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418.
著名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今日到广东省阳春监狱会见郭飞雄时得知弟弟的健康状况非常糟糕,面色苍白消瘦,并且面色灰暗,一年来断续便血或稀水样大便,4月19日曾大出血。她要求狱方把郭飞雄转到上级医院医治,但没有结果。杨茂平讲述会见郭飞雄情况的帖文附后。 郭飞雄因参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维权活动于2013年8月8日被拘留,2014年11月28日其案被开庭审理,2015年11月27日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郭飞雄在关押期间遭受严酷虐待(参见郭飞雄的 国家赔偿要求书 )。 中国人权 呼吁国际社会施压,以让郭飞雄立即得到适当治疗。 (...
New!
在又一个新春到来的时候,我还想强调人性这个问题。无论遇到什么,尤其是在我们一时难以判断是非的时候,记住我前面的那句话: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会迷失。
New!
四川维权人士 谭作人 与妻子在春节期间探望了系狱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六四遇难学生 吴国锋 的父母以及即将出狱的维权人士 陈云飞 的母亲(陈云飞因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去为1989年六四镇压中的死难学生扫墓,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并报告了他们的情况。去年12月7日,85岁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访过程中被截访人员带回户籍所在地内江,与外界失联,其间,她发生心衰、高血压、糖尿病等严重病情,经急救治疗后,病情稍有缓解,治疗费高达4万余元(约5,900美元);45天后,于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谭作人说,吴国锋的母亲体弱多病,每周需去医院治疗,...
New!
刘飞跃是一个典型人权捍卫者,完全担当现代公民的社会责任而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与法治而不懈努力。当局对刘飞跃的重判,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民生观察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New!
应对中国经济的“灰犀牛”,需要做根本性改革,但这是不可能的,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讲话中透露了“坚决不改”的决心。接下来的,“灰犀牛”已经在路上,并在加速到来,其规模如海啸一般,将淹没每一个人。
New!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中国人权 综合网络消息:四川维权人士、 六四天网 创办人 黄琦 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于1月14日在绵阳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黄琦在庭审中表示不承认法院合法性,并为了辩护律师的安全,当庭解除代理,致庭审中断。黄琦目前无代理律师,其母亲蒲文清已被软禁一个月,与外界失联。 黄琦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因不久前遭当局吊销律师执照而无法出席庭审;另一名辩护律师李静林在庭审后接受媒体询问时三缄其口,表示什么都是秘密,不能说,连休庭时间都要保密。 据报道,庭审前一天,当局就出动大批警力在绵阳火车站和一些去往绵阳中院的道路上设置了大量警车。...
New!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New!
笔者不赞成“中国模式”的说法,但是如果把以强势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定义为“中国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的。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痛下决心,对过去的发展模式进行根本改造。如果心存侥幸,继续敷衍,问题叠加,前景不堪设想。
2018年11月18日,四川维权人士 黄琦 的母亲 蒲文清 发表声明(影印件附后),称在黄琦入狱后,当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监控她的行踪,致其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但她表示绝不放弃为儿子的冤案上访:如果她失踪、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完全在当局。她吁请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蒲文清说,自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构陷入狱后,她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先后到市、省和中央的各级公检法部门上访,呼吁无罪释放患重病的黄琦回家治病,但没有结果,她只好求助于国际社会关注,要求保障黄琦在狱中的生命权、医疗权等基本人权。 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2018年1月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