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3.
Simplified Chinese (230.03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34.54 KB)
颁布机构: 
新闻出版总署
工业和信息化部
Simplified Chinese (205.69 KB)
Traditional Chinese (299.89 KB)
颁布机构: 
工业和信息化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商务部
海关总署
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环境保护部
本文中文由 中国人权 获准翻译;英文原文最初发表在2016年5月12日出版的《纽约书评》上。英文版权©Andrew Nathan;中文翻译版权©中国人权 Chinese translation by Human Rights in China, by permission of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 where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the May 12, 2016 issue . Copyright © by Andrew Nathan 本文中引述的书籍和文章: 《...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任何思想家在历史上都是过渡人物,除了春秋战国及民国期间,历史上绝大多数思想家迅速被世人淡忘,“一二·九”这一代知识分子尤甚。从顾准到何家栋,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个从马列主义到民主觉醒再到传播民主的过程,而在世界思想史上他们寂静无声。这是那一代才华横溢而又生不逢时的知识分子共同的宿命。然则他们是我辈精神教父,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中共在大概率不能夺取政权的情况下夺取了政权,中共在大概率会崩溃的情况下没有崩溃,中共在大概率会向宪政转型的情况下没有转型。中共会向何处去?中国会向何处去?我期待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答案。
租界的本质,并非教科书上说的“瓜分”、“灭亡”……而是“保护经商安全”。租界,无论是外国在中国攫取的租界、还是中国在外国攫取的租界,其存在的深层次动机,都是外资对投放地司法状况的严重不信任。又要去那里投资做生意,又担心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怎么办呢?租界作为一种解决方案,才得以横空出世。
我们早就从已经成为民族圣女的林昭的叙述里,知道她有一群来自大西北荒原的战友:他们共同编印了《星火》杂志,在“万家墨面没蒿莱”的黑暗中发出反抗的希望之光,却因此而罹难。我们永远怀想他们,更渴望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当年究竟发出了什么声音,让执政者如此恐惧,非除之而后安?他们给我们后人留下了怎样一份精神遗产呢?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