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144.
作为一个异议作家,一个曾经推崇胡适式的渐进改良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很早就以他犀利的观点和言辞在公知圈名气很大,人称“冉匪”。冉云飞的受洗见证曾被广泛转发,在公知圈子掀起一阵涟漪。熟悉他的朋友却看见了他因为生命的翻转而怎样祝福了他的家人、邻舍和更多的人。
20世纪最大的,与马克思主义相对立的实验场是美国。从精神资源而言,美国的一切都来自欧洲,是欧洲文明的继承者,又是其变种传。在源于欧洲的种种学说中,经过美国土壤的选择,得以生根开花的是自由主义。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六四”是指1989年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国政府为结束当年春夏之交在北京和其它城市举行的大规模和平抗议而进行的军事镇压。尽管中国民众坚持要求当局公布血腥镇压的真相,并追究责任,但当局一直坚持对事件的定性,是“反革命暴乱”(后改称“政治风波”),被“党和国家采取果断措施平息”。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当人们发现被蒙骗,就会产生追求真相的强烈渴望。当得知真相多年被掩盖、被歪曲,人们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挖掘它、揭露它、传播它,用自己的经历总结历史教训。个人的甜酸苦辣和国家的盛衰兴退息息相关,这些个人史著是中国当代史不可或缺的见证。
介绍 在当今文明国家,民主是一项基本的价值观。然而,中国作为最大的威权体制国家却建立了试图永久一党专政的体制。为了解决共产党专政与民主之间的内在矛盾,共产党建立了一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而实质上这套理论不过是各届领导人讲话的汇总。这套理论虽然并没有多少逻辑性可言,但是通过党的宣传机器,却深入家家户户,并且通过政府对公共媒体的垄断,进行歪曲性宣传而越来越得到强化。 这些歪曲性宣传包括,割裂民主与选举之间的关系,歪曲法治的概念,强调经济发展而有意忽略社会公正,对民主转型不久的国家进行贬低以增加民众对不稳定的恐惧,以及对民主国家进行挑刺,尤其对美国的民主进行误导性报道。 在互联网时代,...
王淑平医生是第一位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的医学工作者,备受当局迫害,不得不流亡美国。今年9月因心脏病去世。本刊发表陈秉中先生的悼念文章,纪念这位以挽救苍生为念,不计个人得失,以一己之力抗争当今体制的勇者。
我不赞同香港“勇武派”的行为,但我赞赏香港“和理非”派与他们的不割席。香港人的血液里没有以思想、以行为、以阶级划清界限的毒素。如果习近平还是父亲,林郑月娥还是母亲,如果他们还是人,就应该与香港青年们对话,平息他们心中的怒火,不要再继续挑动大陆人去仇恨香港人这样卑鄙的勾当。
自9月初以来,当局已经封锁了我居住的整个街区,道路被封锁,网速慢得像蜗牛在爬。每次进公寓楼,保安都会对我搜身检查,早晚都是如此。警方实施了宵禁,要求居民下午5点前回家,8点前关上窗户并拉好窗帘。警察睡在公寓楼的过道里,确保民众遵守这些规定。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