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毛恒凤在狱中继续遭受虐待

2008年09月16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违反中国政府一胎化政策而屡遭上海当局迫害的毛恒凤,在上海女子监狱服刑期间继续遭受监狱当局的虐待,已经有10个多月没能与家人会面。她丈夫吴雪伟8月13日最后一次同她通过电话,并向中国人权提供了以下消息。

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日前告诉中国人权,从2007年5月至2008年6月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毛恒凤曾先后3次、共计50多天被监狱当局动用各种野蛮手段,强制送到监狱医院接受“治疗”。其中一次狱方以她拒绝吃监狱的食物为由,而2008年6月最近一次则是因为她腹泻。在医院,她被使用大量有害身体的不明药物,致使其健康受到很大摧残。

2008年7月4日,吴雪伟前往探监,因毛恒凤一直拒绝穿囚服,狱方拒绝他们见面,只准他们通电话。毛恒凤在电话中再次诉说了被监狱当局强制送到监狱医院受摧残的情况。8月13日,吴雪伟又去探监,狱方仍不准他与毛恒凤见面。毛在电话中告诉他:她2008年6月3日至6月18日在监狱医院受的伤还没痊愈,留有明显痕迹,特别在手腕处,因当时被捆绑时间长,且捆绑过紧,至今还疼痛,不能活动,被针乱扎过的筋脉至今仍然疼痛。毛恒凤在7月4日与家人通话后即呕吐不止,“整个人虚弱得一点不能动弹,感觉血管像爆开一样。”

毛恒凤还告诉家人,狱方为了整治她大声抗议对她的迫害,怂恿女囚们谩骂侮辱她,还把谩骂她“疯子、精神病、无赖”等不堪入耳的语言制成录音,每天在她囚室内反复播放,至使她血压升高、头痛欲裂,她只好用水杯泼向囚室天花板顶上的喇叭,狱方又将喇叭安置在囚室门外侧继续播放。此外,狱方还纵容女囚在洗澡间对毛恒凤进行肢体侵害。

目前,家人对毛恒凤的身体状况深感担忧,曾先后多次以口头和书面方式向监狱方面提出要求复制她的病史,但遭到监狱方面的拒绝,并始终不肯同意她保外就医。

“这是中国当局残酷虐待犯人的又一典型案例”,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中国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国际公约的缔约国,而且《中国监狱法》也规定犯人人格不受侮辱,人身安全不受侵犯。今年11月,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将审议中国政府关於禁止酷刑公约的定期报告。毛恒凤及其他服刑人士被虐待的案例将对中国政府履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国际公约的真实情况提供一个有力的实证。”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自1989年起,她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上海市杨浦区法院於2007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她两年零六个月徒刑。


欲了解更多中国人权毛恒凤获释所做的呼吁,请查阅:

欲了解更多情况,请联系
Charlie McAteer (纽约):

+1 212-239-4495
charlie.mcateer@hrichina.org
欲了解更多情况,请联系
Kenneth Lim (香港):

+852 2710 8021
kenneth.lim@hrichina.org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