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茉莉花微笑”冲击中国——当局重手弹压

2011年07月18日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街头小贩遭到执法人员粗暴对待,激起公民非暴力抗争,并由此演化成一场“茉莉花革命”。这场“茉莉花革命”,不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变了政权,而且还扩大到约旦王国、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斯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国家阿曼,并远至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虽然这些国家在意识形态上不尽相同,经济发展的程度亦有差异,但都有促使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的共同点,即专制与腐败。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在当今普世价值驱动的全球民主化进程中,哪里有专制与腐败,哪里就必然会有公民抗争浪潮随影相伴。

然而,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竟对公民非暴力抗争大开杀戒,引发全国性的流血反抗。卡扎菲以当年北京用坦克镇压天安门运动为自己辩护,不仅让世界舆论为之哗然,也让中共当局极为尴尬。与此同时,这场来自中东的“茉莉花革命”浪潮也在冲击中国,致使北京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谈“花”色变。

老鼠戏猫般的“茉莉花微笑”


北京王府井大街——中国第一次“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之一。2011年2月20日。尽管当局部署了大量穿制服或便衣的警察严加戒备,人们还是出来“散步、围观”。照片来源:匿名

在2月20日、2月27日、3月6日之前互联网上出现号召大家在这些日子举行中国的“茉莉花微笑”散步活动后,北京、上海等地的“茉莉花微笑”以散步的形式小规模进行,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组织者。当局为了对付“茉莉花微笑”散步,不仅调动大批警察加强保安,还调动大批市民上街“维稳”。

3月2日,中共在各大媒体网络上发表了新闻通稿,1高调宣布北京将通过手机数据掌握市民出行动态,“维稳”范围也已扩大至街道、学校。据网络消息称:西安石油大学曾把五个校门全部封闭,引起学生普遍不满,封校令至当晚6时解除;3月3日,有学生在上海理工大学散发传单,倡议学生都参加3月6日的散步;3月5日,网上出现呼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学生周日中午到中关村的海龙大厦前集会的号召,周日那天(6日)官方调动大批警察到中关村严阵以待,直升机盘旋,周围地区加强警戒,地铁站临时关闭,中关村一片紧张气氛。

本文认为,这三次“茉莉花微笑”不过是发起者玩的“鼠戏猫”的游戏而已。但是,当局则高度紧张,如此兴师动众,警察和便衣远远超过了行动参加者。一位网友调侃道:“现在看来,这次国内所谓的‘鲜花革命’是一场由网民倡导,由党中央响应和领导,由各级维稳部门倾力参与,由民主人士全力配合,由人民群众围观鉴赏的后现代民主主义革命。”

北京神经痉挛,频频预警

面对中国的“茉莉花微笑”,全国政协常委( 前宗教局局长)叶小文本月4日在政协分组讨论期间谈到维稳时说,号召“茉莉花革命”示威的网络呼吁如同反复喊“狼来了” 。 2北京市新闻办主任王惠6日也说,有人企图把中东和北非一些国家的乱局引向中国,搞所谓的“街头政治”,不可能成功。3

然而,中国当政者面对如此“不可能成功”的三次散步微笑,还是神经痉挛,频频预警。 据网络消息,中宣部最新禁令要求不得报导有关中东“茉莉花革命”及所有敏感问题,甚至连对给解放军加薪也不能炒作。同时,中国当局已正式禁止境外媒体记者在北京王府井大街进行采访。在“茉莉花”二次微笑时,北京就有16名以上境外记者遭到便衣警察或者身穿警服警察的肢体骚扰,其中一名美国记者在被打后入院治疗。为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与驻华外国记者在例行记者会上吵架近1个半小时,丢尽了国脸。


北京王府井大街——中国第一次“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之一。2011年2月20日。尽管当局部署了大量穿制服或便衣的警察严加戒备,人们还是出来“散步、围观”。照片来源:匿名

中国“两会”开幕后,当局更是开始借助党的喉舌发动舆论预警与围剿。2011年3月5日,《北京日报》特别刊文《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4
文章称“值得注意的是,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企图把乱局引向中国。他们通过互联网煽动非法聚集,妄图制造事端,挑起‘街头政治’。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实际却干着扰乱人心、破坏社会秩序的勾当,决不让他们的企图得逞。”3月6日,《解放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稳定是人心所向》,文章称:“那些别有用心,唯恐中国不乱的人,只能空闹一场。” 53月8日,《环球时报》刊文《为什么中国不会发生社会动荡》,该文借新加坡华人之口称,“中国不会步阿拉伯世界的后尘”。这些文章不仅在反向预警,而且火药味十足地把矛头对准了所谓“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众所周知,每当中国发生群体性公共事件时,党控制的媒体都会统一说辞,将其驳斥为“不明真相的群众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云云,这已成为中国官方抹黑民间维权的一贯思维定式。

加强社会管理,提高敌对意识

中国发生三次“鼠戏猫”的“茉莉花微笑”后,官方不仅发起了舆论攻击,更开始了高强度警力打压。从目前已曝光的各地情况看,只要在QQ群里谈论、传播有关茉莉花集会的消息,轻者被带走调查或谈话,重者则被关押、限制人身自由,其人数是近年之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被关押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各地人士有上百人之多。重庆科创职业学院(其前身为重庆信息工程专修学院)有两名学生仅仅因为在网上转发“茉莉花微笑”的信息,就被当地警方拘留。这也充分反映了中共面临“十八大”权力重新洗牌时的焦虑心态。

2011年2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面对中东“茉莉花香”来袭,就在中央党校举行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人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要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强化政府社会管理和舆论控制。接着,2011年2月20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再次要求,加强社会管理,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努力使社会冲突与纠纷消失在萌芽状态” 。6而最新一期《瞭望》杂志,又就此专门刊发了对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陈冀平的专访。这位维稳要员,一语道破了当权者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天机。陈冀平说:“从国际形势来看,一些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愈演愈烈,打着维权的旗号借机插手人民内部矛盾,蓄意制造各种事端。”7 由此可见,在世界民主化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中国当局是把推动世界民主化的所有力量,统统视为“敌对势力”对待的。

借昂贵的“维稳”强化压力空间

根据政府预算案披露,今年的公共安全开支(“维稳”开支) 为6,244亿元,比国防预算的6,011亿元还多,增幅为21.5%,亦比国防预算的12.7%增幅高得多。8 所谓“公共安全开支”,也即应对各种利益冲突和社会矛盾而强化政法机关、武警部队职能费用,其中也包括用于街道和互联网监控、建立收集上访、维权人士、异见人士等特殊群体信息与数据库建设等开支。

今年温家宝向大会提交的《政府工作报告》与去年相比,政治改革的内容一笔带过,但强调“加强完善社会管理”、维持社会稳定的内容却成段表述。这与他去年在多个场合高调强调“政改”明显不同 。这无疑也是这位行政首脑受到“茉莉花”惊扰后的退缩。在中共“十八大”进入倒计数之时,温家宝也不得不向中南海坚持“两个绝不”的主流妥协,只能把“维稳”当作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以此强化社会压力空间。

其实,这些年来,中国“维稳”开支不断攀升,但社会矛盾却越加激化,这是个不争的事实。然而,中共“加工敌人”的执政意识却从不反思,丝毫也没有学会包容和尊重反对派的现代文明管理方式,这便决定了今后之中国,民众的权利抗争必将如影随形,愈演愈烈。


北京王府井大街——中国第一次“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之一。2011年2月20日。尽管当局部署了大量穿制服或便衣的警察严加戒备,人们还是出来“散步、围观”。照片来源:匿名

中国能否“笑”出“茉莉花芳香”

中国官民立场对抗、观念冲突的集中表现,就在于对现实问题的认识。这些年来,官方一直在粉饰盛世太平,与民间感受形成鲜明的对立。官方一向强调,其一元化政治领导符合国情,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人民拥护,“不存在茉莉花运动社会基础”。然而,众所周知,即使文革时期国家面临崩溃,官方舆论依然高调喧嚷“到处莺歌燕舞”,其政治宣传早就在民间被诟病,没有几个正常思维的人会当真。如今,民间社会都已从自己的切肤之痛中,亲身经历着社会贪污腐败、两极分化、公权欺压的种种不公,所以才有民怨沸腾、群体事件不断的现实。这便决定了民众在政府信誉崩盘的前提下,已经开始毫不动摇地要争取用“一人一票”的权利来重塑“公民同意”权力来源的正当性。

在世界民主化日益深入人心,“茉莉花微笑”波浪冲击中国的今天,一种只能由一党一派永远垄断权力,靠少数人密室交易管控社会的体制,其合法性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自圆其说的,因此也必是不可持续的。这绝非官方一厢情愿地能靠昂贵的“维稳”和高调宣传所能改变的事实与逻辑。

眼下,中国的民怨沸腾之所以尚未“笑”出“茉莉花芳香”,正如当下国内股票市场指数一直在箱体内徘徊、震荡,而难有突破。这仅仅表示着民间寻求政治改革的“作多”热情,尚未遇到偶发事件的刺激,以积聚起足够的“资金”上攻压力空间而已。中国能否通过“茉莉花微笑”笑出“茉莉花芳香”?事实胜于诡辩。其实在中国“六四天安门事件”时,早就预演过一次了。

因此,中国官方要摆脱“茉莉花微笑”之困,唯有一途——从根本上反思自己所崇尚的“北京政治模式”,大胆回应民间社会寻求权力来源正当性的“作多”热情,不失时机地推进宪政改革。舍此别无他途!

编者注释

1. 北京日报2011年3月2日刊登了从北京市科技委员会获悉的消息,称“本市将有望通过手机来锁定不同区域市民的出行状态,并发布实时动态信息以缓解交通拥堵,提高市民出行效率。” http://www.beinet.net.cn/jjyw/juminshenghuo/201103/t765487.htm. ^

2. 见BBC中文网“蒙克:‘茉莉花’给中国挑战和机会”,2011年3月6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mobile/china/2011/03/110306_china_jasmine_analysis.shtml. ^

3. 见中国评论新闻网“北京官员:在北京搞‘街头政治’不可能成功”,2011年3月6日,http://gb.chinareviewnews.com/doc/1016/1/9/4/101619469.html?coluid=93&kindid=6810&docid=101619469. ^

4. 任思文,北京日报,“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2011年3月5日,http://bjrb.bjd.com.cn/html/2011-03/05/content_375602.htm. ^

5. 傅晶杰, 解放日报, “稳定是人心所向”, 2011年3月6日, http://jfdaily.eastday.com/j/20110306/u1a862090.html. ^

6. 新华社,“周永康: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2011年2月20日,http://www.gov.cn/ldhd/2011-02/20/content_1806841.htm. ^

7. 瞭望观察网,《瞭望》专访陈冀平:“2011年社会和谐稳定新部署”,2011年2月21日,http://www.lwgcw.com/NewsShow.aspx?newsId=18872. ^

8. 徐凯、陈晓舒、李微敖,“公共安全账单”,2011年第11期《财经》杂志: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11-05-08/11071263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