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哈达被秘密关押 家人恳求国际关注

2012年10月22日

被当局以“间谍罪”和“分裂国家罪”判刑15年的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在2010年服满刑期后,被直接转入秘密地点继续关押。由于长期拘禁遭非人道对待,哈达目前有明显的精神疾病,当局拒绝给予治疗。其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则分别被以“非法经营”和“非法持有毒品”罪名拘留、判刑,释放后不仅被限制与哈达见面,而且生活无着,处境艰难。新娜称自己“受尽屈辱”,“生不如死”。

Hada

新娜最近告诉中国人权,9月,她最近一次被允许看望哈达时,发现他神情呆滞,怀疑心重,自闭倾向严重,医生已确认他精神有问题,需要看专科医生,但遭当局拒绝。新娜说,7月看望哈达时,他的关押条件很差,不仅伙食标准降低,而且已经有一年没有卫生纸供应。新娜说,当局派100多人看管哈达,自2010年他刑满后一直被辗转关押在秘密地点。她和儿子曾有过三次被允许与哈达一起生活,总计不超过50天(详情可见附后的中国人权与新娜的通话记录)。新娜认为只有亲情才能拯救病中的哈达,但她现在对当局已经“彻底失望”,“与其生不如死”,不如“全力一搏”,让国际社会了解他们的绝望处境。

当局一直极力封锁哈达一家的消息。在哈达即将出狱时,新娜突然被当局以“非法经营罪”拘留,威勒斯也被警方带走审讯;威勒斯获释后向外界披露了他母亲的遭遇,次日便被以“非法持有毒品罪”拘留。他被关押九个月后,做了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保证后才获释。家属的配合并未换来当局解除对哈达的非法监禁,相反关押条件越来越差,哈达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与此同时,哈达家人的生计完全无着,当局不但拒绝新娜继续开书店,甚至拒绝她摆地摊和乞讨。新娜感到哈达获释遥遥无期,就连全家能在一起到牧区吃糠咽菜的愿望也已破灭,遂决定向媒体披露真相,以求国际社会的关注,援之以手。

现年57岁的哈达是中国被判刑期最长的政治犯之一。被捕前,他曾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开一家书店。20多年来,他一直积极推广蒙古本土文化和语言,提高蒙族民众的政治参与意识,于 1992年建立了“拯救蒙古文化委员会”,即后来的“南蒙民主联盟”,寻求南蒙古的更大自治。哈达于1995年12月10日被拘留,1996年11月被判刑,获释后被剥夺政治权利4年。在长期的羁押期间他曾遭酷刑和虐待。

哈达服刑期间,国际社会一直关注他的处境。联合国《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特别报告员在2002年的一份报告中记录了哈达在监狱遭受酷刑的情况。2006年,联合国秘书长人权捍卫者情况特别代表、任意羁押问题工作组主席兼报告员、促进和保护言论自由权特别代表和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一起就哈达案向中国政府发出一项紧急呼吁。1997年欧洲议会通过一项决议,要求中国政府在有国际观察员在场的情况下,重新审判哈达和其他被捕的南蒙民主联盟活跃人士的案件。

中国人权与哈达妻子新娜的通话记录

20121017

中国人权:新娜,你好,好长时间都跟你联系不上,你们一家情况怎么样?

新娜:我们一家人的情况很不好,哈达至今被非法关押,最近精神很不好。我和儿子被抓被判刑,其他所有家里人都受到监控、威胁。15年前抓我先生一个人,15年后抓我们三个,这是明显的法制倒退。剥夺政治权利不等于剥夺人身自由,哈达刑满后又将他非法监禁,从法律上说不过去。

中国人权:哈达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

新娜:哈达因坚持弘扬蒙古族文化被判刑15年,本来应该在2010年12月10日刑满释放,但当天就被从赤峰的内蒙古自治区第四监狱直接带到秘密地点关押。我们后来才了解到关押他的地点是呼和浩特市白塔机场旁边的“金叶科技生态园”,外面由便衣武警看管,里边的看管人员由60到70人的内蒙古公安厅国保总队组成,加上做饭等杂务人员共计上百人。

2010年他刚出来我们去见他,那时候哈达的精神状态还可以,但最近去见他发现哈达精神状态很差,有自闭倾向,思维迟钝,老怀疑有人下毒。伙食也很差,连上厕所的卫生纸都没有。经我们强烈要求,他们找精神科大夫来看了他,精神科大夫建议他去看外面的精神科专科医生,但被看管者拒绝。

看管者一个姓杨的处长态度恶劣,甚至当着我们的面对哈达严加训斥,可以想象我们不在时他们会怎样待他。我觉得他这么对待哈达是有人指使,否则我们无怨无仇,他为啥要在生活上虐待哈达?哈达精神出现问题,我可以理解。15年中,他不仅自己服刑,他还两次看见他最亲的人从他身边被带走,这次我们母子都被关押判刑。我就担心他精神彻底崩溃。

中国人权:刑满释放就应该给他行动自由,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羁押他?

新娜:对呀,他们也应该知道这是非法的。今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陶建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哈达)在2010年12月获释,但是他还在剥夺政治权利4年期间。在此期间,根据法律规定,他的一些行动受到了限制。”可是剥夺政治权利不是剥夺人身自由呀。他们有人造谣说是因为我新娜要领着100多人去接他出狱,才控制他。那完全是胡说。我在12月3日就被他们以莫须有的“非法经营罪”拘留了,两天后儿子也被抓了。我们一家人这样被迫害在中国少有。

中国人权: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放他?

新娜:看守人员说要关他到2014年直到哈达服完附加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结束。可是谁知道他们那时候会放他吗?

中国人权:你刚才提到你和儿子也被抓判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娜:哈达1995年进去后,我一直在呼市(呼和浩特)开书店为生。哈达刑满前几天,2010年12月3日他们来把我抓走,说我“非法经营”,把我的书店、仓库、儿子和我住的地方都搜查个够,搜走很多东西,包括我的笔记、电脑、光盘、书籍等但又拒绝出具扣押清单。儿子威勒斯将我被抓的消息在网吧上网告诉外界,还在上网的网吧就被警方带走,审讯后第二天被放了。儿子又就我被非法羁押、书店被查封的事发表了一封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公开申诉信,结果12月5日,儿子再次在网吧被带回家,说在我们住的地方发现毒品。儿子被带回家时好多警察已经拿着毒品在等他,他们还要他拿着毒品。儿子还算机灵没有去碰毒品。说他“非法持有毒品”完全是诬陷。他们两天前才彻底搜过我们的住处,他们当时没有发现毒品。两天中儿子没有脱离过他们的视线,我们家当时就有监视摄像头,儿子都没有机会去找毒品。儿子被抓后,当时就要求做“毒品”上的指纹鉴定和血液鉴定,但都被拒绝。儿子进去后也没有被问过任何毒品的事情。关了9个多月,2011年9月2日,他们逼迫儿子写了一封保证书,我给你念一下保证书的内容:

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保证书

1、遵守国家法律,尤其是取保候审的规定;

2、 不接受境外新闻记者媒体采访,及不与他人谈论违法的话;

3、 不参与任何危害国家的社会活动;

4、 不参与集会游行示威的活动,不制造任何事端。

保证人:威勒斯

2011年9月2日

 

2011年9月14日他们对儿子作出不予起诉决定,还是有罪推定,说他“罪行轻微”、“不予起诉”。9月17日儿子被取保候审一年释放。谁都知道,毒品的案件是不能取保候审的。保证书跟毒品没有任何关系,我儿子被抓是因为我进去后他接受美联社、BBC等外媒采访。前几天,9月14日我才和儿子去领了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

我被关押后,从内蒙自治区公安厅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都多次劝我不要接受境外采访,我没答应。结果到今年4月20日开庭,他们当庭做假证,说在我的书店搜出5000多张蒙文光碟,可当时搜查时只是拿走我的大量读书笔记,光盘拿走得很少。我当时要求出具扣押清单他们不给,怎么出来5000多张?说我贩卖盗版蒙语光盘,严重危害市场,要知道蒙文正版非常稀少,为弘扬和保持蒙族文化,大部分书店卖的都是非正版光碟,别人卖可以,我就不可以。我只是在弘扬蒙语文化。4月24日我被判刑后释放,罪名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中国人权:你们被释放后的境况呢?

新娜:我们被释放后还是没有什么自由,住的地方包括窗户门口都有好几个摄像头监视。我们到任何地方都要被批准。我们俩的身份证也被扣押不还,没有身份证,就不能到外面打工。我和儿子只能靠亲人救济维持生活。我要求重开书店,他们不允许;我说那让我儿子经营我的书店,他们也不允许;我说那让我到外面去要饭乞讨或摆摊,他们也不允许。经多次交涉,他们说从今年9月17日开始每一个月给我们母子二人2000元做生活补助费,但不能接受外界采访。最近说我接受采访,这个月要把我们的生活费扣掉。我们想自食其力,不想靠他们的施舍。可能是因为我前两天接受采访,这两天门前开始有人上岗,网络也被掐断,昨天电话又不通了,但不知怎么回事今天你还能拨通我的电话。

今年中秋节,经化妆我偷偷去包头看84岁的母亲,母亲1928年出生。因为没有身份证,通常只要十几块钱的车票我花了150元。在包头我只是照顾母亲,她身体和眼睛不好。结果在母亲家的十几天里被包头警方严密监视;留守呼和浩特的儿子威勒斯也被天天威胁。我回到呼市后他们说我去包头探母是违法行为。

不仅如此,我的亲人他们也不放过。我在包头的妹妹和84岁的母亲多次被威胁、断网断电话。包头的国安甚至用我妹妹的孩子来威胁她,我妹妹现在都被他们吓出病来。我母亲每次接受采访都要被骂。

我们一家人被逼成这样,与其站着死不要跪着生。实在受不了了,前两天,我向BBC记者提出要求释放哈达的要求。内蒙古公安厅和公安局的人竟然飞到北京去找我做律师的二哥,说你妹妹又接受采访,如果继续接受采访又要抓她了。我二哥只好说,如果接受采访就要抓她,那就抓吧。

中国人权:哈达从监狱刑满“释放”后,你们见过他几次?

新娜:也就四五次吧,而且每次看望都要被侮辱性地脱光搜身,带过去的报纸也要一页页翻,连84岁的老母亲都不能幸免。

第一次是2010年12月10日,我从被关押的内蒙古第三看守所,儿子从内蒙古第一看守所被带到哈达被关押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在分离15年后团聚了十几天。那时候哈达的精神状态还可以,物质条件也不错,伙食挺好,哈达还有电视和三份报纸可以看,但因为我们绝食抗议对哈达的非法拘禁,我们于12月29日被带回各自的看守所。

第二次是2011年的春节,我和儿子在大年三十被从看守所接到哈达被关押的地方,他们把我在包头的母亲和妹妹接来,我们一起和哈达过了一个15年来家人小范围团聚的春节,4天后我和儿子又都被送回各自的看守所。

第三次是今年6月,我和儿子被带到赤峰的一个温泉和哈达住了20来天。

第四次是7月份到哈达被关押的金叶生态园又见了一次,这次发现伙食很差,电视也没有,报纸只剩一份,还经常不送给他看,过分的是连上厕所的卫生纸都没有。据哈达讲,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一年多。我问他那你上完厕所怎么办?他说只能用水冲洗。我当时就很生气,去找看管的人,他们说是因为经费不足。可他们那么多人每天好酒喝着好烟抽着,伙食也很好,就缺给哈达卫生纸?

第五次是9月份又见了一次。最近这两次发现哈达精神状态很差,有自闭倾向,思维迟钝,老怀疑有人下毒。

中国人权:除了你们家人外,别人可以看哈达吗?

新娜:其他人根本不能看哈达。2011年10月,哈达的亲弟弟从遥远的东北来到呼和浩特,想见一下多年未见的哥哥,但申请多次被拒绝。迫不得已,儿子威勒斯陪着叔叔去看看关押哈达的地方,结果人没有见着,叔侄二人还被关在门口的传达室关了3天。

中国人权: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新娜:我希望哈达能够回家。我希望他们遵守法律。我在2010年12月31日曾经给自治区领导胡春华写信,请他作为一个年轻的政治家应该遵守法律,在民族问题上要慎重处理。结果处理的结果是把我们一家人都关了判了。我知道很多人对胡春华评价很高, 我也看过香港的杂志,对他有很高的评价。我知道在民族问题上,包括西藏、新疆,中国的政治家都做得太过分。胡春华、现在的自治区公安厅、政法委书记都是新来的,我希望他们能够与时俱进重新审视此案。15年前抓我先生一个人,15年后将我们一家人关押,这是严重的倒退,这连文革都不如。儿子就有抑郁症,我担心哈达会精神彻底崩溃。我现在身体不好,心绞痛很厉害,我想活着看他出来。

我最近给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包主任写了一封信,我念给你听:

内蒙古政法委包主任你好:

我记得今年春天,在看守所你找我谈话时曾说哈达也将释放,结果,至今他还在金叶生态园关押着。

你也清楚,现在对哈达的关押是非法的。所谓剥夺政治权利的借口,根本上站不住脚,也不知是谁想出这一伤天害理的损招,继续迫害哈达?!我诅咒他下地狱。

今天我想告诉你,哈达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一方面是长期关押所致,另一方面是具体看管者对他虐待、歧视、刁难所致。

鉴于此况特向你提出如下要求:

一、及早释放哈达,以免他精神彻底崩溃。

从现在起,我要求对参与迫害哈达之人进行整顿。坚决要求撤换杨处,并制定相应规则加强监管,否则换了杨处还会有马处、牛处胡作非为、以权谋私。

 

二、作为过渡,先把哈达弄到农村或牧区,由我们家人照看陪护。

现在唯有亲情才能减轻哈达内心的巨大痛苦。我们孤儿寡母已受哈达的牵连,让内蒙古的当权者全部打成了罪犯,难道还在乎再受牵连,被流放到穷乡僻壤去吗?!为了哈达,我们愿意!!!其实,我们母子俩现在的日子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一家人在乡下吃糠咽菜,也比像现在这样,一家人一分为二在城里被边缘化苟活强。也许远离红尘、没有喧嚣、新鲜空气、回归自然,还真能医治哈达及我们一家人的心灵创伤!
 

三、立即停止迫害哈达及我们一家,否则我将采取极端措施鱼死网破。

以前我还曾对现实抱有幻想,现在我已对你们的倒行逆施彻底失望。15年前还只是抓哈达一人,15年后居然把全家人都抓起来和判了刑。你们的政治已把秋水搅寒,你们的政绩已使我们跌入深渊。与其让你们这样慢慢地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还不如我们自己奋起反抗,全力一搏。什么十八大、十九大,对于争权夺利之人,些许有些盼头,对现在的我们一家,毫无意义。我只想站着死,不想跪着生……

 

 

受尽屈辱之人新娜

2012年9月26日

 

中国人权:当局就怕你把真实情况告诉外界,你今天把这些消息告诉我们,不担心你又受到进一步的打压吗?

新娜:我知道很多异议人士都提前释放,哈达不仅一天没有减刑,还在刑满后超期羁押。为啥不让我接受采访?他们就怕这种卑鄙手段被国际社会知道。我很希望国际社会关注,我只能用国际舆论,他们很怕国际舆论。我希望国际社会加大对中国的谴责,我没有什么顾及的,抓就抓吧。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抗争。他们知道我不怕,他们就用我哥、我妹妹、我儿子,他们已经过分到家了,我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什么方法都能干出来,昨天竟然坐飞机去北京威胁我哥。

中国人权:你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帮助你们做些什么?

新娜:我非常感谢你们和国际社会多年对我们一家的关心和关注。我恳请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我们一家的状况,并请国际社会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我们一家的残酷迫害,释放从2010年12月10日从监狱服刑15年后就被非法关押的哈达,并允许我和儿子能够有空间自食其力。我希望全世界关注我们家的事情。我作为家属我不说,谁能够帮助我们?希望大家关注哈达的案子,关注我们家的状况,我们家的遭遇是中国人权最好的缩影。

中国人权:国内一般民众又能帮助你们做些什么呢?

新娜:我希望有律师能够帮助我们,争取哈达早日回家。我也希望广大网友能够给负责我们一家的如下警官打电话,敦促他们早日释放哈达,改善我们家的生存环境,他们是:

呼和浩特公安局赛罕分局巧报派出所所长佟白龙,电话是131 9140 3040;教导员张建国,电话是133 3710 0630;自治区公安厅林志伟科长,电话是158 4939 9502。

 

欲了解更多有关哈达的消息,请参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