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0.
New!
——七岁那年我在做什么?那是个三反五反、清算斗争世道不彰的混乱时期,父亲去了香港,母亲被关起来劳动改造。我因为年纪小不懂惊恐,生存的本能让我直觉找到简单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赞叹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灾难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顾。
“709”大抓捕已经过去5年,但对律师和其他人权捍卫者的镇压仍在持续进行中,不断有新的律师被抓捕,已经被释放的律师仍无人身自由,被严格监控禁止出境,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然而,无论中共如何打压迫害,都无法挫败这群勇敢者的坚韧和达观,在高压控制和持续恐吓威胁的环境下,人权律师仍持续发声并代理着中国最敏感的人权案件,即使面临着被吊销律师证失去生活来源甚至再次入狱被酷刑的风险,他们也要为同道为公民为其他人权捍卫者呐喊。以下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709”大抓捕的五周年声明》,向这群勇敢者致敬! 风 ⾬ 如晦,逆风起飞 — 中国 ⼈ 权律师团律师关于 “709” ⼤ 抓捕的五周年声明 ⾃怨...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
——六四已经在香港开始了。杀戮在悄悄蔓延。这个时代的武装镇压,采取的不会是坦克上街。这个时代的六四,是把一个主要镇压事件分散成无数个看似更小的事件。实际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规战,是主战场的硬碰硬,那么当代的镇压,模式就是恐怖主义,就是逐渐升级、分散化。
陈建刚律师指出习近平上台后有四项“突破”:1、突破信守国际条约的原则,在国际交往中背信弃义耍不要脸;2、武汉肺炎疫情中搞“双向绞杀”,既绞杀死者家属又绞杀律师;3、“709”镇压律师后剥夺当事人委托律师的权利,实质上废除辩护制度;4、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终身皇帝的宝座。 下文为陈建刚律师的投稿《习近平的四个突破》。 习近平的四个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习近平登基成为中国新皇帝以来已经7年多了,7年之中,习近平不仅身兼党、政、军三位一体的头牌,自己授予自己“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
李英俊,人权捍卫者,关注民主宪政和社会公义,参与为良心人士“送饭”、“送温暖”等公民运动。自2013年开始先后参与同城公民“饭醉”;关注台湾李明哲,屠夫吴淦,赤脚律师纪斯尊等活动;参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动。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师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随后当局开始对参与和涉及此次私人聚会的人士展开抓捕,先后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师被失踪或被传唤,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该案被称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时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并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机、电脑、笔记本...
中国人权注:继 许志永 和 李翘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强迫失踪后,导演陈家坪因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也于3月初在北京被带走,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关押于何处,律师也无法会见。以下是陈家坪妻子无法寄出的信。 亲爱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带走七十天的日子。距离上一次写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我似乎越来越衰竭,然后是无穷无尽的忙,但是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似乎只有发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长长久久地发呆,没有人打扰地发呆,在这个发呆的状态中,把一团乱麻一样的思绪,整理得如同无数团乱麻。 他们总是说,你快要回家了。一个“快”字,...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从七年前刑辩大咖欢聚一堂一腔热血提出“刑辩十策”以推动法治到后来纷纷被中共十面埋伏变成“律师后”,陈建刚清点当年理想并历数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的种种卑劣手段,罄竹难书。 以下为陈建刚律师惠寄并由中国人权编辑的《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与灯塔国的差距 前几日参加台湾央广广播节目,谈论唐吉田、刘巍二位律师被中国政府吊销律师证十周年的事情,同时回顾十年之间中国司法、人权状况的变化。了解到台湾律师执业的一点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师证,这几乎就是终生的职业,政府不会吊销证件,更没有所谓的年检、考核之类。律师在国家机关面前也是受到职业的保护,比如,即便在几十年前美丽岛案件的时候,...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