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1.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师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到办案单位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进展情况时,办案单位向两位律师宣读了一份其称是余文生亲笔签名的解聘律师、由自己另行聘请律师的声明,并当场宣布辩护人丧失辩护资格、办案单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两位辩护人发表声明指出:根据《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托关系的,辩护律师可以要求会见当事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故办案单位宣读的《声明》不对辩护人产生法律上的约束力,辩护人将一如既往地履行辩护职责;鉴于本案的管辖权已经变更为徐州市公安局,恳请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师的执业权利,...
2014 年 1 月 21 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公民聚集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外,举牌声援本周面临庭审的维权人士许志永、丁家喜和其他维权人士。
王怡与我相识快20年,我们都是异议诗人和作家,都做过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也曾一块出版过四本被查禁的地下黑皮书。我为诗人、作家和牧师王怡夫妇呼吁。我期望所有的西方政治家和诗人、作家、学者、人权活动家、以及普通公民都关注这场对抗洗脑,对抗劫持中国人灵魂的战争。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在约定好的阅卷时间前一天,被检察院通知说由于承办检察官出差而取消阅卷。鉴于此次与上次非法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一样,隋律师回复说,他不接受绵阳市检察院再次变相拒绝律师阅卷的非法行径;检方负有无条件为律师阅卷提供便利的法定义务,若检方确有困难,应明确辩护律师到底何时方便阅卷。 黄琦于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黄琦案最新情况说明 隋牧青律师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约五时许接四川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电话,称之前与李静林律师约定本月十二号(明天)阅卷(黄琦案),现接领导指示:黄琦案系省检督办案件,...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9月6日,山东招远“包子案”被告王江峰的代理律师祝圣武收到山东省司法厅《司法行政机关行政处罚案件当事人听证权利告知书》,司法厅指祝圣武律师通过微博发表危害国家安全、影射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拟作出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祝圣武律师已提出听证申请;听证会将于9月21日举行。 祝圣武律师表示,他在微博上的言论只是行使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并认为王江峰案件应该是他被整肃的重要原因。王江峰因在网上发表言论,称毛泽东为“毛贼”、习近平为“包子”等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该案目前被法院进行重新审理。 山东招远包子案再生波折 律师祝圣武恐被吊销执照 吴明 9月6日,山东招远“包子案”...
70年代末期开始的中国改革,并不是一个平滑的连续过程;相反这个过程中曾经发生了巨大的断裂。中国进行了不是一场改革,而是两次改革。如果说,第一次改革所孕育的中国,是一个市场与专制相互矛盾的中国,那么,第二次改革所催生的中国,就是一个专制资本的中国。
人权理事会第36届会议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致开幕辞 2017年9月11日 (以下为开幕辞中关于中国的部分,由 中国人权 翻译) 英文全文 中国目前正在起草首部关于拘留所的国家法律,目的在于改善待遇标准,并加强监管及问责。本人对此表示欢迎,并希望中国政府确保相关法律能允许被拘人士会见独立法律顾问和家人;同时对反酷刑委员会在2015年指出的有关在拘禁期间遭受虐待甚至死亡的问题制定相关法律。不久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于在囚期间去世,举世震惊;此前,曹顺利和丹增德勒仁波切亦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在囚禁中去世。另外,...
说到底,内涵段子被封,还是因为段友们从一开始就觉得“低俗 “搞笑”不是政治,没有危险,大伙儿“非政治化”是安全的。这种理念从“六四”之后就在大陆风靡,现在大家挺愤怒,但是并不一定明白,究竟愤怒什么?老一点的爷们,看着网络上的"滴,滴滴"视频,都觉得"后生可畏",恐怕也低估了体制的凶恶。

页面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