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078.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翟明磊曾经是国内顶尖的调查记者,后来成为了一位公民教育的践行者。这次关于「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直播,也是翟老师实现他理想的过程。他希望自己能够像李慎之先生一样,做一个普通的「公民教员」,将人类最优良的理念和制度传递下去。
与所有的恶搞一样,“列宁是蘑菇”只是一个玩笑。一旦专制社会开放起来,对习惯于思想统治和灌输的民众来说,即便自由来了,那些一辈子生活在红色神话中,或是正在接受其教育的人们,已经准备好运用自己的自由了吗?如果没有,自由会给他们带来一个比神话更好的现实世界吗?
中国人权 从 黄琦母亲蒲文清 处得知,日前,蒲文清向中央巡视组发出 举报信 ( 附后 ),要求敦促四川省和绵阳市有关当局依法公开公正公平处理黄琦案,立即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并向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及法官周冬青发出《 取保候审申请书 》( 附后 ),要求当局依法允许黄琦取保候审。 蒲文清在举报信中说,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警察秘密带走,之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羁押在绵阳市看守所500多天,而其泄露的所谓秘密——《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既不是红头文件,也没有加密标志,连公章都没有。黄琦罹患新月体肾炎、...
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在这三头灰犀牛中,内忧远大于外患。
北京八旬老人王秀英于今年2月向国家审计署提出“公开财政部长楼继伟担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的离职审计报告”的申请,但被审计署以“申请公开内容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予以拒绝。因国家保密局出具的答复证实没有关于审计报告的保密文号,故王秀英向国家审计署提出申请复议,但复议结果是维持原答复。为此王秀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出诉讼,状告国家审计署此行为违反了政府信息公开的有关法律。该案将于2016年10月21日上午9时30分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区开庭进行不公开审理。 王秀英老人是北京为举办2008年奥运进行拆迁的受害人,因维权被判劳教1年,...
赵紫阳《改革历程》的成功出版,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麦克法夸尔教授的序言,但对这位教授来说,这只是他本已光辉夺目的职业生涯的一个注脚而已。麦克法夸尔教授是一位卓尔不群的人物,他身后留下的雍容大度和优雅的光芒将继续照耀那些认识他的人道路,他的智慧是中国人和全世界人的永远遗产。
在又一个新春到来的时候,我还想强调人性这个问题。无论遇到什么,尤其是在我们一时难以判断是非的时候,记住我前面的那句话: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哈耶克对人类思想的影响,可能会与孔子对中国人思想的影响一样深远而无孔不入。哈耶克指出,在一个自由经济中,游戏规则是公平的,输了的人无法不认输,因为市场是只看不见的手,无法抗拒它的惩罚,受罚人也无法责怪任何他人。而乌托邦主义制度却有只看得见的手来执行奖惩,失败者总会有办法找政府,抱怨奖罚不公平,或不合理。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