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132.
“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的 公开信 ,2018年6月1日 1989年,中国政府对全国的民主运动实施了血腥镇压,在北京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也遭到严厉打击。中国政府不仅一直卑鄙地否认屠杀的事实,而且声称把抗议活动说成民主运动是“歪曲事实真相”,将其定性为“政治动乱”,并坚称在当时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采取各种强迫遗忘措施,以抹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当局从来没有对镇压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学生、教师、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为承担责任;...
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今日在北京发表声明。声明中说:虽然中国近年来在减缓赤贫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绩,但取得进步的同时,也存在“严重不平等现象”,“十分薄弱的……承认经济和社会权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场精心设计的在法律秩序的名义下进行的钳制运动……显著减少了寻求补救或通过任何法律或行政机制疏导压力的选择”。 这项声明是奥尔斯顿在对中国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访问结束后发表的。这是他对中国的首次正式访问,旨在评估中国政府在消除贫困方面的效果以及“ 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的 ”。 奥尔斯顿强调, 如果各国政府不把经济和社会权利视作 人权 ,...
香港人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和章法,只要在这个章法内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一旦越过这个章法就比较抓狂。我虽然没在香港念过书也没在香港生活过,但就我有限的了解来看,放眼整个中国甚至华人社会,如果连香港人都没有格局那还有谁更有格局呢?
毛泽东无论在如何处理与其三任妻子关系的私德方面,还是在如何处理与其治下人民关系的公德方面,都奉行一种“我只对我自己负责”的人生信条,或说是一种“极端个人主义”的人生信条,并因此而成为一个极端不讲德行的人,一个极端不讲私德的夫君和一个极端不讲公德的统治者。
在服满两年刑期后,著名维权律师 江天勇 本应于今天获释,但在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下,他却再次失踪,前去接他的父亲和妹妹也同时失踪。前往位于新乡市的河南省第二监狱迎接他的支持者被告知: 江天勇被接走了 。 据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发的推文说,江天勇的父亲和妹妹在2月27日下午由三名国保人员“陪同”从河南信阳老家出发前往新乡,下午5点20分家人与他们通过话之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两人的手机一直关机。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国际社会万万不可接受中国正在施行的极权主义计划,不能只把它看作是另一个镇压阶段。只有在一个持续践踏人权和人类尊严的无法无天的政权中,才会有人因合法行使权利而受到监禁,...
用六个字来概述改革开放的实质:卖地、举债、印钱。这是从根本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否定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正当性。卖地、举债、印钱,造就了中国的经济的虚假繁荣。中国经济的致命问题是经济效益的低下,许多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为负。最终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债留中国,钱去他乡。
  •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 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全文,英文中文

中国于1988年批准《禁止酷刑公约》。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