至今没有得到毛恒凤的任何信息,由于毛恒凤临离开家时没来得及多带钱和生活用品,现在家人要送物品给她又无法确定人被关押在哪里。2011年5月3日经向邮局查询三封挂号信均分别由上述三个单位签收,但毛恒凤仍杳无音讯,真为她的健康和生命安危担忧!

根据以往的经验,一旦毛恒凤这段日子在监管等场所没有音讯,待事后证实这段没有音讯的日子她正在监管等场所遭受野蛮摧残、酷刑虐待。用毛恒凤她常形容的一句话叫作:痛不欲生,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