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金平讲述被关精神病院的经历

2012年01月11日

北京维权异议人士李金平是朝阳区常营乡十里堡村居民,原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警察,2000年辞职。2005年,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去世后,李金平在家设灵堂进行悼念。2008年初,当局在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其私房,砸了赵紫阳灵堂,毁了他赖以为生的苗圃。

李金平多年来一直呼吁为赵紫阳平反,多次上书“两会”,曾前往天安门广场拉横幅进行呼吁,为此多次遭警方关押,长期受当局监控。2010年10月8日,他因关注刘晓波案被警方关押,后被朝阳区国保送进北京市一家精神病院,被强迫吃可疑食物,几个星期后查出患乙型肝炎,又被强迫服用有致命副作用的药物。不到半年,他被查出患脑血栓和脑萎缩,警方遂将他转到综合医院治疗脑血栓,去年7月才放他出院。

以下是李金平本人所写的揭露当局利用精神病院对他进行迫害的经过,中国人权做了文字编辑:

我是北京的李金平,男47岁。我在2010年10月8日早上接到境外电话,让我去天安门广场看看,说刘晓波得人权奖后有很多人被抓,我没去。晚上23时,朝阳公安分局国保和常营派出所的警察把我从朝阳区十八里店我的暂住地,带至常营红瑞洗浴中心,把我看起来了。在此遇到杨静,她也被看起来了。过了半个多月杨静被放走。我问所长什么时候放我,他说:“你不是没地方住吗?你暂时住在这吧!”2个警察和一个保安24小时看着我。


北京市朝阳区第三医院2012年1月5日开给李金平的有关他患脑梗塞、高血压病和高脂血症的诊断证明书影印件。

到2010年11月30日派出所所长说:“你别再为赵紫阳喊冤了。”我说不。他又说:“你在拆迁协议上签个字吧。”我说:“不行,800多平米给我100平米的拆迁款,不同意。”“你不同意就换个地方谈谈吧!”十个警察把我带上警车,给我戴上手铐,把我送到朝阳区双桥朝阳第三医院,它也叫朝阳精神卫生中心,就是精神病院。我看到这个牌子,我流下眼泪。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我不违法也没病,他们说:“说你有病就有病!”,把我带到病房兴奋室。

这个房间共3个人,2个人都是不清醒的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个房间有专门的护士24小时看守,把我和其他病人隔离,不让我跟其他病人接触。第一天中午让我到饭厅吃饭,有个姓王的护士长给我端来一碗米饭(连汤带菜的饭)让我吃。我不想吃又怕,他们说我疑神疑鬼,我就吃了五六口饭。我回到病房,感到胃不舒服、恶心就吐了。之后头痛,睁着眼睡不着觉,一个星期才好转。

20天之后他们给我化验血,我不让验,他们把我绑在床上强行抽血。化验后,说我是乙型肝炎大三阳。他们开始给我强制吃药,吃的是力培酮,说这是调节精神的药。我吃了药后全身麻痛、头痛、心痛。2011年5月3日,我头痛,左半身麻木,我要就医,他们不同意。到第二天我感觉严重,又求医生,这才带我到双桥医院照CT,检查结果是脑血栓、脑萎缩。到6月22日国保来人,给我才转院到朝阳第二医院治疗脑血栓。到7月28日他们给我才放回来。自己到东方肝泰医院治疗肝病。一个星期3000多元一次治疗药费。

他们让我回来后不找外国记者、不接触外界、把嘴闭上,否则还给我送回精神病医院去。到现在我的生活非常困难,无居所,无钱看病。希望各界热心的朋友关注、支持我。

电话:13552571554

北京:李金平

2012年1月6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李金平的消息,请参阅: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