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耿和在美国国会作证证词

2012年02月14日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

感谢国会给我这个机会,在这个大会上能为我的先生——人权律师高智晟讲话,感谢你们关心高智晟受迫害的案例。

我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国律师,他始终维护中国弱势群体的权益,例如:为强迫拆迁的市民、为农民工、为上访、为受迫害的基督徒、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辩护等……;他这些主持正义的行为使他自己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正如高智晟所说:“在中国,律师只要经手人权侵犯案,他自己就也会成为被官方迫害的被害人。”

2005年11月,他拒绝了官方要求他放弃那些最敏感案件,政府强行关闭了他的律师事务所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2006年8月15日,警方突然非法绑架了他,并以我和孩子做人质,强迫他认罪。最后,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给高律师定了罪,并判三年缓五年。此时,六七名警察强行住进我家,还有几十名警察住在我家单元的楼道中,他们还在我家窗口对面二米处盖了一间房子,住在里面的警察全天候地24小时监视、跟踪我和孩子。更糟糕的是我女儿必须坐他们的车上学,一路上还得听着他们互相嬉笑、侮辱她的爸爸,上课时警察坐在孩子后面。在高智晟缓刑执行的五年当中,就有6次以上被绑架失踪。

2007年9月21日,高智晟又被绑架走。那是因为他给美国国会写了一封公开信,揭露中共政府为举办奥运会而无视、践踏人权。在那次50天的绑架期间,他遭到中共警方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他被六七个警察套上黑头套拖到一间屋子中扒光了衣服暴打,之后四个手拿电棍的警察围住他,电击他的全身和生殖器,令他汗如雨下,身体剧烈地抖动,以致失去知觉。他醒来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浸泡在尿液中,原来这些警察在他昏迷时往他身上撒尿。第二天早晨,他们又用五支香烟熏高智晟的鼻子和眼睛,还用牙签扎他的生殖器。他们就这样使用各种不同的酷刑一直折磨他到第三天下午,高律师恳求他们把他关进监狱,警察却说:想去监狱是做梦,我们想让你啥时候消失就啥时消失。边说边继续残忍地折磨高律师,一直折磨到天黑。最后,高智晟的眼睛被香烟熏得肿得完全不能睁开,皮肤被电警棍电得全身乌黑,没有一处是正常的皮肤。这只是高律师遭受的多次酷刑中的一次。

为了保护两个孩子,我带着孩子于2009年1月逃离中国,而高律师则在2009年2月再次遭绑架。这次他失踪了一年多。2010年4月,高律师因接受美联社采访而短暂出现,他再次向美联社披露出他一年来所遭受的非人酷刑,过后高律师再次失踪。

我最后一次与高智晟通话是2010年4月17号,那天也是女儿生日,此后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女儿常梦见爸爸已经死去,她因为过度思念父亲而精神崩溃。我的儿子每逢父亲节都含着眼泪告诉他的老师:“我没有爸爸。”最近,传闻高智晟已被警察打死了,我们又陷入极度的恐惧和担忧中。

2011年12月,就在高智晟缓刑到期的前四天,在高智晟失踪二十个月后,中共发布消息说:“撤销对高智晟缓刑决定,未来三年他会关在新疆的监狱。”这个消息在圣诞节传来,令我万分痛苦,可我又不得不对孩子隐瞒这个坏消息,还要面带微笑地告诉孩子,妈妈一切都好。

有人问我们,这个消息证明高智晟还活着,你们是不是就放心了。其实,我们反而更加担心。因为就在上个月,高智晟的大哥及我的爸爸千里迢迢赶到新疆的监狱去探望高智晟,可是狱方却拒绝家人探视。他们说他正在接受为期三个月的“教育期”,不能接受探视,还说高智晟不想见家人。我们怎能相信这个总在撒谎的政府?我们怎能相信政府说的高智晟是在新疆监狱?我们怎能相信高智晟不再受酷刑折磨?我们怎能相信他还活着?

高智晟受迫害的案例是中共政府践踏人权的真实案例,它表明中共完全无视法律和人权,它更表明那些说中共政府人权改善的说辞是谎言。

在这个听证会召开的同时,中共副主席习近平正在白宫与奥巴马会见。这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讽刺,我真想问问这位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我的先生一心维护中国社会的公正和百姓的权利,为什么这样一个正义的好人却遭到中共官方的迫害和关押?

我非常感谢美国政府对我和我家人的保护,使我们免受中共的迫害,使我能够在这里为我的先生高智晟说话。我请求你们继续督促中国政府尊重人权,继续关注我先生的案子,希望我先生能够早日获得自由,与家人团聚。感谢你们今天给予我这个讲话的机会。我很高兴回答大家的问题。

最后,请求国会将下列的文章做为永久记录,它们可以帮助了解人权律师高智晟、帮助营救高智晟。

1.蔡卓华案;(基督徒案)
2.三封公开信;(法轮功案)
3.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4.美联社的采访

 

谢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