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062.
11月6日,中国将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的 普遍定期审议 。这次审议是在这样一个时刻进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大规模拘禁的报道不断增加;中国官方加强了对人权的普世性和对人的尊严的尊重这一国际人权体系核心原则的攻击。 中国当局于2016年开始了一项针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运动,自2017年以来一直不断升级。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了一个“反极端主义”的条例,将“非正常”蓄须、穿戴蒙面罩袍,不仅把在食品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保持清真的行为都归入到“极端化的主要表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第9条)。据报道,中国当局在新疆以打击极端主义的名义下拘留了至少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
多年来,中共把“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把自己抬到一个“普救众生”的道义高峰。“党国”以极低的价格,支付只有使用权的老百姓,然后以极高的天价再把土地卖出去。经过一次次的巧取豪夺,这样,当中共大搞让他们和他们的子弟们“先富起来”的经济改革时,中国的土地,无论城乡,已经是“普天之下莫非党土”了!
11月8日,湖南的尘肺病工人们再次聚集到深圳市政府。尘肺病工人们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医疗保障权都得不到回应?这个问题在拷问当局,中国工人的人权底线到底在哪里?在当局驱离工人时,难道连最基本的生病健康的人权也得不到政府的关心了吗?
“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的 公开信 ,2018年6月1日 1989年,中国政府对全国的民主运动实施了血腥镇压,在北京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也遭到严厉打击。中国政府不仅一直卑鄙地否认屠杀的事实,而且声称把抗议活动说成民主运动是“歪曲事实真相”,将其定性为“政治动乱”,并坚称在当时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采取各种强迫遗忘措施,以抹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当局从来没有对镇压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学生、教师、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为承担责任;...
中共本来要在11月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四中全会一再推迟,习在无力招架华盛顿的连环拳攻势的情况下决定进一步抛离邓小平的市场改革路线而重拾毛泽东的「自力更新」的老路。反习势力或明或暗地在积累并发酵,反习的全国大联盟已悄悄成形,大大假如续逆民意、逆世界潮流地走回头路的话,要付出的可能是亡党亡国的代价!
中国文化的盛装舞步下,其实底蕴是江湖文化和痞子文化。个个都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上下齐打小算盘,算计的最高境界,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中国精英大举溃逃,本质上是既得利益者们对文化和体制的集体排异,这的确是一场可以撼动国本的危机,这场危机的根本所在是:人财两空!
新疆从2016年8月开始构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整个新疆已经成了一座更大的监狱。所有关注中国人权、关心中国未来的人,现在都应该为被关押的维族人大声呼吁,他们的处境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处境,他们的命运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命运,他们的未来就是每个中国人的未来,他们的自由就是每个中国人的自由。
中国人权 从可靠信息来源获悉,刘晓波在当局囚禁中死亡后,“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极度担忧身患重病的儿子也会死于看守所。黄琦于2016年11月被拘留,于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因他在“六四天网”发布了绵阳市某部门的一份文件,该文件列出了打击黄琦和访民陈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后经有关部门鉴定,该文被认定为 绝密文件 。四川当局曾多次威胁黄琦的母亲,并向为黄琦呼吁的访民散布:“不要指望黄琦能活着出狱”。7月11日,黄琦母亲通过 视频 发表声明,要求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释放黄琦。 黄琦是国内资深维权活跃人士。...
身份政治已成为一个能解释当今许多全球事务的核心概念。左右两派都在搞身份政治,左派目前实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兴起。人们永远不会停止以身份的方式思考自己和社会。但人们的身份既不是固定的,也不一定是出生的。身份可用于划分,但也可用于融合。最终,这将成为当前民粹主义政治的补救办法。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在悉尼与墨尔本上演鼓吹暴力歌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匪杀人犯贺龙的《洪湖赤卫队》。这次,他们来墨尔本也挨了打,“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正在自掘坟墓。感谢每个人的奉献,“红狼”胆敢再闯澳洲家园,我们下次再见。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