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621.
其实,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也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当一个城市开始封口,最后必然封城。一城如此,一国如此。
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习要想发动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很容易,但是就凭他的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必定是发动容易收场难,甚至压根就收不了场。习要强行发动文革式运动,注定是自掘坟墓。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今天下午看到的临沂监狱录制的视频中,全璋容颜苍老、神情呆滞、反应迟钝。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上一句话说完,下一句话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说出来。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被释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两位律师!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
下载判决书(2010)自流刑初字第182号的PDF(27页,2.24MB)
我现在很自豪地宣布,我们通过启动一个叫做“领先的互联网自由技术”(LIFT: Leading Internet Freedom Technology)的倡议,正在扩大我们对实现互联网自由的努力。基于风险投资模型,我们希望这项技术将促进创新下一代技术,来绕过互联网的审查制度。我们今年投资1000万美元推出这个“领先的互联网自由技术”项目——这是我们为支持互联网自由的年度经费增加到3300万美元的一部分。
这次疫情的爆发,与过度中央集权有非常直接的关系。习近平把中央集权推向极端所造成的不良政治和社会风气,给整个中国带来的巨大的风险是更严重的问题。这次武汉爆发的新冠状病毒疫情,或许能给这种顽固的思维方式带来有益警示。
香港仍然实行英国殖民者的法制,超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持续了半年多,超级镇压也持续了半年多,就是压不下去。这一次香港的年轻人不受别人的操控,表现出了超级的勇气和坚韧精神。他们选择了抗争,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人的勇敢和坚韧。
武汉肺炎传染全国,传到境外,全世界都在看,情形越来越严重。李克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领了“军令状”的,大概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意思,有个闪失,习核心会找他们一个个算账的,而作为掌握了所有权力的领导人,尽管耽误了良机,致使疫情严重泛滥,仍然高高在上,不会承负任何责任。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