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5.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沈元最终因治学命丧黄泉。文革中的1970年“一打三反”,年仅32岁的他被以所谓的投敌叛国“反革命罪”错误枪决,文革后才平反。这期间,和沈元同被枪决的北大同窗还有:中文系林昭,外语系顾文选,哲学系黄中奇,化学系张锡琨。
民运、维权人士刘少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2016年4月15日上午9时在广州中院第十三法庭开庭。为表达对他的声援和支持,我们现转发他在被捕前一个月撰写的回忆参加八九民运的文章(本刊重新做了编辑)。刘少明于2015年5月29日被广州警方带走,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7月14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
就目前而言,民族主义者主要是向外使劲而不是向内使劲。对外国政府表现出强硬态度,但面对本国政府或官员时,则表现十分软弱。对外国(如美国)侵犯人权问题十分关心、敏感,反应激烈,但对自己或身边的人受侮辱、受侵犯,则表现麻木,委曲求全。对日本某一本教科书篡改历史怒不可遏,但对自己所学的教科书和课堂上的谎言却坦然处之。
当一个政权把你教育得使你不会对它的正确性有任何怀疑的可能时,你便开始怀疑起你自己。你被抓了,你根本没有想过抓错了,而是竭尽全力从心的角角落落翻出“反动思想”,从生活的饮食起居各个方面搜寻出“犯罪的事实”,以证明他们把你抓对了。
苦难之后,父亲仍有选择快乐的能力,而我的母亲在颂圣,原罪,一轮紧似一轮的阶级斗争中,终于无路可退,精神崩溃。苦难之后,她失去了选择快乐的能力,成为那个时代的活祭。我的父辈啊!
香港差,国家差,就这么简单。如果我们可以保持我们的核心价值,希望我们国家可以快点赶上来,那就不只是我们有自由,就十三亿人民都有自由啰。所以你们,现在,你们打的这场仗,不是为香港自己打的,你们是为十三亿人民打的!不可以放弃!民主必胜!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1968年,这里与广西其它地方一样,却发生了一场反人类的大屠杀,一个面积不大(1540平方千米)的小县,当年的人口仅十多万人,据官方在1980年代“文革处遗”时的统计,就有近三百人惨遭杀害,且杀人手段极端残忍,枪杀、棒杀、石头砸死、用刀捅死——等等无奇不有,更有把被害者人头割下挂在电线杆上示众,令人惨不忍睹。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