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89.
別人的青春岁月有酸甜苦辣、更有活力奔放,而耿格从13岁起的岁月,是以无止尽的羞辱和难堪开展的。
中共毫無「法」的觀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數,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決定也不算數,一切按黨的權力需要隨時任意搬龍門。「831決定」體現了絕對權力的無法無天,極權者向人民放權的真普選之路是封閉的。其後果是預示這種極權手段將君臨香港,也許吳克儉真箇是一語中的,「831決定」誠如禍國害民餓死三千萬人的「大躍進」也。 普選特首方案自去年3月喬曉陽宣旨以來,中共港共和建制派都強調政改方案必須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定」。按《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對《基本法》只有解釋權,若要修改須依第159條的程序,並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修改權,人大常委沒有修改權。2004年突然冒出個「人大常委決定」,這決定並非對《...
从此开始,香港和大陆民主运动彼此之间互相促进的作用之大,一定会出乎人们的预料——可以这么说,当局的做法其实是给缓慢的大陆民主运动列车加上了一个动力巨大的火车头。
美国是一个以宗教宽容和文化多元为立国基础的,任何以集权政府机构为依靠在美国大学内部破坏这种多元精神、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涉及到严重的违法问题。坚持自己的自由意志,而不受中国政府使、领馆的领导和操纵,才是大陆留美学生获得真理的第一步。我要说:“美国的大学空气使你自由!敞开胸怀、吐出雾霾、自由呼吸吧!”
1887年,马汉写过这样一段俏皮话,一段鞭辟入里的俏皮话:“任何时候通过吞并或其他方式扩张美国空间的计划,都在半途中遇到了宪法这头狮子。”在宪法这头雄狮面前,没有人可以凌驾其上肆意妄为,也没有人能做到让美国人民跟自己“万众一心,同心同德”。美国历史上,在任何重大公共问题上存在不同的声音,都不稀奇。
极权国家一面以“秘密”的名义对外封锁一切被它视为“不方便”的真相,一面千方百计地打探每个国民的隐私,不只是为了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还想抓住他们的弱点和把柄,将之用做要挟、控制的手段,讹诈他们,把他们变为权力统治的顺从帮凶。
南海仲裁是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启动的强制性争端解决程序。菲中两国皆为该条约的缔约国,有法律义务执行仲裁裁决。不执行裁决结果,当然违反了国际法。强制仲裁是《公约》的一个创举,允许争端一方单方面起诉另一方。中国目前的做法实际上是破坏了海洋法争端解决机制,或将导致整个海洋法律体系的崩溃。
忽而百年。从1912年诞生的《律师暂行章程》到今天的《律师法》,从“替凶手辩护”被吊销执照的杨景斌到不久前的李庄案,代际传递的法治之梦尚未实现,百年迂回的律师仍在路上。
异议人士 于世文 的代理律师马连顺5月1日到看守所会见于世文时得知:为抗议郑州市管城区法院在其案件起诉到法院近15个月中,不问不审不判,却违背法定条件到最高法办理延期三次,于世文已从4月27日开始绝食,目前已很难写字。于世文身患血压高、血质稠、心脏病、抑郁症等疾病,到看守所后又发生过第二次中风,在这种情况下绝食,律师深感担忧。 背景资料: 于世文因组织“六四”公祭活动于2014年7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 ” 正式逮捕 。2015年4月22日于世文接到起诉书,次日于世文 发表狱中感言 ,说因为为六四实质性做出了一点努力而遭到起诉感到很荣幸。 于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中,...
由于缺少最起码的自由--首先是言论自由,我们曾经付出无比高昂无比惨重的代价。郑义的中国生态危机报告被封杀十余年这件事则提醒我们,这样高昂惨重的代价我们现在还在付。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