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93.
New!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
New!
2020.4.28 山东临沂人大副处级副调研员丰晓燕在北京王府井散发传单提倡民主改革,重选中国主席,反对社会不公,于4月29日被强行送至临沂第四精神病院以精神分裂症治疗。至今未放出。 山东临沂市人大副调研员丰晓燕北京散发民主传单被送至精神病院 4月28日,丰晓燕在北京王府井散发传单提倡民主改革,重选中国主席,反对社会不公。被王府井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次日送至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在未进行精神检测的前提下,临沂市北京路育才路派出所二十多位警察强行暴力将丰晓燕关进住院部。期间掌掴丰晓燕及其女儿,裸露丰晓燕身体,将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 5月4日,...
New!
“中共党魁的意志就是共产党的意志,而共产党的意志则会通过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走过场、举手表决后成为国家法律,共产党对这个国家的统治就是党魁对这个国家的统治……习近平既然掌握中国政府的一切权力,就应该对中国政府的一切作为承担责任,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习近平在疫情中的责任 只会伏地跪拜权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隶的民族。 中国人有能力、有权利追究政府的责任,有能力、有权利追究执政者的责任。 爆发于2020年初的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时间内就席卷全球100多个国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确诊病例已近430万,死亡人数已近30万。...
——从修宪开始,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了。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掌握了刀把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员贪腐。党内已经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利。当务之急,换人这是第一条。
——我要再次重申“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我们不会接受北京当局,以“一国两制”矮化台湾,破坏台海的现状,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原则。无论什么样的挑战,民主自由的价值,一直是我们的坚持。“自助助人、自助人助”的共同体意识,也始终是我们的信念。
——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对中国索赔尽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实际操作难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较低。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对中国追责、索赔。国际索赔与中国的应对策略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源头以及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履职调查相关联。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横行。这场瘟疫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它深刻地改变了历史,改变了人类生活。中国政府的瞒报和造假就给世界各国带来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灾难。在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头号责任人。
——当港人喊出“如果今天不反抗,明天香港就是新疆”的口号时,维吾尔人知道华语世界已醒悟;当武汉因冠状病毒爆发被封城,武汉人被全面监控隔离而呼吁关注时,维吾尔人知道中国人开始醒悟;当遭遇冠状病毒袭击各国,不顾中国威胁利诱高调强调一定要调查病毒来源时,维吾尔人知道世界醒悟了。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