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89.
2016年6月16日,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及创办人林荣基公开发声,披露他被中央专案组拘留8个月的恐怖经历。林荣基是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失踪事件的五名当事人之一。去年秋季,他们陆续失踪,之后被证实身处中国大陆并受有关当局控制。林荣基说,在此期间,他被提审近30次,不得聘请律师,2016年2月底凤凰卫视播放的其认罪片段是他在被当局逼迫下按照要求做的,“有导演,有台词”。 据林荣基在记者会上所述,他是在2015年10月24日过深圳海关时被拘留,翌日被戴上手铐、眼罩及鸭舌帽,乘了近14个小时的火车被带到宁波。其后约5个月,他被关在一个“大建筑物”中一个不到300平方英尺的房间内,被24小时看守。...
我从未见过高智晟先生,但他却是我敬佩、敬重的人之一。他出狱不久,通过别人辗转寄来8000元人民币。那是爱心人士让他去看牙的钱,他却无私给了我们母子。每每想起此事,我内心都非常温暖、感动、感激。一件小事,折射出了一个人宽广、博大的胸怀。
(原文为 英文 ,中文由 中国人权 翻译) 麦戈文主席、鲁比奥联合主席和各位委员会成员: 感谢你们给我这次作证的机会。我很荣幸能在此声援香港前线活动人士。我要感谢委员会成员对香港民众的重要支持,以及对推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的领导。 在过去的3个月中,全世界见证了大卫与(巨人)歌利亚的历史性对峙。香港民众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迎面站到强大的北京独裁政权面前。在这场历史性之战中,他们不仅是在为740万香港人的民主未来而战,而且也是在为所有人维护人类尊严和权利守住区域和全球的前线。 不久前的“民愤之夏”实际上是香港民众多年来不断反抗北京侵犯香港自治、权利和自由的一部分。...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今天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当选为由47名成员组成的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任期3年(2014年至2016年)。 “中国必须坚持最高的人权标准,这不仅是国际人权法的要求,也是理事会对其成员的要求” ,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公民对此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他们不断呼吁保障自身权利的呼声不仅越来越响亮和广泛,而且不容忽视。” 在今天的表决中,中国获176票,占总数192票的91.7%。分配给亚太地区的4个席位分别由中国、马尔代夫、沙特阿拉伯和越南获得。中国从2006年至2012年曾连续两度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 2013年11月5日, 中国人权...
2016年1月29日上午9点半,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对维权人士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作出宣判,他们分别被判刑五年、三年半和两年半。唐荆陵及其辩护律师认为,唐荆陵宣扬“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行动不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言行未超越《宪法》规定的权利范畴;没有相关证据可以指证唐荆陵等人使用了造谣、诽谤或其他形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三人的律师均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荆陵,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
2016 年 1 月 29 日,倡导“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 唐荆陵 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五年徒刑。2014年5月,他因组织学习和研讨“公民不合作运动”,准备纪念“六四”25周年等活动,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与他一起参加活动的袁朝阳、王清营也被以相同罪名分别判处三年六个月和两年六个月徒刑。 唐荆陵表示他不会提出上诉。在这个声明中,他详细说明了为什么不上诉,因为在中国的法院系统里找不到公正:“在法院堂皇的大楼里,我们可以看到庄严华丽的陈设和装饰,看到衣冠俨然的政府雇员,唯独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义。”他重申将致力于推进公民不合作运动,而这正是他被定罪的原因:...
朋友转来网上的一篇报导:新上任的北京驻​​香港官员、中联办法律部长王振民首次就香港书商李波失踪案表态。朋友问这是不是等于中共间接承认他们绑架了李波,请我做个解读。
82名来自全国不同省市的律师联名发表谴责书,谴责天津警方非法剥夺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诉权及其辩护人辩护权的行为,以及抓捕四位被羁押人士的妻子和与妻子们合影的四位律师的非法行为。6月6日上午,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维权人士戈平的妻子樊丽丽、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展示上写表达对丈夫支持的红色水桶,11时45分左右,四人及她们委托的四位辩护律师及摄影师等人相继被警方带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直至7日凌晨3时许,他们才陆续获得人身自由。谴责书要求天津市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
这3天的限制,我不仅不能正常生活,反而被他们拦截、软禁,并被强制送到派出所审讯,还被扭伤了胳膊、手腕。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胃部、胳膊、腰部一直疼痛。我不断在想:以后还有什么敏感的日子?我知道这种经历将不断重复。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