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当局注定输掉网络战争——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2012年04月25日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固然与薄熙来是当代奸雄和巧伪人有关,但还有更深广的社会背景,是多年来积累的各种矛盾在十八大前的大爆发,是中国各种政治力量的一次对决,而互联网则为此提供一个平台,使这出戏演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连好莱坞的大片都相形见绌。互联网成为参与博弈的各派力量争夺的要地,纷纷在网上爆料,引导舆论,力图把事态导向有利于自己的一方。与此同时,广大民众也积极参与围观,人自为战, 转发各种消息,发表自己的看法,各种传言不胫而走,舆论汹汹,使当局陷入非常被动的境地,左支右绌,一筹莫展。

当局对此十分焦虑恐惧。据报道,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最近声称,中共存亡取决于能否打赢这场网络之战。他在3月底在一个讲话中说,我们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正面临着一场严峻的没有硝烟的战争,“战场就在互联网,如果我们失败了,共产党一定会下台”,“要不惜任何代价,打赢这一场战争!”他还下令对在网络上散布“谣言”者要严查严打,从重处理。

周永康这番露出末日心态的表白,当然与他本人目前流言缠身的处境有关,但也说明网络民意已经成为挑战当局的心腹大患。共产党当政已经60余年,管治社会的手法还是靠当年打天下的两个法宝——笔杆子和枪杆子。枪杆子是维护党国体制的最后防线,虽然有效,但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使用,因为一旦失灵,共产党的江山就会顷刻坍塌,所以,当局平时主要是靠笔杆子,用灌输和封杀两手对舆论进行控制。

然而,互联网横空出世,使“老革命遇到新问题”。这些年来,当局为了管制网络舆论,已经花费巨资,投入大量人力,但收效不大,令其十分头疼。其实,在这次薄王事件中,网上流传的所谓“谣言”,大都出自体制内各种势力爆料,而且事后证明是其中不少是真相。难怪有网友调侃说,所谓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即便是某些确属谣言,究其原因,也是由于当局黑箱作业,迟迟不敢公布真相的缘故,提供了滋生谣言的温床。

自由表达是人类的天性,而互联网则是专制的天敌,切中独裁者的命门。正如中国网友所说“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一份最好的礼物”。当局与其逆时而动,惶惶不可终日,不如放下屠刀,从根本上改弦易辙,启动政治改革,对公共事务开放透明,让民众享有知情权。否则,当局的一切所作所为,就如同唐·吉珂德与风车作战一样,徒劳无功,最终注定要失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