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活跃人士呼吁中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013年03月03日

【国际公约】继2月底首份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公民建言》后,又一份由151人签署的呼吁书也向全国人大提出了这一要求。这份呼吁书的签署者中包括维权人士郭飞雄、上访人士毛恒凤和王扣玛、政治异议人士胡石根、记者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以及艺术家严正学等。

第一份呼吁书《公民建言》有121人签署,除了许多普通民众外,还包括一些中国体制内的著名知识分子,他们和普通民众一起参加签署公开信或呼吁书,为近年来所少见。他们中有学者茅于轼、秦晖、贺卫方、朱学勤,独立作家戴晴、王力雄,以及退休老干部何方和冯兰瑞等。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

(首批联署共计151人)

2013年3月3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兹就期待十四年之久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批准一事,向国家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做出如下严肃呼吁。

我们相信大自然永恒的正义法则:人人生而自由,享有与人类尊严相称的人权和政治主权。但是,由于政治制度的不良,人类长期遭受着专制政治的戕害和专制者的奴役,而生活于专制制度中的人们则因罔知人权,忽视人权,践踏人权,酿成了无数的野蛮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和历史的记录。故近代各国政治革命,无不以建设性地昭示公民权利为重大使命,并制定相应制度予以保障。

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在创建三年后即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这是国际社会在世界范围内首次系统阐述人权的基本内容和全人类共同奋斗的目标。

1966年12月16日,第21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包括《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国际人权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于1976年1月3日生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于1976年3月23日生效。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的核心是生命权,人身自由和安全权,免受酷刑权和公正审判权,私人空间权和迁徙自由权,言论、思想、良心、宗教自由权,集会、游行、结社自由权和选举权等权利,通称“第一代人权”。《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保障的核心是工作权,受教育权,享受适当生活水平权,妇女儿童和少数族群权利,通称“第二代人权”。“第二代人权”是对“第一代人权”的补充和丰富,而不是对“第一代人权”的否定。但相比于“第二代人权”,对于见证人类的尊严和神圣精神价值而言,“第一代人权”显然更基础、更重要。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被国际社会公认是“当代得到普遍接受的最低人权标准的最权威表达”。

遗憾的是,虽然我国国务院已于1997年10月27日签署《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全国人大于2001年2月28日予以批准;但1998年10月5日国务院就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至今已14年有余,仍没有启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批准该公约的程序。第一代人权不能确立,则第二代人权事实上也难保障。今日中国之两极分化、社会断裂,规模巨大的弱势群体遭到广泛的社会排斥,生存艰难,绝非偶然。

尤需强调的是,截止2010年11月1日,在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已有167个国家正式加入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国落后于人类主流文明步伐,已显而易见。

基于上述事实,我们认为,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使国内法与之衔接,由此逐步顺应世界潮流、建成现代政治文明,已成为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之一,也应成为人民主权下的最高立法机关的当务之急。捍卫和实施全人类“普遍接受的最低人权标准”,全国人大不应再有任何延误。

中华民族自古深受专制统治之荼毒。历代司法制度的野蛮和官吏的横暴昭诸史册;文革对人权的大规模侵犯更是登峰造极;最近十年人权保障的巨大退步,亦令有识之士痛心疾首。在当今信息化、全球化时代,民智已开,公民权利意识普遍觉醒,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保障人权,已成为当代中国的紧迫要求!

毋庸讳言,我国自拟的人权标准远远落后于世界公认的最低人权标准。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我国远不具备与常任理事国地位相匹配的引领性的价值规范和司法程序实践,我国的人权状况拉低了人类文明的整体水准,也将中国人民置于一种尴尬屈辱的境地。这种状况再也不容存续下去了!它每存续一天,都令每个中国人多陷一天险境,多受一天侮辱。中国大陆此起彼伏的强拆惨剧、劳教丑闻、文字狱等等,都是有力见证。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精髓在于:以独立法治限制和管束政府,维护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根据联合国宪章,世界各国政府均负有义务促进人类自由、权利的普遍尊重和保护,通过切实的法律和政治制度推进,化应有权利为法定权利、实有权利。

有鉴于此,我们强烈呼吁:

敦请全国人大履行应尽的职责,立即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使普世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在中国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与遵行。

为保障《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确认的权利在全国人大批准该公约后,在立法方面得以切实推进,我们郑重建议:

  1. 通过宪法修正案,确认各级人大不得制定任何剥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法律。撤销《出版管理条例》等行政规定,改新闻出版审批制为登记制。
  2. 立法确保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安全。废除未经法院审理而限制人身自由的劳教制度;将强制戒毒、强制教育等攸关公民人身自由的事项纳入司法框架;取消行政拘留;取消各地政府制定的《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废除共产党内变相剥夺人身自由的“双规”制度;修改《监狱法》,取消强迫或强制劳动改造。
  3. 保障司法独立,立法限制警察的超级权力,以司法权控制警察权,将限制人身权利的决定权交与法院,未经法院批准,不得搜查、拘留、逮捕;任何公职人员不得进入民宅或民用设施随意登记或检查;修改《刑事诉讼法》,废除其第73条及相关内容;自拘留之日起律师皆可出现在讯问现场,确保讯问的全透明,追惩一切刑讯逼供者,确保公民免于酷刑的权利;允许被告保持沉默;非严重刑罪嫌疑,可允许无押金保释;限制刑事警察的审讯次数;建立陪审团制度,法官中立,实现控辩平衡等。
  4. 尊重生命权,通过减少死刑罪名,大幅减少死刑数量。废除一切对非暴力性犯罪适用死刑的规定,将死刑仅用于情节最严重的恶性凶杀犯罪和种族灭绝犯罪。
  5. 立法并修改法律,确保公民的政治权利。修改《选举法》,废除一切多级选举和间接选举,将所有的人大代表选举和行政长官选举全部改为直接选举;将政协改为参议院,并直选参议员;重新修订《集会游行示威法》,废除《集会游行示威实施条例》,将集会、游行、示威事先申请—许可制改为备案制;废除《工会法》,立法允许建立工会的权利和罢工的权利;制定《政党法》和《社团法》,允许公民成立各类政治组织和社会组织。
  6. 通过宪法修正案,禁止制定任何有违于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的法律。撤销所有剥夺或者变相剥夺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规;禁止设立任何行政机构管理宗教活动;承认并保护宗教创立自由;废除刑法第300条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及相关规定。
  7. 废除《刑法》第105条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立法保护公民的批评权利和反对权利;对侵犯人权的立法、外交、国防和抽象行政行为提供专门的、切实的司法救济。
  8. 确认迁徙自由为公民的基本宪法权利。立法保障公民出国、回国的自由权利。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废除户口制,改为居住登记制。
  9. 废除《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保障婴儿生命权、公民生育权和生殖健康权。
  10. 重新修订《律师法》,废除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对律师的管理权,确保律师成为独立的社会自治群体。

我们希望全国人大恪尽职守,不负重托,立即批准和尽快实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全国民众一道合力推进中国的人权事业,以此重建信用、重塑权威!

联署邮箱:gongminlianshu111@gmail.com  

公民联署:

  • 杨茂东(笔名郭飞雄,广州,维权推动者,手机:18664641933)
  • 丁家喜(北京,维权律师,手机:13701134609)
  • 胡石根(北京,民主维权人士,手机:13681546847)
  • 郭春平(广州,民主维权人士,手机:15814819686)
  • 王  藏(北京,诗人,维权人士,手机:18601285964)
  • 杨  海(笔名杨恒,西安公民,民主维权人士,手机:13571989179)
  • 陈云飞(成都,业余驯兽师,手机:13980888964)
  • 胡  佳( 北京,公民,手机:13501091828)
  • 王德邦(北京,民主维权人士,手机:13393635664)
  • 赵常青(北京,学者,手机:15801664166)
  • 隋牧青(广州,维权律师,手机:13711124956)
  • 严正学(北京铁玫瑰园,艺术家,手机:1312000367)
  • 蔺其磊(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手机:13366227598)
  • 鄢烈山(广东,退休新闻工作者,杂文家)
  • 余少镭(广州,专栏写手,手机:13808822379)
  • 野  渡(广州,作家,手机:13533420827)
  • 袁小华(广州,民主维权人士,手机:13662886723)
  • 杨子立(北京,公民,手机:13552727537)
  • 俞梅荪(北京访民)
  • 李  蔚(北京,民主维权人士,手机:18211081298)
  • 孙  林(笔名孑木,南京,自由媒体人,记者无国界人士,手机:13813950865)
  • 何国泉(笔名苍鹰,广州,自由艺术家,手机:13808877204)
  • 陈  敏(笔名笑蜀,广东媒体人)
  • 赵宏伟(广州,公民)
  • 赵卫东(广州,公民)
  • 姜力钧(辽宁,人权捍卫者,手机:13941068999)
  • 李  海(北京,民主人士)
  • 雁南飞(北京,公民)
  • 邵  铎(广州个体户,手机:18028602860)
  • 黄  宾(广州,公民,手机:13710153850)
  • 史宗伟(郑州,独立学者,手机:13663831386)
  • 戚钦宏(广西钦州,人权作家,手机:13737771350)
  • 姜野飞(泰国,流亡人士,手机:0066857078868)
  • 郭永丰(甘肃,自由撰稿人,手机:13714459645)
  • 王  成(杭州,律师,手机:13616501896)
  • 范标文(深圳律师,手机:15889635216)
  • 杨泽延(重庆律师,电话:023-67621818)
  • 张鉴康(西安,维权律师)
  • 李铮然(深圳,民主人士,手机:18821811587)
  • 章浩奇(南京,数据库系统工程师,手机:15151810991)
  • 刘沙沙(北京,NGO职员)
  • 魏海波(广东惠州,民主维权者,手机:18665284801)
  • 郑玉林(浙江温州市,公民,手机:13857761899)
  • 王永红(北京海淀,公民,手机:13701390100)
  • 武振荣(韩国首尔市,网络作者)
  • 吕耿松(浙江,中国民主党人,手机:15397134873)
  • 陈树庆(浙江,中国民主党人)
  • 邹  巍(浙江,中国民主党人,电话:0571-85507972)
  • 毛庆祥(浙江,中国民主党人)
  • 胡  臣(浙江,中国民主党人)
  • 张继伟(济南公民,建筑师,手机:13793162658)
  • 邢建深(北京,维权公民,手机:15652545069)
  • 李  非(网名小非日夜谭,中国公民,手机:13926276717)
  • 庄道鹤(杭州,维权律师,手机:18058118964)
  • 梁小军(北京律师,手机:13501092285)
  • 毛宏伟(广州律师,手机:18820018960)
  • 车宏年(山东公民)
  • 江  淳(南京、自由作家,手机:13912956670)
  • 贾  涛(扬州,机械工程师,手机:13951435069)
  • 桂世垠(合肥,建筑师,手机:18297973497)
  • 刘士辉(广州,被非法除牌的律师,手机:13060684699)
  • 刘正清(广州,维权律师,手机:13543432448)
  • 成秋波(湖南衡山,公民,手机:13600014200)
  • 昝愛宗(獨立中文筆會理事,獨立記者,自由作家,手机:13082850180)
  • 王书瑶(北京,57年右派人士)
  • 李苏滨(北京,维权律师)
  • 林大刚(浙江,公民)
  • 郭少坤(中国公民,维权者,电话:0516—85710617)
  • 金继武(广州公民,手机:18620048887)
  • 张恩广(烟台公民,手机:15853524215)
  • 李任科(贵州贵阳市民)
  • 赖  虹(南京,教师)
  • 李悔之(广州,自由撰稿人)
  • 张宏编(广西,公民)
  • 单亚娟(黑龙江省,公民)
  • 施  济(南昌,公民,手机:15179131607)
  • 徐  琳(广州市南沙区,自由作家,手机:13751710325)
  • 徐高金(江西公民 15387731776)
  • 黄勇华(湖南衡阳,民主人,手机:18674720605)
  • 张建新(新疆,律师)
  • 刘正有(四川自贡,公民)
  • 罗世模 四川自贡,公民)
  • 曾荣康(成都,法律工作者)
  • 李双德(成都市 法律服务人员)
  • 黄一龙(成都,退休干部)
  • 谌东荄(成都,退休教授)
  • 冯玉熙(成都,公民)
  • 张先痴(成都,作家)
  • 周  清(成都,公民)
  • 丁  矛(成都,公民)
  • 朱晓莉(成都,公民)
  • 周  天(成都,作家)
  • 卢  刚(成都,公民)
  • 李  波(成都,公民)
  • 吴永豪(成都,公民)
  • 杨文婷(成都,教师)
  • 王  博(成都,公民)
  • 万淼焱(成都,律师)
  • 黄无限 四川,医生)
  • 张  羽(成都,艺术家)
  • 侯多淑(四川达州,公民)
  • 陈  兵(四川遂宁,公民)
  • 王  健(成都,媒体人)
  • 何  坚(成都,公民)
  • 王大连(四川,公民)
  • 刘  浩(成都,公民)
  • 房让熹(成都,作家)
  • 黄晓敏(成都,公民记者)
  • 罗开文(成都,公民)
  • 周成群(成都,公民)
  • 邓品芳(成都,公民)
  • 赵元辉(成都,公民)
  • 吴俊梅(成都,媒体人)
  • 王蓉文(成都,公民)
  • 欧阳懿(四川遂宁,公民)
  • 李廷惠(成都,公民)
  • 李  宇(成都,公民)
  • 辜素芳(成都,公民)
  • 陈兴志(成都,公民)
  • 陈道军(成都,作家)
  • 曾  远(成都,公民)
  • 陈婉芸(四川南充,公民)
  • 汪建华(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585984220)
  • 胡可师(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817078071)
  • 高晓亮(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524363793)
  • 张汝俊(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564390294)
  • 杨勤恒(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167067718)
  • 黄小芹(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8916047175)
  • 张慧康(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120589102)
  • 史振泰(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8916220710)
  • 谢  丹(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501680326)
  • 常雄发(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671938029)
  • 沈建忠(上海,民运人士,手机:021-68327044)
  • 李化平(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816107496)
  • 陆  峰(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002111558)
  • 沈艳秋(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391066411)
  • 沈佩兰(上海,民运人士,手机:021-64093489)
  • 毛恒凤(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901662286)
  • 华神清(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8917846270)
  • 周琦冰(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801794063)
  • 陈建芳(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5026516445)
  • 任乃俊(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120607813)
  • 王扣玛(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601929155)
  • 魏  勤(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661481786)
  • 赵迪迪(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5201726813)
  • 朱金娣(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3042111402)
  • 金晓梅(上海,民运人士,手机:15900848104)
  • 單趙子(中国,独立学者,手机:13105714798)
  • 陈文生(湖南衡阳市,公民,手机:13707340115)
  • 徐  浩(安徽芜湖,企管,手机:13035041256)
  • 刘四仿(广州民主运动人士,手机:13928786855)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