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必须驱除毛的幽魂*(评论)

2014年01月28日

临近年末,中国正在上演一场拥毛和批毛大戏,官方喉舌和民间舆论两军对垒,争论得非常激烈。对毛的争论由来已久,这一回合的起因是今年是毛冥辰120周年,中国官方紧锣密鼓地展开筹备活动,发动舆论攻势,为毛正名,宣扬毛的“历史功绩”,讨伐社会上“非毛化”言论,为纪念活动造势。

当前,中国社会严重撕裂,官民对立,看法两极,其中一个焦点就是对毛的评价。毛已死多年,但幽魂仍在中国游荡,魔咒始终缠绕着国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究其原因:一是邓小平当年否定毛是采取实用主义的做法,规定“宜粗不宜细”,把毛的罪过遮掩起来,使中国民众不了解毛的历史真面目;二是六四镇压后,改革已经成为权贵集团的专利,分配格局严重失衡,社会贫富悬殊,许多民众沦为改革的牺牲品,因此怀念毛时代所谓的“公平清廉”。

其实,这完全是假象。毛是特权阶层最大的保护伞,他本人也并不清廉,生前所有生活用品都是特供,而且是动用大量人力,不惜功本,为他一人专门制作的。更有甚者,在大饥荒的年代,各地大兴土木,为毛建造行宫。毛更大的腐败则是在政治上的腐败,在文革中搞家天下,把江青、毛远新等家人提拔到显赫岗位,掌握大权,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毛是中国人的宿命和孽债。他是一代枭雄,改变了中国近代历史原有的进程,建立了共产中国,整个中国变成了乌托邦的试验场,把中国人带入了一个贫穷和饥饿,血腥和恐怖的年代。毛时代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也超过希特勒的大屠杀和斯大林的大清洗。可以说毛是现代中国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毛至今仍是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象征和图腾,毛思想和毛体制仍是支撑现政权的基石。

中国当前正在大变的前夜,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毛是横在中国社会转型中最大的拦路虎。毛说自己一生干了两件大事,文革是其中之一。毛的文革遗产,给目前危机四伏的中国时局留下了通向文革之路的隐患。所以,评价毛的功罪是非事关重大,关系到国家未来的走向,只有把历史真相告诉民众,还毛的本来面目,才能对毛祛魅除魔。只有彻底批毛,才能堵死文革倒退之路,中国才有希望。

习近平上台后,重新拾起毛这把刀子,提出“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举毛旗,走老路,大搞“舆论斗争”,四处亮剑,国内政治生态大幅左转,令朝野有识之士忧心忡忡。习之所以这样做,既有红二代与毛的精神血缘关系,但也有现实的政治需要。在崇毛的问题上,目前掌权的红二代普遍陷入一种精神错乱、认知错乱的困境,毛是他们心中的大英雄,他们的崇毛情结与文革中“弑父杀母”的家恨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

近日,习近平引人注目地去了毛的家乡湖南,要求隆重纪念毛的冥辰。习这样大张旗鼓地捧毛,主要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把毛作为维护党天下的镇国之器。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的结构是“邓皮毛骨”,毛建立的党国体制,是维护权贵集团利益最大的保护伞。习近平作为中共的当家人打毛这张神主牌,才能掌握政治上的话语权,这是政权合法性的来源。另外,从薄熙来的崛起,习也看到了社会上毛左民粹主义势力不可小视,所以刻意作出姿态加以笼络收编。

为毛招魂是在玩火。一旦把潘多拉魔盒打开,结果绝不是习近平可以左右的,不仅将给国家民族带来灾难,习本人也会惹祸上身。试想一下,党内如果再出现像薄熙来那样的野心家,拉起毛的大旗做虎皮,挑战中央权威,习将何以自处?而且毛太祖“显灵”后,习上台后那套“政左经右”的执政方略也将破局,会被毛的文革幽灵牵着鼻子走,官方大加炒作的三中全会经改方案也将陷入困境。所以,无论为国家计,还是为个人计,把毛请出来烧香磕头都是不智之举。

最后,奉劝习近平一句话:悠着点,不要当毛的孙子,要做习仲勋的儿子!

 

[*] 本文较短的修改版本以“中国必须摆脱毛泽东的阴影” 为标题,于 2013 年 12 月 31 日首发于《纽约时报中文网》(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31231/cc31gao/)。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