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108.
在“鸟笼政治”中,在世界各地的民主运动中,重点不是修改宪法,台湾、印度和南韩都不是,宪法只是结果,不是手段,希望在体制外建立一个新的体制,来抗衡专制的统治。所以需要先写一个宪章,游戏规则不能跟随别人的,基本法是保障共产党的利益多于港人的利益,如果说要根据基本法来实现香港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会输定。
雾霾表面是气候现象,而且只要刮风,就能缓解消除,气象部门也准备把雾霾作为自然灾害来应对,但谁都知道背后是政治。一方面是过去片面追求GDP的高速增长,用政绩来维持稳定,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否认、忽视、拖延环境问题的存在和解决,导致愈来愈严重。
2018年12月10日,刘正清律师到绵阳市看守所会见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得知:两名驻所检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见黄琦,要求他放弃幻想,主动认罪,否则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绵阳中院法官和审判长先后到看守所与黄琦见面,要求他查阅案卷材料,被黄琦拒绝。黄琦说:“我只在法庭上、两位律师在场的时候充分的举证、质证、认证。”审判长告诉黄琦,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未获批准。12月7日绵阳中院给他送达庭前会议《传票》。黄琦说他一定会抗争到底,并希望大家多关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踪的他的母亲蒲文清。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习近平的梁家河之路,告诉我们,中共的培养路线就是凭血统、凭关系、凭个人效忠,而不是凭能力,凭思想水平,凭历练。习的成长之路是一代知青中相当平庸的一例,没有任何特别的亮点。习从入党升官到入学入仕,父亲平反复出,家庭背景越来越强硬,地位权力也越来越高,可是仕途却越来越没有风险。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当权者就希望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不那么顺风顺水,民主党若夺回众议院,特朗普就有可能在今后的两年中成为跛脚鸭,无暇顾及中国的贸易及其他难题。然而民主党即使夺回众院甚至参院及弹劾特朗普,在抑制中国扩张方面,也不会改变这个两党共识。那时,只怕习近平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习需要懂特朗普的做法,这是特朗普一贯的做法,他先会创造一个危机,后来会宣布危机解决了,但没有实质的变化。习如果聪明的话,没有必要过分地注意特朗普今天说什么话、明天说什么话、表现得友好还是表现得敌对,这些都是特朗普在他自己的脑袋里面玩的戏剧,对外面没有什么影响,你就安静地观察。
11月6日,中国将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的 普遍定期审议 。这次审议是在这样一个时刻进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大规模拘禁的报道不断增加;中国官方加强了对人权的普世性和对人的尊严的尊重这一国际人权体系核心原则的攻击。 中国当局于2016年开始了一项针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运动,自2017年以来一直不断升级。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了一个“反极端主义”的条例,将“非正常”蓄须、穿戴蒙面罩袍,不仅把在食品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保持清真的行为都归入到“极端化的主要表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第9条)。据报道,中国当局在新疆以打击极端主义的名义下拘留了至少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
在全球化过程中,一方面西方的资本外流,造成它们的资本不再过剩,另一方面外面的商品输入,造成它们的劳动不再稀缺。这两个过程显然会使得在各个要素持有者的博弈中出现不利于劳工阶层的博弈。中国改革决定的是中国的命运,在某种意义上还决定着世界的命运,决定着全球化到底是趋向于一种良性的进步,还是趋向于劣币驱逐良币。
我们都对会承担的历史宿命有认识。对未来的时代,他、我还有许许多多走在路上的同道,我们都注定是垫脚石、铺路石。接受这种历史的卑微,是我们的荣光。
2018年10月8日,李静林律师会见了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黄琦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他是因当局打击他和“天网义工”的犯罪计划遭曝光而被构陷、被指控为所谓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黄琦声明他绝不变更委托的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出庭,他将拒绝出庭。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未开庭审理。 更多关于黄琦案的信息,请见: 中国人权 黄琦 专页 。 声明 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