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袁伟静发表致胡锦涛主席公开信

2008年07月23日

在7月21日奥运火炬传递到山东省临沂市之时,被监禁的“赤脚律师”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写了一封公开信给胡锦涛主席,呼吁主席关注她丈夫的困境以及她和女儿至今仍持续被监视的处境。在袁伟静委托中国人权代其发表的公开信中,她表达了在全国民众和媒体都在庆祝奥运来临的时刻自己孤立无援的感受。

“袁伟静身为一名妻子和母亲,她勇敢的声音提醒人们注意到北京‘和谐’奥运表面下残酷的事实真相。”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袁伟静和她的家庭,以及其他像他们一样千千万万的人,他们的权利正被忽视、被践踏,而这些事情就发生在中国当局为北京奥运加紧冲刺的最后阶段。”

在袁伟静的信中,她表示中国当局在奥运即将来临的时候,大幅增加了指派监视她的看守人员,从十几人增加到目前的四十多人。目前她的女儿与她同住,而她的儿子由她的父母照顾,这些看守人员还阻止她去探视儿子和父母。

陈光诚,37岁,被称为“赤脚律师”,是一个盲人维权人士,两年前被监禁。陈光诚过去一直为农村公共利益而奋斗,包括农民的权利。在他揭露山东省临沂市地方政府实施计划生育的违法手段后,当局就开始监视他。在2006年6月10日被拘留之前,他多次遭殴打,也被警方骚扰。2006年8月19日他被判处4年3个月有期徒刑,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 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陈光诚在狱中遭受虐待,消息指出他在狱中的健康状况不良。

袁伟静在信中说:“我非常希望胡主席您及其他国家领导人能够看到我这封给您的公开信,了解我在奥运之前的真实感受,并体会一下我在日常生活中所受的屈辱和无奈。希望我们的国家领导人聆听一位服刑盲人对国家兴衰成败的担忧,陈光诚希望这个国家和谐共处、依法治国,而不是民族灭亡、依人治国。”

袁伟静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胡锦涛主席:

今天21日是我女儿陈克斯3周岁的生日,也是奥运圣火传递到临沂市的日子,临沂市距离我的家乡仅有50公里,但是,我这里丝毫没有7年前的得知申奥成功的欢呼和沸腾。

我原认为今天会是一个因奥运会临近而让全国人感到骄傲、轻松和愉快的日子,是一个让世界人民感受到中国的经济腾飞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变化的日子,是一个把真实的中国传播给世界人民的日子。然而,今天的日子却让我万分失望。

因为奥运的临近,像我这样一个只不过是一名维权人士妻子的妇女,也被政府“重点保护”起来。看守人员由原来的十几人,增加到目前的四十多人。他们分布在我家屋子周围和村子的路口。看守人员不准我探望狱中的丈夫;不准我看望抚养我的父母;不准我看望寄养在我父母家的孩子;也不准我看牙医。我所能做的就是由六七个看守人员跟着,提着篮子在本村的菜市场买菜。而那些限制我自由的四十几个看守人员,他们根本没有执法资格,他们只是从社会上雇来的“闲杂人员”。以上的种种违法的行为,如果发生在一个法制环境下我会爆发。但目前的环境我只能等待,我早已领教我们当地公安办案人员对我所采取的对应手段和我会得到的结果。

7月11日我的家人看望陈光诚的时候,他说:“上海发生杨佳事件,这是我非常担忧的事情。如果政府长期采取不讲道理也不讲法制的手段解决问题的话,是会导致社会暴力的。现在看来我的担忧还是发生了。请你们想办法告诉中央领导,特别是胡锦涛主席,并且希望他们能够直接出来与维权人士对话,把一些问题通过合理合法的渠道来解决。如果执法人员仅仅为了面子,继续掩盖真相,继续采用暴力镇压,而不是依法办事的话,恐怕我们这个优秀善良的民族将面临灾难了。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没有多党竞争的政治体制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对於上述陈光诚的这种委托,我不知道该不该做,因为光诚的原因,我们一家受到种种不公平的待遇。我们给国家领导人及胡主席您写过信,但我被长期非法软禁的现状并没有改变。这些问题的所在,国家领导人比我们清楚得多。

我非常希望胡主席您及其他国家领导人能够看到我这封给您的公开信,了解我在奥运之前的真实感受,并体会一下我在日常生活中所受的屈辱和无奈。希望我们的国家领导人聆听一位服刑盲人对国家兴衰成败的担忧,陈光诚希望这个国家和谐共处、依法治国,而不是民族灭亡、依人治国。

我和全国人民一样期待奥运的到来,希望奥运举办成功,但同时我更希望奥运快快结束,希望我的丈夫陈光诚早日无罪释放,与家人团聚,希望我早日获得自由,还我本应享有的权利。

被困家中的袁伟静

2008年7月21日星期一

欲进一步了解中国人权“共同尽责2008 人权奥运活动:“为陈光诚行动起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