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晓波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在那本六四回忆录中,晓波嘲笑包括自己在内的六四人物,是走下“十字架的英雄”,这一次他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而是被钉死了十字架上。他的离开,再一次把我们带到那个终极问题:人到底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底如何才能活出生命的意义?如何把我们分散的生活集中起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最黑的时刻降临了,但晓波和刘霞在黑暗中仍然发光。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囚禁晓波的心灵,他没有翅膀,却可以像鸟一样飞翔;世界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刘晓波与刘霞分开——即便是监狱,甚至是死亡,他们永远在一起。
我们心痛,我们悲愤,同时我们也感到无助,也感到羞耻。在长达八年的岁月中,我们为刘晓波、为那些因言论因思想被关进监狱的良心犯们呐喊了多少?如果连顶着诺贝尔桂冠的刘晓波都一度被世界所遗忘,直到将要失去他才使得我们突然惊醒,那些没有桂冠的良心犯是否注定被杀害的命运?
东北人的性格与生活方式中,有一种瑕瑜互见的“匪气“”,这在早年老侠的身上表现得相当突出。中年以后,他逐渐淘洗掉本色匪气中的杂色,如自恋、自夸、张狂不羁等;而将其中的精华越炼越纯,如真诚、直率、敢为天下先等。
人总是要死的。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贫民百姓,都难免会从尘世中消失。这并不可怕。让朋友们感到悲哀和愤怒的是,他们无视您最后的基本自由。而在我看来,无论他们如何对待您,都不应感到意外。我说过,您就是一座高山,无论多少人将您踏在脚下,都无损您的尊严与伟岸。
从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叱咤风云到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孤独离世,刘晓波的命运绝不仅仅反映出中国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对世界的警报。28年前,谁能想象到今天的世界竟变成这般模样。照这样的趋势下去,28年后的世界不堪设想。丧钟为谁而鸣?但愿刘晓波之死能成为扭转的开端。
“6月27日,我收到来自晓波的一条语音:‘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了,不用担心我,我这是铁蛋坯子,这么多事儿都经过了,这点事儿不算事儿,我一定好好的,坚持到底,为刘霞……’说到‘为刘霞’三个字,他忽然哽咽,说不下去。”
刘晓波去世,唯一的后果是,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08宪章将成为有四千年文字记载历史的、伟大的中华民族走向民主中国、走向自由、法治、富强、文明的指路明灯。
今天,我们看着唯一死在“罪犯”之名的诺贝尔获得者,死在警察盯着的医院囚室。这种全球直播方式的处死,远远超出纳粹的罪恶底线。中国共产党成功展示它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慢慢地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同时,全球的政客们正在和凶手合影欢宴。

页面

订阅 刘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