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乌坎 ——村民为土地而抗争

2012年12月18日

乌坎事件是一起酝酿已久、用了将近3年时间才逐渐展现出来的一段历程。起初,在这个有着两万村民、位于广东省东海岸的民风古朴的渔村,村民试图搜集证据以证明有关地方官员涉入非法土地买卖的传言,然后,演变成上访、抗议、一位村民死亡、占领全村、社交媒体信息满天飞、省级官员突然撤离、民主选举村委会,以及腐败的共产党基层干部下台。

虽然乌坎的故事还未获圆满结局,但抗议活动显示了公众反腐败的愤怒程度,挑战腐败政府的坚定勇气,以及敢冒风险敢担后果的意愿。

这一运动始于2009年,当时,年轻村民开始在网上组织动员。他们调查地方干部私卖土地及其它可疑行为,发现他们已经将属于村民的1500亩土地卖给了地产商,卖了很多钱,并私吞了大笔收入。村民们开始诉诸法律,从县级法院一路告到省级法院,并且到各级政府上访。在各级法院大约11个案件没有获得任何结果之后,村民将法律掌握在自己手中,走上街头抗议示威。

2011年9月21日,乌坎事件爆发。大约4000名愤怒的民众举着标语,封锁公路,捣毁了一个政府办公室。警方拘留了5名村民。第二天,抗议者与警察发生冲突,警察以电棍、催泪瓦斯回应。

乌坎村民集会,广东。 摄于2012年2月。照片来源: Lucas Poy

乌坎村党支书薛昌、村委会主任陈舜意在村民请愿抗议浪潮中逃离村子。9月23日,村民成立“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与乌坎上级政府陆丰市、汕尾市当局进行谈判。两市已经接管了乌坎的行政权。

由于谈判未能达成任何结果,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号召在11月21日举行大规模示威,大约5000名村民参加了抗议活动。这次,地方当局采取了克制态度,示威没有升级到暴力冲突。

12月3日,抗议示威再次爆发。一天后,乌坎居民发动了3天罢市和抗议活动。抗议者抓了几个村干部,以此迫使当局释放抗议运动的年轻组织者庄烈宏,他因组织请愿被当局拘留。当天下午村民就释放了被扣的村干部,但庄烈宏却仍被拘留。

12月9日,汕尾当局宣布暂时冻结向私人地产商出售土地。当局还宣布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为非法组织。同一天,抗议活动领袖薛锦波和几位村民代表被一些穿便衣的人绑架,他们开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

12月11日晚,薛锦波在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警方说死因为“突发性心脏衰竭”,但看到尸体的家属说,死者身上有遭酷刑的痕迹。第二天,新一轮愤怒从村里爆发出来。

当局派出数千警察和武警包围乌坎村予以回应,他们切断粮食供应、不准外人进入村子,禁止渔船出海捕鱼。村里的年轻人成立了类似于民兵的组织保卫村子,不让警察进村。村民用砍倒的树和铁链作为路障,建立起自己的防御工事。临时代表理事会还开了一家药房、急救中心和“外事办公室”。他们还通过很少使用的乡间小路偷运食品,把外国记者领进村子,挫败警方把外国媒体阻挡在外面的努力。

被激怒的村民继续抗议表达他们的愤怒,同时敦促上级党组织介入解决问题。

12月17日,抗议活动负责人向当局提交了一份要求清单:归回土地、释放被拘留的抗议组织者、交出薛锦波尸体、承认临时代表理事会的合法性。他们给政府5天时间答复,否则将到陆丰市政府游行示威,抢回薛锦波的尸体。虽然存粮只够7天,抗议活动负责人拒绝了政府提出的对话要求,并坚持必须首先接受他们的基本要求。

有关警方增援立刻会到来的传言满天飞。12月19日午夜前,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提出了一个方案:就土地问题进行谈判,赔偿村民损失,收回404亩(为总数6700亩的0.06%,后来他透露这些土地已经卖掉)涉事用地;对两位逃跑的村干部薛昌、陈舜意予以免职处分。可是,他虽然表示不会对大多数村民加以追究,却没有保证抗议示威负责人的安全。村民对此很不满意,仍计划游行到汕尾市政府进行抗议。

12月20日,广东省领导出面解决争端。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保证抗议活动组织者的安全,承诺对那些闹事的村民,只要有诚意和政府一起来解决问题,都可以“给出路”。

12月21日,村民代表林祖栾和另一位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与朱明国会面,开始谈判。省领导原则上同意林祖栾提出的几项要求,认为村民代表是有诚意的,被抓的抗议活动组织者将获释,薛锦波的尸体会择日送还家属。

于是,村民拆除路障,揭下抗议标语,回归正常生活。

经立案调查,20名地方官员受到处罚。国营的新华社报道,前乌坎党支部书记薛昌、前村委会主任陈舜意被开除党籍,收缴他们违纪所得共27.52万元人民币。报道说,对其他5名原村干部以及12名陆丰市、东海镇及基层站、所干部给予党政纪处分,但没有做详细说明。朱明国比喻这些地方官是 “烂心红苹果”,即表面是红的(共产党员),里面已经烂了。

2012年2月2日,乌坎举行民主选举,两位抗议活动组织者当选为村委会干部。年轻人庄烈宏也被选进村委会。他于2011年12月3日被警方拘留,关押20天。他保证一定要讨回他所说的“应当属于乌坎”的土地。

乌坎事件被视为人民的力量和互联网力量的胜利,以及未来群体维权的榜样。

艾华(Eva Pils)是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土地问题专家,她告诉《亚洲华尔街日报》说:“由于民众能更好地相互联系、获得更多的信息,你可以预见他们为了自己的遭遇会进行更多激烈的抗争。”她表示:“而且这类抗争也更容易传播,却更难于被封锁,因为信息总会传出去。”

但乌坎抗争并未圆满结束。

当局并没有兑现他们的所有承诺。政府官员试图强迫薛锦波家人签署一份确认他自然死亡的文件,但被他们拒绝。陆丰市政府后来拒绝撤销对几位在抗议开始时被拘留村民的指控。

2012年10月,庄烈宏因对讨回失地和资金的努力备感沮丧——显然三分之二的失地仍未讨回——正式宣布辞去村委会的职务。

慕亦仁,美国自由撰稿人。自1985年以来一直报道关于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消息。他曾任职于《新闻周刊》、《远东经济评论》和《南华早报》,自1994年以来一直居住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