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2070.

专题和国别任务的特别程序都可以开展访问,调查特定国家的人权状况。访问后,任务负责人将向人权理事会提交调查结果和建议报告。

访问程序先由任务负责人向联合国成员国递交访问申请。如果该国同意,将发出邀请,在双方同意的日期进行访问。不过,该国可能在任意时间向任务负责人在没有申请的情况下发出邀请,人权理事会和人权高专办也可建议前往访问。 可能会导致发出国别访问邀请的若干因素包括:与专题报告或研究有关、一国近期的人权状况变化、出于实现地区平衡考虑的某项任务,以及可能会造成影响的访问。

特别程序联合制定了标准的职权范围,列明了成员国向任务负责人发出邀请时应当提供的保障:

 (一)在全国范围内特别是在限制区域内的行动自由,包括提供交通便利;

 (二)调查自由,特别是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容许进入所有的监狱、羁押中心和讯问地点;

(2) 联系中央和地方政府各部门机关;

(一) 据网上新闻披露,2018年6月1日,中国央行突然发布一则消息:人民币发行不再依靠美元,用次等企业债券支持人民币发行。这是央行第一次对无锚印钞的公开确认。 其实,中国早在几年前就己经开始无锚印钞了,这根本就不是新闻,全世界都知道,唯独中国老百姓不知道(他们生怕你知道!) 。中国过去的印钞,全是以美元(外储)为锚,来确定基础货币(主要是M2)的供应量,假如汇率是6,你有1美元,你可以印6元人民币,如果有100美元,你可以印600人民币,如果后来你手中的美元减少到50元,你就要回收300元人民币回来,否则就要发生通货膨胀,这就是以美元为锚印钞。 如果你还没明白,我再举另一个例子,...
被捕后,我几次受到殴打,在审讯室里,办案民警赵忠宇把我固定在铁椅上,像打沙袋一样击打我头部16下,致使我昏死过去,然后再用凉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赵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树皮一样扯我二个大腿内侧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
11月8日,湖南的尘肺病工人们再次聚集到深圳市政府。尘肺病工人们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医疗保障权都得不到回应?这个问题在拷问当局,中国工人的人权底线到底在哪里?在当局驱离工人时,难道连最基本的生病健康的人权也得不到政府的关心了吗?
中共本来要在11月召开的中央委员会四中全会一再推迟,习在无力招架华盛顿的连环拳攻势的情况下决定进一步抛离邓小平的市场改革路线而重拾毛泽东的「自力更新」的老路。反习势力或明或暗地在积累并发酵,反习的全国大联盟已悄悄成形,大大假如续逆民意、逆世界潮流地走回头路的话,要付出的可能是亡党亡国的代价!
新疆从2016年8月开始构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整个新疆已经成了一座更大的监狱。所有关注中国人权、关心中国未来的人,现在都应该为被关押的维族人大声呼吁,他们的处境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处境,他们的命运就是每个中国人的命运,他们的未来就是每个中国人的未来,他们的自由就是每个中国人的自由。
习近平的梁家河之路,告诉我们,中共的培养路线就是凭血统、凭关系、凭个人效忠,而不是凭能力,凭思想水平,凭历练。习的成长之路是一代知青中相当平庸的一例,没有任何特别的亮点。习从入党升官到入学入仕,父亲平反复出,家庭背景越来越强硬,地位权力也越来越高,可是仕途却越来越没有风险。
多年来,中共把“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把自己抬到一个“普救众生”的道义高峰。“党国”以极低的价格,支付只有使用权的老百姓,然后以极高的天价再把土地卖出去。经过一次次的巧取豪夺,这样,当中共大搞让他们和他们的子弟们“先富起来”的经济改革时,中国的土地,无论城乡,已经是“普天之下莫非党土”了!
2018年10月8日,李静林律师会见了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黄琦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他是因当局打击他和“天网义工”的犯罪计划遭曝光而被构陷、被指控为所谓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黄琦声明他绝不变更委托的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如果没有他们两人出庭,他将拒绝出庭。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后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案件至今未开庭审理。 更多关于黄琦案的信息,请见: 中国人权 黄琦 专页 。 声明 因打击黄琦等“天网义工”犯罪计划遭曝光后,而被构陷之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诉讼中,黄琦绝不变更委托律师。如没有李静林、刘正清两名律师出庭,...
中国文化的盛装舞步下,其实底蕴是江湖文化和痞子文化。个个都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上下齐打小算盘,算计的最高境界,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中国精英大举溃逃,本质上是既得利益者们对文化和体制的集体排异,这的确是一场可以撼动国本的危机,这场危机的根本所在是:人财两空!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