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149.
一 几年前,贤斌还在四川省第三监狱(在大竹县城)里服刑,一直在外面为他奔走呼号的朋友欧阳懿就正告我,要我写点关于我和贤斌的文字。我想我实在写不出。我和贤斌的相识很简单,并没有人们想象的传奇。1993年11月,我在遂宁中学教书。贤斌从秦城监狱出来了,帮他二嫂看守过店面。我常常去和他二嫂聊天,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冯正虎 2010年7月18日 上海官逼民反 冯正虎
丽贝卡麦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则引人注目的声明震惊了世界——在恶意的网络攻击发生后,它正重新考虑在中国经营的问题,而且公司不愿意继续在中国对其2006年1月上线的搜索引擎Google.cn进行过滤。3月22日,谷歌将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国香港的Google.com.hk,为中国大陆的网民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此文首先阐述了谷歌做出这一决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国政府控制网络言论的各种策略,然后介绍了一些中国公民是怎样规避和反抗这些策略的内容。
中国官方新华社於9月10日发布了《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管理办法》(下称《办法》), 中国人权 对此感到震惊。这些立即生效的新法规不仅尺度严苛、而且管制范围广泛,取代了1996年发布的仅限於管制“经济信息”的规定。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办法》是试图控制新闻信息传播、封锁中国用户获得未经审查的新闻信息的专制手段。” 谭竞嫦说:“《办法》的出台,反映了当局强化控制信息的强硬路线。这决不是尊重个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信息透明的举措,也明显违背了北京做出的允许新闻记者自由报道2008年奥运会的承诺。这一最新出台的《办法》向国际社会敲响了警钟:一个封闭的、...
读着黄文广的《红小兵》一书,我越发感到不安,禁不住问自己:我是否剽窃了黄的人生?或者,黄的家庭回忆录其实是把我的家史揉合在一起的小说? 黄的回忆录把我们带回到了四十年前,述说了发生在毛泽东共产党政权下的真实故事。本书讲述了作者在中国发生新、旧文化剧烈冲突年间成长的经历。它不仅重现了过去,而且也会激发我们的兴趣、帮助我们了解二十世纪中国复杂的历史和政治。
中国的藏人之声 资料 唯色博客 (中文) 这个网站许多中文的藏人博客可供中文读者浏览 中国人权: 首先想请你谈谈你是怎样走上现在这条路的,并请介绍一下你所从事的工作。 德庆边巴: 我想开始得解释一下,当初去北京的目的是学中文和了解那个地方。之前,我曾研究西藏好多年,发现自己 并没有居住在那里及感觉受限制的特殊经历。现在,我得出一点,要想真正了解今天的西藏,你就必须知道中国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我的主要目标,我想如果在奥运 会前一个月我没有被驱逐出境——被要求离开——我会在那里呆更久一些。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1 杨继绳 这本书原打算名为“天堂之路”,后来我改为“墓碑”。“墓碑”有四重意思,一是为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墓 碑;第三,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下一个墓碑;第四,在写这本书写到一半时,北京宣武医院在为我体检中发现有“病变”(甲胎蛋白呈阳性),於是我加快了写作 的速度,下决心把这本书写成,也算是为自己立一个墓碑──有幸复查时排除了病变,但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因此书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自然 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当然,主要还是前三种意思。
近日,目前被非法关押的内蒙政治异议人士哈达和妻子新娜的律师哈斯致信中央和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指内蒙警方为了逼迫哈达认罪,继续非法拘禁已经刑满释放的哈达,至今已经超过两年。1996年,当局指控哈达犯有“分裂国家罪”和“间谍罪”而将其判刑15年,刑期至2010年12月。哈达从1995年被关押至今,从未认罪。
昝爱宗 昝爱宗描述了中国官方为庆祝建国60周年所作的筹备工作,认为当局对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打压、安保工作的全面启动、对警力和军力的炫耀,都是为了保证党的政治合法性和完全的控制。 「一样是雄壮威武的阅兵,一样是欢呼万岁的群众,一样是高歌酣舞的文工团员,一样是声震大地的礼炮,一样是五彩缤纷的焰火……。一切都那么相似。为 准备这次国庆,据说就花掉了起码是上千亿的钱,一切的一切都是踵事增华。庆典的标语和彩车所展示的,电视上与报纸上所宣扬的,这五十年是从胜利走向胜利, 整个历史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 1999年10月1日,中共建国50周年,江泽民主导阅兵,中国社科院前副院长李慎之先生撰文《...
[房屋被强拆案] 叶家三代在北京的住房于2003年5月因为奥运相关的工程而被强制拆迁。一家老小被逐出后,因补偿金不够购买住房而无家可归。绝望之余,身为残疾人的叶国强于2003年国庆日当天在天安门金水桥上企图投河自尽,之后被秘密开庭判处两年徒刑。其兄叶国柱因于2004年8月申请示威游行,抗议因奥运进行的强制拆迁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但在2008年7月26日刑满当天,却直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而叶国强和侄子叶明君,因到北京宣武区政府前进行抗议,也于2007年9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虽被取保候审释放,但一直遭监视。...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