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2.
谁知道,就在我们找位置,等面的时候,闯进来两三个协警,靠近我,说:顾义民,跟我们走吧。我见状,忙叫老徐拍照。边说着,边走向取面处,冲捞面师傅喊:有没有菜刀借我用用?
在我坐牢以后,有时候我们犯人坐在一起聊天,她们就问:“你干啥了嘛?年轻轻的。”我就说了。她们说:“你为什么要为别人做?你说了,你做了,那些农民能听到看到吗?你不是白说了。”我说:“不是白不白的问题,我凭我的良心衡量是对的还是错的。”
六四被残酷血腥的镇压之后,虽然少有直接抓捕家属,但是每一个遇难者家属,流亡者的家属,残疾者的家属,做监者的家属都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和煎熬。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去年9月,天安门母亲群体中重要成员蒋培坤先生离我们而去,继后又走了山东的张淑云女士,今年4月大连的韩淑香女士病逝,迄今为止群体中已有41位难属离世。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的遗恨,就是没看到正义伸张、沉冤大白的那一天! “六四”惨案已经过去27年,对于我们难属来说可谓是白色恐怖的27年、令人窒息的27年。 27年来和我们打交道的是警方,27年来踏破我们门槛的也是警方。每年年初从赵紫阳先生的忌日开始,两会、清明节、“六四”忌日,甚至国家的重大活动及外国政要来访等一系列日子,我们难属都被警方监听、监视、查抄电脑、跟踪或被拘押。他们使用无中生有、编造事实、...
怀旧之所以关乎国运,不但是因为怀旧者的行为是一面观察社会价值观实况的镜子,还因为社会价值观的主流倾向将决定国家转型的方向。
我们不是要建立一个我们想象中能达到公正的,并能一劳永逸的理想社会,这种理想社会也不可能存在,而是要建立一个能不断对不断产生的利益纷争进行均衡的机制,这一机制,就是民主机制。
我忽见有条“金珠鳞”的鱼鳃似在煽动,还有气息,便心痛地想扑上去要救它,但一只红卫兵的脚,猛地踏了上去,并用脚尖狠狠地一碾,血淋淋的鱼肠子飞溅四处。那一刻,我一个完整的童真世界霍然崩裂了。
如果说在过去三十多年计划生育起到过什么作用……最主要的作用只是制造了无数的家庭悲剧,伤害了无数妇女的身体,将大量的计生罚款从农村抽去到了城市加剧了城乡收入分化,并严重破坏了合理人口结构……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