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89.
9名苏州市维权人士因上月初G20峰会期间在网上发表敏感言论而被当局拘捕,王明贤是其中之一,其家属至今未收到任何拘留通知。王明贤的代理律师隋木青于10月13日到常熟市公安局了解情况,被告知王明贤的羁押通知书已经以挂号信寄出;经查询,邮局未寄发。隋木青律师要求警方告知王明贤的罪名及羁押场所,被无理拒绝,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据理力争,才被口头告知:王明贤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场所监视居住,监居地址不予告知。 苏州大抓捕——王明贤案 隋木青律师在维权圈发帖:今天下午约十五时许,再次赶到常熟市公安局。法制大队如约派出接待人员,在索要了相关委托手续后,告知王明贤的羁押通知书已经以挂号信寄出,经查询,...
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与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于10月8日上午前往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为同在“709”大抓捕中被捕并被关押至今的维权律师谢阳存钱,她们先是无故被阻看守所门外,后又无故被暴力抓到警车上,王峭岭还被扇了一耳光。 长沙警察火辣辣,便衣查证扇耳光 709王峭岭 10月8日上午一上班时,我跟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下了出租车。一看,诺大的停车场,两边几十个制服警察和警车。 我们向大门走去,一个穿黄白条纹上衣圆胖大眼的人拦住我们。 问我干什么?我说存钱啊。 他问给谁存钱?我说谢阳律师!他说谢阳律师有钱,不需要存钱。 我笑了,问:“你谁啊?执行公务得要证件!”...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已逾6日,鉴于他曾因办理和参与诸多公益维权案件和法律行动而遭强迫失踪和酷刑等迫害的经历,其妻金变玲及4位709家属和60余律师共同发表声明,对他此次失踪事件深表忧虑并高度关注,并敦请相关公安部门立即对江天勇失踪一事展开调查;如果江天勇被采取强制措施,要求办案机关立即依法书面通知其家属,并保障其获取律师辩护之基本权利;如果仅因江律师赴长沙看望同仁家属或陪同同仁家属了解会见事宜而被行政拘留甚或被进行刑事追究,他们表示完全不能接受,要求立即予以释放。 关于江天勇律师失踪逾六日的关注声明 知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先生,...

最后更新:2017年9月18日

2015

6月11日

新华网发文攻击维权律师王宇,指她曾打人致聋被判刑,却到处打着律师的旗号宣扬“所谓的”公平正义。王宇曾为維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女权五姐妹”和法轮功学员辩护。资料来源

6月15日

中国人权 从可靠信息来源获悉,刘晓波在当局囚禁中死亡后,“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极度担忧身患重病的儿子也会死于看守所。黄琦于2016年11月被拘留,于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因他在“六四天网”发布了绵阳市某部门的一份文件,该文件列出了打击黄琦和访民陈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后经有关部门鉴定,该文被认定为 绝密文件 。四川当局曾多次威胁黄琦的母亲,并向为黄琦呼吁的访民散布:“不要指望黄琦能活着出狱”。7月11日,黄琦母亲通过 视频 发表声明,要求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释放黄琦。 黄琦是国内资深维权活跃人士。...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在约定好的阅卷时间前一天,被检察院通知说由于承办检察官出差而取消阅卷。鉴于此次与上次非法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一样,隋律师回复说,他不接受绵阳市检察院再次变相拒绝律师阅卷的非法行径;检方负有无条件为律师阅卷提供便利的法定义务,若检方确有困难,应明确辩护律师到底何时方便阅卷。 黄琦于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黄琦案最新情况说明 隋牧青律师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约五时许接四川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电话,称之前与李静林律师约定本月十二号(明天)阅卷(黄琦案),现接领导指示:黄琦案系省检督办案件,...
在香港终审法院对是否允许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和罗冠聪就其判刑提出上诉举行听证会的前一天,两名联合国专家敦促法院 “遵照香港所应承担的国际人权法的义务”来审理他们的案件。 “我们担心,如果他们的案件维持原判,将会扼杀不同意见的表达、抗议的权利和人权捍卫者的整体工作。” 专家们在一份声明中说,“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保护人们,特别是那些分享不同意见的人。” 今年 8月,黄、罗和另一位民主活动人士周永康在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成功地要求复核三人的判刑后被改判为6-8个月的监禁。他们三人因在2014年抗议中的活动最初被判社区服务。香港律政司坚称刑罚过轻,向上訴法庭提出复核。...
Simplified Chinese (362.37 KB)
颁布机构: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致习近平的 公开信 ,2018年6月1日 1989年,中国政府对全国的民主运动实施了血腥镇压,在北京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他城市的抗议活动也遭到严厉打击。中国政府不仅一直卑鄙地否认屠杀的事实,而且声称把抗议活动说成民主运动是“歪曲事实真相”,将其定性为“政治动乱”,并坚称在当时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确的。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国内采取各种强迫遗忘措施,以抹去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当局从来没有对镇压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学生、教师、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为承担责任;...
今天,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在日内瓦就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地区女性权利的进展情况提出了一系列尖锐的问题。委员会的独立专家们在与中国代表团全面交换意见时,提出了许多制度上存在的问题,其中包括: 对民间社会的限制和骚扰; 受害者诉诸法律的途径和司法独立; 女性知情权和信息的可获取性; 对少数民族、农村妇女、女同性恋者、双性恋女性、跨性别女性以及残疾女性等弱势群体的歧视;以及 对法律和政策实际落实情况的具体评估。 在回答专家们所提出的具体而有依据的问题时,中国代表团的回应避实就虚,着重从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实机制来回答问题,并列举了各种数据。但是当问及杀婴行为及其他敏感话题时,...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