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呼吁《零八宪章》签署人前往法院声援刘晓波

2009年12月18日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日前在接受中国人权采访时,呼吁《零八宪章》签署人采取和平的集体行动,在法院开庭审理刘晓波案之日前往法院声援刘晓波。刘晓波因其撰写的六篇文章和作为《零八宪章》发起人,即将面临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审判。《零八宪章》是2008年12月发表的要求进行宪政改革和维护人权的公开宣言,目前已有超过一万人签署。

丁子霖:“让他们知道民意不可欺”
中国人权采访丁子霖
2009年12月16日

中国人权:丁教授,我们在网上看到您的呼吁:“当晓波审判之日,希望有尽可能多的联署者,赴法庭外陪审”。这是您的呼吁吗?您是怎么想到这个呼吁的?

丁子霖:这是我的呼吁。前几天,朋友发来《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的稿件,征集我和蒋老师签名。当时,已经签名的有於浩成、张思之、茅於轼、鲍彤等老先生。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意和刘晓波一起承担责任。因此,我们在这份文件上签了名。

签了名后,我还是觉得很不安,很郁闷,左想右想都不是滋味。《零八宪章》不是刘晓波一个人起草和发起的,大家都参与了,怎么就抓他一个人,审判他一个?可能是他们不敢多抓。但让刘晓波一个人坐牢,我於心不甘,於心不忍。我们说“共同承担”,但是怎么承担呢?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喜欢说空话的人。我们不能只是简单地表个态,承担要有行动。可是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很无奈。我想想,只有在开庭的时候,去法庭外陪审了。他们不会允许我们在法庭旁听,因此只能在法庭的外面陪审。这是我们能做的。起码,我们要让刘晓波知道他不孤单,他的妻子刘霞不孤单,他的朋友们、《零八宪章》签署者们在法庭外和他一起面对审判。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

中国人权:您的这个呼吁让我们既感动又振奋,它的确让我们看到刘晓波不孤单,他的身后是中国的良知。

丁子霖:我的这个呼吁也是出於愤怒。他们不是审判刘晓波吗?我们要让他们看看民意,让他们知道民意不可欺。签署《零八宪章》让我想到“八九”民主运动,想到那个时候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精神。我不是说全部,但是大部分签署者是忧国忧民的,他们代表中国的良知。《零八宪章》本身就是中国良知的体现。

中国人权:起诉书说刘晓波“罪行重大”,您怎么看?

丁子霖:起诉书说他“罪行重大”,我感到震惊,更感到愤怒。但这是一个无道的政府,能怎么办呢?20年前“六四”,他们靠杀;这20年,他们靠警察:还有他们的宣传喉舌,全是谎言,是靠骗。杀、抓、骗,这就是他们的统治。说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说他们是自己颠覆自己。太子党带头搞腐败,到处是贪官污吏,这个国家已经烂透了,到底是谁在搞颠覆?

中国人权:我注意到,刘晓波被捕后,您一直在为他的释放呼吁。

丁子霖:是的。奥巴马来中国之前,我给奥巴马写了一封公开信,并委托中国人权转交给他,请求他在访华期间,施加影响,促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但是奥巴马来中国后,进行闭门会谈,淡化人权问题。据美国驻华使馆官员说,奥巴马没有向胡锦涛提及刘晓波的事情。我本人也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奥巴马的回复。

从去年12月,刘晓波被关一年了,中国政府一直在揣摩美国的态度。奥巴马访华后,中国吃准美国对判处刘晓波不会怎么样,於是不到一个月就决心审判刘晓波,而且要重判。刘晓波写批判中共的文章很多年了,《零八宪章》发表也已经一年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定他的罪?美国在人权问题上低姿态,让中国政府更加蛮横。迫於国际舆论,针对刘晓波被起诉,近日希拉里终於发表讲话呼吁释放刘晓波,我欢迎。

中国人权:我们为您的呼吁感动,但也挺为您担心。

丁子霖:不用为我担心,我很平静。到时,我穿得厚一点儿,带一个小板凳,在他们审判刘晓波的时候,就坐在法庭的外面。刘霞劝我不要去,说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但我要去,我没有心脏病,也不会有激烈举动,就是坐在那里。

中国人权:会有很多人响应您的呼吁,去法庭外陪审吗?

丁子霖:当然,人去得越多越好。我做了呼吁,但不知道能去多少人。有多少是多少吧。就是只我一个人,我也去。只是,我担心他们搞突然袭击,突然进行审判,没有人知道。反正审判只是走个过场,不会很长时间,判决结果都是事先定好的。对刘晓波的判决,得中共高层决定。还有,到时候他们有可能派人将我们都看起来,堵在家里,如果那样,我们也去不了。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一定去。

中国人权:您多保重!

 


欲更多了解有关刘晓波及其作品和《零八宪章》的情况,请参阅: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